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南瓜’的文章

[西安e报:2505期]群魔乱舞

星期日, 十一月 1st,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1月1日。2014年11月1日是西安的地方节日“城墙保护日”(311期之1),正好又是城墙马拉松的比赛日。

赶趟跟风凑热闹这种民族尿性早已见怪不怪。以前杳无人关注的马拉松比赛,到了2014年渐成燎原之势火遍全国(685期之41412期之体育2140期之1)。西安城内每逢圣诞节必然人头攒动,摩肩擦踵,一个闭门团聚的节日愣是被本土化成了游街。

31日是万圣节(314期之10678期之11777期全文2139期之9),这个舶来的节日自然也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追捧,不过不开心。即便闹不清楚万圣节到底是干啥的,也不妨碍大家凑个热闹来证明自己很IN、很潮、很Fashion。 (更多…)

老爹轶事(之四):与人为善

星期二, 六月 16th, 2015

【上篇回顾《老爹轶事(之三):命要长》。】

老爹不能骑自行车之后,花了400多元,购买了一辆二手电动车。说是二手车,看上去好像是全新的。他对这个二手车很满意。

卖车的人,是在巷子口修车的周二。我老爹闲来无事,在院子里种了莱阳梨、无花果、南瓜、丝瓜等等,每到收获的时候,他都吃不完,就分一些给左邻右舍,分给每天来给他送牛奶的工人,分给负责打扫巷子的环卫工,分给送快递的小哥,分给巷子口的周二。

日子久了,老爹就积累下了不少“善缘”。如果哪天他不舒服、卧床不起,送奶的人会多给他一瓶奶。环卫工甚至会帮他把院子打扫了。周二也用半价卖给他了一辆几乎全新的车。

我老爹很享受这种“与人为善”的生活,他向我津津乐道,以此来宣示他的生命理念。 (更多…)

[西安e报:1784期]向帝都看齐

星期日, 十一月 10th,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3年11月10日。1967年的今天,第一代玉女掌门人——周慧敏出生。周慧敏与其他花瓶类艺人最大的不同是,年龄和情商一起增长,因此2008年倪震出轨分手事发之后,周慧敏只发了一纸分手声明,便以退为进,力克小三,足见其功力之深。

[1]托了雨的福

秋色
By @阳光的仕奇

(更多…)

风吹黄豆叮啷啷

星期二, 十一月 5th, 2013

原文首发于《刘云散文》,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空地长满葵花》】

在庄稼里面,黄豆长得最是有趣了。“黄豆花开四月八,赶上新米吃粑粑。”这是在早乡间的童谣。四月八,当然是阴历,大约合成阳历,应当是五月末或六月初几?问题是五月末也好,六月初也好,哪里能吃上新米呢? (更多…)

空地长满葵花

星期四, 十月 24th, 2013

原文首发于《刘云散文》,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巴山乡间草蟹肥》】

陕南乡下的边头地垴没有闲地。我初中同学王子其擅种葵花,他家十二亩旱地,除了庄稼、菜蔬占地,边边角角的地方,几乎都种下葵花。

当然也要种四五窝南瓜。南瓜覆地生,一窝结大小南瓜七八上十个是常事。南瓜年轻时,可以做菜吃,老了黄熟了,可以当饭吃。 (更多…)

儿时的美食

星期四, 四月 11th, 2013

原文首发于《akcat的blog》,感谢作者“akcat”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情何以堪的家务事》。】

小时候爸爸从兰州军区营级干部退伍转地方工作,把妈妈和我们兄妹四人留在了农村老家。

那时农村流行一句话:“吃菠菜要吃菠菜根,找对象要找解放军。”可见军人在当时的社会地位是比较高的,军人家庭的待遇和生活也是比较宽裕的。但回到农村后,我家的生活一落千丈。早上上学很少有早点,妈妈房檐下围了个鸡笼,喂了两只母鸡,用母鸡下的蛋给我们改善生活。 (更多…)

[西安e报:1454期]不只是误会

星期六, 十二月 15th, 2012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12月15日。2011年的今天,一个“连环杀人案”开始在西安出现,这个杀人案至今没有被公开报道,警方也只是发了一条微博了事。如果没有微博呢?

[本周公共事件]再说PX

11月28日(1437期之1),咸阳市发改委网站公布《陕西咸阳化工产业园规划环境影响评价第二次公示》。公告中罗列了众多的煤化工项目和石油化工项目,其中包括一项年产80万吨PX产品的项目。消息一出,立刻引起争议。次日(1438期之1),咸阳市发改委网站即撤下该公告,并声明称,PX项目在前期审查过程中已被取消。只是因为网站没有及时更新,所以引发了“一场误会”。 (更多…)

乡下的草木

星期五, 八月 3rd, 2012

本文首发于《刘云散文》,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老牛花脑壳》】

早年乡下讲究的人户门前,或后院子里,若是有菜园子地,必要围了篱笆。围篱笆防鸡鸭,也防两只脚的绺娃子。篱笆往往有两类,一是栽木桩,夹细毛的山竹或柴树枝子;一是干脆植一圈狗楸刺。狗楸长年青,一身的尖刺,喜欢挂人衣裤,咬人肉。春天也开小白点的细花,没得香气好闻,花落了,再结一层碎星子似的果子,不知用途。有人说能入药,治甚,便不晓得了。那浑身的刺,狗子不敢去碰,猪不敢去拱,连鸡鸭也避开走。防不防得住绺娃子,难说,贼么,想偷了,是任甚样的隔挡也不济事的。乡下话说妇道人家要守规矩,便攒个言子,篱笆扎得牢,野狗钻不进,就是说的狗楸刺的篱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