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南非’的文章

祖马的房子和毛泽东的房子

星期五, 四月 8th, 2016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愚人不愚》。】

题记:鲁迅先生说过一段十分深刻的话:“比较是医治受骗的好方子。乡下人常常误认一种硫化铜为金矿,空口是和他说不明白的,或者他还会赶紧藏起来,疑心你要白骗他的宝贝。但如果遇到一点真的金矿,只要用手掂一掂轻重,他就死心塌地:明白了。”

祖马是南非现任总统,而毛泽东,则是从1949年开始,一直在中国担任执政党、国家、中央军委的主席(仅有短短几年,国家主席让给了刘少奇,但刘少奇很快就被打倒并遭迫害致死),是迄今为止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不死不交权的最高领导人。祖马和毛泽东,这两个人在人类历史上的地位和影响,当然不可同日而语,但在某些具体问题上,则完全可以放到一起来比较,并从中体会相关制度的或优或劣;换个说法,即哪个是“真金子”、哪个是“硫化铜”? (更多…)

大学的缓慢死亡

星期一, 三月 21st, 2016

原文首发于《复旦教育论坛》2015年第13卷第4期,第5-8页,本文系特里•伊格尔顿著,吴万伟翻译。】

几年前,一位校长不无自豪地带领我参观一所规模庞大、技术先进的亚洲大学。与其显赫的威势匹配,校长身边各站一位身着黑色西装、身材魁梧的年轻保镖。要我猜啊,他们的外套底下都携带着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Kalashnikovs)。在滔滔不绝地盛赞光鲜耀眼的商学院和政府管理学院后,他停下来期待我说几句谄媚的恭维话。结果,我大煞风景地说学校似乎没有任何形式的批评研究。

他茫然不知所措地看着我,就好像我问他每年授予多少钢管舞博士学位一般。他悻悻地回答说”我们注意到了你的评论。”接着他从口袋里掏出技术最先进技术的一个小玩意儿,打开后对着它说了几句韩国话,估计是”干掉他。”接着开过来一辆像板球场那么长的豪华轿车,校长在两位保镖的簇拥下上车走了。看着他的轿车消失在视野中,我还愣在那里想他的杀人命令会在什么时间开始实施。 (更多…)

老朋友穆加贝同志(下)

星期五, 十二月 11th, 2015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龙门阵》,感谢作者“@FirCST”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复兴航空坠机的FDR在说什么?》。注:作者仅授权INXIAN发表,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原文较长,略有删节,原文标题《黑老子好几跳——老而弥坚的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同志》。】

津巴布韦和穆加贝个人的转折点很明显就是2000年时激进的土地再分配政策,直接暴力无偿没收白人农场,再分配给黑人。但经济运行有其规律,利用行政暴力强行改变所有权,而又未能做好善后,这样急速的集体化土改往往是一场灾难。80年代的埃塞俄比亚在门戈斯图领导下的集体化就是如此,直接导致了80年代的东非大饥荒(有意思的是门格斯图在被推翻后就流亡在津巴布韦,在穆加贝的庇护下甚至拿到了津巴布韦的外交护照,虽然也然并卵)。中国在1949年前后也面临着类似的情景,两岸都如是,台湾的方式更类似现在更为被人追捧的赎买模式,大陆这边则是名字广为人知的“土改”,但往往并不清楚土改中到底发生了多少故事,土改远远比几个流氓无产者二流子把地主吊起来打一顿然后牵了牛回家要复杂。 (更多…)

老朋友穆加贝同志(上)

星期日, 十二月 6th, 2015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龙门阵》,感谢作者“@FirCST”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复兴航空坠机的FDR在说什么?》。注:作者仅授权INXIAN发表,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原文较长,略有删节,原文标题《黑老子好几跳——老而弥坚的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同志》。】

老朋友穆加贝同志今年91岁了,而且老而弥坚,活跃得很。有个四川话段子“黑人老汉过竿——黑()老子一跳”,生硬是生硬了点,毕竟是改革开放后见了世面才创造出来的新歇后语。但这句用在穆加贝同志身上倒是合适,而且不止一跳。

图片自AFP 12月1日,习近平访问津巴布韦,与老朋友穆加贝握手,图片自法新社

托那张巨额万亿亿元大钞的福(相关阅读:可笑的津巴布韦货币政策),以及被国际主流媒体常年日经黑,津巴布韦及其总统穆加贝的知名度有点异乎寻常的高,当然大都不是什么好名声。无外“独裁者”“老而不死是为贼”“暴君”“你国坏朋友”一类,不过他的名声也不是向来就这么坏的。35年前,在他刚当上津巴布韦总理不久的时候,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都把他当好朋友。 (更多…)

[西安e报:2537期]米国总统奥马巴

星期四, 十二月 3rd,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2月3日。今天,南非最高上诉法院作出判决,南非残奥会冠军、刀锋战士奥斯卡-皮斯托瑞斯因在2013年情人节枪杀女友瑞瓦-斯滕坎普,谋杀罪名成立,推翻了此前比勒陀利亚高等法院对皮斯托瑞斯的过失杀人判决。

[1]三姓家奴人和队

自从陕西人和将主场迁移到贵阳(1072期之2),陕西球迷就有了一种自己家娃送人的感觉,随之对贵州人和队及其球迷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结感,这种感觉在2013年底贵州人和获得足协杯冠军和2014年初的超霸杯冠军时最为强烈。球迷就像低头抽烟一样,在缭绕的烟气中就着三分骄傲、三分醋意和四分愠怒,将苦涩含泪咽下,留下满脸的不甘。

现在贵州球迷的情绪,就跟当年的陕西球迷一样,因为人和又要迁移主场了,目的地北京(2535期之1)。不知道贵州话里用来发泄情绪的话是怎么说的,奉上陕西球迷的“狗日的人和”作为参考。 (更多…)

如何摆脱追捕(I)

星期四, 十月 15th, 2015

原文首发于微信号“carefree 私人安全指南”,感谢作者“valkyri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叙利亚中产的前车之鉴》。注:作者仅授权INXIAN发表,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

前美国海豹部队队员乔埃·兰伯特将被送到一个不知名的地点,身上只有一套基本求生工具和一壶水,身后是由退役军人和本地追踪精英组成的职业抓捕分队——南非反盗猎部队,他必须在48小时内抵达预定的撤离点… (更多…)

少年时代

星期四, 二月 26th, 2015

原文首发于《赤脚de大侠BLOG》,感谢作者“赤脚大侠”的原创分享,曾撰文《1970年代的春节》】

1973年,我已经是小学3年级的学生了。这一年,我父亲母亲在落实政策后,可以回“城”了。引爆全国下放干部们返城的引信,是1971年发生的一起轰动全世界的新闻事件——林彪叛逃事件。对中国人来说,这是一件极具杀伤力的爆炸性新闻。有谁能想到我们的大救星毛主席的指定接班人,我们敬爱的副统帅居然叛逃并摔死呢。这直把8亿中国人惊了个目瞪口呆。 (更多…)

向Peter Smedley致敬

星期日, 八月 31st, 2014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青春没什么了不起》。】

Peter Smedley是谁?

他出生在英格兰,年轻的时候跑到南非,成了一名飞行员,在整个南非大陆的上空开一种只搭载了一个引擎的飞机。后来他回到家乡,开始做豌豆等蔬果生意,后来将其最大的一个果园改造成了酒店,做起来了酒店生意,顺理成章,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百万富翁。在1977年,他结婚了,现在女儿已经20岁了。

Peter Smedley

后来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得了运动神经僵死症,英文名是Motor Neuron Disease,也就是目前全球为之狂欢的“渐冻症”,他为此做了很多研究,知道这种病目前没有什么药物能够治疗,从四肢开始麻痹开始,到食物难以下咽,最后到呼吸都无法进行,到最后自己算是憋死自己,他知道这种死法的残酷和恐怖。于是决定选择安乐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