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华盛顿’的文章

爱睡办公室的美国议员

星期一, 七月 4th, 2016

【原文发布于雾谷飞鸿,作者 晓路,原标题:《在办公室过夜的美国国会议员们》】

从拥有的财产来看,2014年美国国会议员的财产中位数约为110万美元,也就是说,在534位参议员与众议员中,超过一半的人是百万富翁。考虑到众议员平均年龄57岁、参议员平均年龄61岁以及他们的高教育程度、丰富的职业经历,在经过大半生奋斗后,积累起相当可观的财产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更多…)

川普当总统是理所当然

星期一, 五月 9th, 2016

【原文发于《何清涟在美国之音的博客》,此文原标题为《川普现象揭示美国政治“三脱离”》,揭示了川普成功挑战「政治正确」的原因。】

川普当总统是理所当然
ILLUSTRATION BY TOM BACHTELL (via:TNY)

印第安纳州初选结果出来之后,共和党乱了阵脚,一直在惨淡坚持的克鲁兹、卡西奇相继宣布退选,一些共和党著名人物则明确提出要“叛党”,其中几位干脆声称要支持民主党希拉里·克林顿。选举政治以选民意志为基础,如今这情形不知应该形容为精英不了解本党选民需求,还是应该形容为基本盘对精英的叛离? (更多…)

[西安e报:2217期]赵紫阳十年祭

星期六, 一月 17th,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1月17日。10年前的这天,赵紫阳逝世。

2005年1月21日,香港民主派组织“支联会”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悼念赵紫阳的烛光晚会。

中国大陆地区很多年轻人可能不知道“赵紫阳”是谁,在很多内地的网站上,因为“紫阳”是敏感词,导致陕西省安康市下辖的“紫阳县”不能正常显示。 (更多…)

政治离理想还有多远

星期五, 十月 5th, 2012

原文首发于《娃娃的空间》,感谢作者“娃娃”的真情分享,曾撰文《配好一块玻璃的理想》】

在武林中,拥有最高深莫测武功的,往往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仁者。就像《万历十五年》里,黄仁宇评价最高的宰相,不是张居正,不是高拱,却是碌碌无为的申时行。

张居正之后的首府大臣申时行,是一个资质不高、心性不强的人,为人敦厚,一生平淡。为宰相九年,国家不进不退,趋步而行。除了治理黄河泛滥能载入史册外,其他都不值得一提。几年之前张居正轰轰烈烈的变革,在申时行当宰相后完全付之东流。 (更多…)

对话(136):海外西安人之“水草”

星期二, 四月 19th, 2011

时间:2011年4月2日-4月6日

地点:INXIAN投稿电邮

人物:在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水草”(微博) (更多…)

[发现西安]纽约的西安小吃

星期二, 一月 4th, 2011

【感谢网友“Leeron”的分享!他说:这是WSJ上的一则报道,作为陕西人,看到后真的很高兴!作为外地生活的陕西人,家乡的味道始终改不了、忘不掉!也是走到那里都在遍地寻找的。相信很多人也都一样吧!祝INXIAN和众多的读者们新年快乐!】

纽约的西安小吃(Photo by Ken Maldonado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Jason Wang(右)和他的父亲David “Liang Pi” (左)Shi

“西安名吃”(Xi’an Famous Foods)最早是纽约皇后区法拉盛(Flushing)地下小吃城的一个小吃店,如今这个小店凭借手工扯面和辣味中国菜在纽约食圈名声大噪。 (更多…)

写在《大秦帝国》的边上

星期日, 十月 3rd, 2010

原文首发于《孙皓晖》,注:这是孙皓晖为《上海文学报》写的一篇文章,是他对《大秦帝国》这部作品的自我总结,原标题《历史主义是理清中国文明史的根基》,略有删节,阅读全文请登录作者博客。感谢“江山一笑”的推荐和分享!曾荐文:《华县皮影戏》】

题记:我的《大秦帝国》问世以来,褒扬与批评俱在。

自2001年《大秦帝国》第一部问世,到2008年4月全套11卷出齐,至今已经十年。十年来,包括网络批评在内,许多媒体都曾经发布过批评文章,包括近来集中出现的一些激情批评文章。

所有这些批评意见,都表明了一种趋势:当下社会对中国文明史基本问题的关注与审视,正在继续深化,实在是一件好事。这种深化的可能性之一,是走向理性地思考与评判,并由此渐渐建立我们这个民族接近于真理性的文明价值评判体系。 (更多…)

如果薄瓜瓜同学接过了他家族的权

星期五, 五月 15th, 2009

原文首发于《雅典学园》,作者“冷眼向洋”,原标题《薄瓜瓜猜想》。感谢“感谢我的老师谌洪果”的投递!(相关新闻:薄瓜瓜当选英十大杰出华人青年 汤唯丁俊晖落选杰出青年薄瓜瓜在英国深入当地女群众)】

一只西瓜,只看表面纹理,隔皮断货,很难知道内容如何?甜的,苦的,酸的?很难斟酌。

面对薄瓜瓜,也是这样。依据中国国情,这些个很可能成为又一代君王的权宦之子们,只看他们的今日的纹理,依然很难判断他们的内容如何:继承他们祖、父辈的衣钵,继续专制人民,还是旁观世界大势,放还人民以自由?

还是借助薄瓜瓜与《时尚先生》的一段对话,看看这位在欧洲接受教育的孩子的思想倾向如何。昨日看到网上许多人对薄瓜瓜获在英优秀华人奖说三道四,我觉得这样不妥。当年作践黑五类是不义,今天作践红五类就对吗?我颇替薄瓜瓜这些红色太子们打抱不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