关键词为‘华商网’的文章

[西安e报:2760期]竟无一人是男儿

星期三, 七月 13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7月13日,陕西首例网络诽谤案在2009年的这天公审。

[1]他真不是高级黑

首先看一个搞笑的消息给您提提神。那个发现了「习氏狼条脊甲」的王博士(2758之2)在资深的臭名昭著的反华媒体《纽约时报》上深情款款地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 (更多…)

[西安e报:2756期]如何为首长服务

星期六, 七月 9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7月9日。2012年的今天,e报记载了政府许多将要实现但并未实现的蓝图(1295期之1),并将此定义为政府性拖延症。现在想来,这些事儿早就写进国歌里了,你看,“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才发出了“最后最后的吼声”。啊!一个拖延症大国!

[上]如何为首长服务

7月5号陕西全球推广这事儿可能是官方今年最大的动作了,一众大佬们手里拿着通稿站在外交部的宣讲台上自信的像全球媒体(起码他们自己认为是这样的)宣传着自己治下的陕西。其中,省长胡和平的讲话还是比较亮眼的,就是讲“Shaanxi”每个字母找一个英语单词来拆分解读(有关真实的陕西,请参阅2752期全期e报)。

说实话,我也是头回见到有大员们会在如此重要的会上给参会人员灌一碗鸡汤。 (更多…)

[西安e报:2754期]又见卡颈死

星期四, 七月 7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7月7日。今天,经历363天牢狱之灾的最年轻的政治犯“考拉”赵威(2493期之导语)被取保候审。在稍后更新的“@考拉就是考拉”的微博中发出一份公开信,其中的一些言之凿凿的话,让人不禁担心这个年轻女娃已经被洗脑成官方的污点证人了,不禁更担忧李和平律师的现状(831之[本周焦点])

[1]撕逼省招办

本省大媒《华商报》开始和省招办撕逼了。今年高考考了595分、名列文科822名的考生小郭“@考生小小_”,因为心仪的学校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口试时间和陕西口语测试时间同为6月19日,在得到省招办“只要北外不需要考试成绩就会投档”的说法之后,并确认北外给省招办发去公函之后,小郭去参加了北外的口试,错过了陕西口语测试。回头过来,省招办却以“不参加省内口语测评,就不予投档为”为由,将小郭的档案压下来,而面临同样选择的其他3名考生既参加了北外的口试,也参加了陕西口语测评。陕西省招办在官网上回复:“全程有录像记录,无违规违纪现象”。 (更多…)

[西安e报:2749期]THIS IS CHINA

星期六, 七月 2nd,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7月2日。2015年的今天,@子州交警微博管理员因为在官方微博发布土改时共匪谋财害命言论被移交司法机关(2383期之1),相比之下,当天一位老党员得到了习大大的回信(2383期之4),欣喜若狂!两相对比可见,在赵家的统治下,你特么说几句真话都是会要命的事情。

[本周冷笑话]This is China

在中共庆祝七一党建的前两天,@坏球时报@共青团中央等官方微博迅速的推出了一个名为《This is China》的全英文舔菊说唱MV。在接下来的两天里该视频在微博、微信平台上以风一样的速度扩散开来,立即斩获了700多万的播放量,土锤们一边狂热转发一边颇有些师夷长技以制夷的痛快。因为仅在两年前,走国人的舔菊水平还停留在《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的民间土摇这个档次(注:该歌曲在微博的搜索引擎上已经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图片名称

不过这首中共用来宣传自己的说唱视频令人看起来极度痛苦,你不得不承认这个政党真的是跟朝鲜一脉相承的,各种歌颂在党国领导下的美好发展的画面充斥着整个视频,比如四处可见的手机支付、获得诺贝尔奖的屠哟哟、各民族人民幸福美满的笑容、车水马龙的天安门前等等,无一不在暗示着中共治国有方。最让人不适应的还是视频中那种奇怪的观点,整个逻辑就是:我抽烟、喝酒、纹身、约炮,但我知道我是个好女孩。尽管中国目前有着种种不好的地方,但你要理解,因为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虽然这里有雾霾、毒奶粉、毒疫苗、毒食品、强拆、人权状况差劲、官员贪腐严重,但我知道中共是个好中共,所以请跟着我一起大喊:This is China! (更多…)

[西安e报:2742期]活的像个段子

星期六, 六月 25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6月25日。2013年的今天,日人民报为延安城管打人事件做了一个收尾工作(1646期之9),你以为日人民报是在帮组织说话吗?不是的,日人民报的每一篇此类社评,都是在加剧社会仇恨。2016年6月24日21点,西安发生小贩与城管冲突,此次冲突之中一名城管死亡,六名城管受伤(2741期之10),想来日人民报又要写一篇社评了。

[本周社会]分数线

陕西高考分数线今天公布了,首先要恭喜全体考生,无论是否过线,这都是值得铭记于心的一个场景。我是07年参加高考的,分数线出来时的场景我至今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我家正在收麦子,我穿着脏衣服,戴着草帽,在地头上铺好彩条布,然后大声指挥收割机司机怎么停车,以便于能准确地把收好的麦子倒在彩条布上。

那个早晨炎热无比,空气中没有一丝的风,我跟我弟两人汗流浃背的装麦子,说实话,我非常讨厌干这活儿,还有一个讨厌的活儿就是收玉米,好吃懒做是人的本性嘛,一直装到12点钟才收拾东西回家吃饭,这些活儿自打我懂事以来,每年干两次,没有一次我不讨厌的。

吃完饭,准备给同学打电话,发现手机上有个未查看的短信,顺手点开一看,发现是陕西分数线公布了,顺带着底下也有我的高考成绩,过线了。然后我把短信亮给我姐看,我至今记得我姐那一声尖叫,她一把抢过手机,飞奔进厨房,把短信的内容念给我妈。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内,我所有的亲戚都知道了我考上大学的消息,因为离外公家比较近,我外公甚至直接拎了两个西瓜到我家里来,说是要犒劳我。总之,那个下午全家人都洋溢在我考上大学的喜悦之中。 (更多…)

[西安e报:2728期]困在西安的人

星期六, 六月 11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6月11日。去年(2015年)今日的西安e报记载了被墙皮砸死的小学生父亲写给长安区区长的上访信(2362期之7),这是我看过的最伤感最绝望的上访信了。时隔一年,恐怕已无人记得住这件事情了。

[本周冷笑话]这届端午人民素养高

端午节的时候,我分别在高中、大学班级微信群里给同学们发了这样一条消息:祝大家端午节快乐,记得多吃点儿粽子。我发这条消息的时间是一大早,然后我就出门了,一般我的微信会把所有的群都屏蔽了。 (更多…)

[西安e报:2724期]司法厅里的坎通纳

星期二, 六月 7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6月7日。1850年的今天,Levi Strauss做出了世界上第一条牛仔裤。

[1]宇宙级祝福

高考这个一年一度的集体失心疯行为艺术又开始了(170期之1~10897期之11263期之2~41628期之31993期之[公共事件]2358期之1~2)。

今年参加高考的同学有了不一样的待遇,因为他们史无前例地得到了宇宙级祝福。刚刚开了微博没多久的“@史蒂芬霍金_StephenHawking”(2688期之[四])在高考的前一天,给他们发来了祝福,很接地气地说了一句“金榜题名”。 (更多…)

[西安e报:2721期]装出火车还在走的样子

星期六, 六月 4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6月4日。有关于我们的e报抬头部分,在这一天是出奇的一致(1260期1625期1990期2355期),今年历史上的今日也跟往年一样。想起了李志的一首歌:有人看着你为你祝福,我曾经有和你一样的脸庞,如今这个广场是我的坟墓,这个歌声是你将来的挽歌,你会被教育成一个坏人,见死不救吃喝拉撒的动物。

[上]去哪儿找这么好的一群羊

伴随连绵的阴雨天气,这一周的西安斯坦太不安分了,恐怕就连一把手上官吉庆都没想到,在自己的任上斯坦的出租车司机们罢运了,而且声势浩大,逐渐的变成了全国性的热点(2719期之1)。虽然走国是全球最大局域网,但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即便是局域网之下,政府对于群体性事件的把控操持也越来越力不从心了。

当一群出租车司机们堵住了钟楼时,本地媒体诸如华商报、西部网就已经接到了上峰命令:对于此事不闻不问,有关此类消息一律不报到,不参与。在他们看来,往年就有司机拉横幅抵制专车的智商秀,这事儿的处理办法也依据往年经验:不闻不理,过两天就安生了。结果没想到这事儿的发展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妈的!媒体都没报道的事儿竟然搞得这么大!司机们并未罢手,开始直接动手打专车司机,还很机智的用专车软件钓鱼来围堵专车司机,甚至对于不肯参与罢工的同行们动手施以暴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