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叔叔’的文章

老爹轶事(之五):自行车的故事

星期二, 六月 23rd, 2015

【上篇回顾《老爹轶事(之四):与人为善》。】

我老爹是一个对生活很讲究的人,他在乎生活的每个细节,当然,也包括他所使用的每件物品的细节。他参加工作那年,买了一个陶瓷的杯子,一直用到了今天,还在用。它几乎陪伴了他六十年了。下面说说他和自行车的故事。

我老爹不会开车,如果他年轻的时候,能够有机会搞到汽车的话,他肯定会是第一等的好司机。他1958年参加工作的时候,梦想是有一辆自行车。那个时候,自行车是需要凭票才能购买的。他才开始工作,根本搞不到“自行车票”,只能等。 (更多…)

远亲不如近邻

星期一, 二月 10th, 2014

原文首发于《Inning In Chaos》,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流氓知我心》】

93年搬过来后,一直住在香炉礁这片被称为“红灯区”的房子里,到今年正好20个年头了。

20年来都很少跟邻居们打交道,仅限于在走廊里擦身而过时的微笑和点头而已。

直到昨天宽带升级,才头一回体会到什么叫远亲不如近邻。

装宽带那小伙儿敲门的时候,臭宝正在睡觉。当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探头进来打量我家的防盗门。“哥啊,你先想办法打眼儿吧,我先上楼下去弄。” (更多…)

[西安e报:1131期]世间本无韩少

星期五, 一月 27th, 2012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012年1月27日,1142年的今天,汤阴人岳飞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杀死,870年后,一个名叫韩寒的上海人正在遭遇和岳飞差不多的境遇——如何证明自己是清白无辜的?

[1]一个叫麦田的“挨踢人”

【西安e报】很少关注西安之外的事儿,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这里这里这里。这次我们再次将视线放到西安之外,是因为韩寒被中国社会各个阶层有意无意的树立成了“80后代言人”(相关:要以韩寒为师),他的一言一行都被各方关注,尤其是被他的粉丝们(他的粉丝现在有了一个“韩卫兵”的别称)奉为圭臬。敢质疑韩寒的人是谁呢? (更多…)

奶奶的怨言

星期一, 一月 16th, 2012

原文首发于《蓝荷笔记》,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理想不死 逡巡前行》】

前几天晚上,奶奶和我第二次通电话。她抱怨说,都不给她打电话。第一次,是三个月前,她刚有了手机,也是她打给我。算来我们已经三个月没联系过了。每次给老家电话,只记得问候父母,甚至亲戚朋友。奶奶总在我“忽略”的范围——这本不是故意的。 (更多…)

自由是一颗蒙尘的珠子

星期二, 三月 29th, 2011

原文首发于《千江有水千江月》,感谢作者“三月”的分享!注:此文为电影《我在伊朗长大》观后感。】

章诒和在《往事并不如烟》中写到的张、梁、储、罗,有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耿直,有倾世之才却谦逊不已,有晚期贵族的平实、高贵,有年轻气盛的狂狷之人…无论哪一种人,都用自己的姿态面对一切突如其来的发生。 (更多…)

方志敏弑叔

星期三, 二月 16th, 2011

原文首发于《韩益民de博客》,感谢作者韩益民的原创分享!曾拟文《文明的细节》】

走在路上,拿了一份今天的《南方都市报》。A11版的《红色记忆》栏目,介绍的是方志敏,介绍人则是他的孙子、现任南昌纪委副书记的方华清,题目《了解爷爷从课文开始》。第一节的标题很醒目,《下令处死地主五叔》,下了我一跳,莫非只是同族的叔叔?看完还是不能确定是否嫡亲的叔叔,查了百度,则明确说方雨田乃方志敏的亲叔。 (更多…)

城南旧事

星期日, 十月 31st, 2010

【感谢作者“小张(昵称:校长)”的分享和记录,本文正文部分由小张之父撰写,附录部分由小张撰写。曾撰文:《我和美女开个会》、《白鹿塬让人心踏实》、《候车室》等。INXIAN授权发布,请勿转载。】

题记:老爸前段日子忽然很潮的在网上和我聊天,我很意外很惊喜地发现他还开通了空间。然后就看到了他写的这个文章。我一下子就哭了,我当时就想搭车回家抱住他,说声:“爸,我懂你,我真的懂你~”

故园已逝

2000年3月16日,农历庚己年二月十一,星期四。因街道拓宽工程的需要,早上我帮着老父亲与老母亲搬出了住在南街的小院子,门牌号:南大街93号。 (更多…)

寻找老西安之:下雨天

星期三, 十月 20th, 2010

【原文首发于《贺拉斯在这里仰望》,感谢作者“山水妹”的回忆分享。】

前天晚上十点多,电闪雷鸣的,跟2012的预演似的,于是不写日记,趴在窗户上看闪电(也很担心被雷劈死),起小时候和雷雨有关的事儿。

印象中,小时候的西安每到了夏天总爱下雷阵雨。刚还是烈日炎炎,一转眼就狂风大作电闪雷鸣,甚是吓人。有时候的雷阵雨,短而急促,大雨点儿砸在地上,被太阳考晒了许多天的柏油路或土地不两下就变了色,由浅及深,直到被水泡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