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古龙’的文章

当人工智能谈论写作时,他们在谈些什么

星期三, 六月 15th, 2016

原文首发于《_dailu_的博客》,作者“_dailu_”。作者注:用深度学习理论去学习武侠小说、网络小说、唐诗宋词,乃至色情小说、政府报告,人工智能将写出什么?本文将一步步揭示了人工智能学习写作的过程。】

三月是人工智能的季节。月初,AlphaGo在韩国大胜李世石。月末,人工智能写出的小说在日本入围大奖赛。2016年,最热的科技概念无疑就是“人工智能”。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的态度从最初的怀疑,到后来的震惊,再到现在的叹服。我们不仅在议论“人工智能能干些什么”,更在心里嘀咕:我们的职业还能存在多久?

不过,在热议之外,人工智能到底是什么,大多数人如同盲人摸象,仅仅只有一知半解。至于其内部的工作原理,一般公众更是一无所知。由于巨大的技术障碍,舆论对于人工智能仅仅停留于“高深、前沿、无所不能”的印象,而无法对之进行深入解析。公众的怀疑、震惊、叹服等等心态,说到底都是无知的体现。 (更多…)

江边潮已平

星期三, 四月 27th, 2016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听姥姥讲那过去的事情(扁杠六)》。上篇回顾《梧桐叶上萧萧雨,斜阳却照深深院》。】

重读古龙的《剑花烟雨江南》。

古龙这个不着调的,即使写这种上两趟厕所就看完的短篇,也还是能把读者整出虐心的感觉。

首先这部作品的名字就麻烦。标题里本应该是带点的——《剑·花·烟雨江南》《剑花·烟雨·江南》《剑·花·烟雨·江南》三种分法,每种点法都正式出版过作品(包括电影)。之前的《流星蝴蝶剑》我也把标题里的点吃了,这次同样处理。 (更多…)

与古龙对话

星期日, 十月 4th, 2015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梧桐叶上萧萧雨,斜阳却照深深院》】

古:你筹划了半个月,苦思一个礼拜,就想出这么个标题?
我:不错了,要不是wordpress要求非要有标题,我连这个标题都不想起。
古:这个标题虽然普通,倒也切实准确。
我:准确你个鬼,你都死了30年了,这篇对话根本就是我编的。
古:我本来就是鬼。
我:与死鬼古龙的臆想对话,岂非更贴切?
古:那你为什么不用?
我:因为我不喜欢。 (更多…)

梧桐叶上萧萧雨,斜阳却照深深院

星期日, 九月 27th, 2015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再牛叉的非人类也有创意枯竭的时候》。上篇回顾《前后左右忠奸》。】

《三少爷的剑》讲的是关于命运的故事,正如邵氏电影版的英文译名:Death Duel,不仅仅是两个人的对决,更是各自同各自命运的抗争。
用剑天下第一的谢晓峰,无论埋名、断指还是诈死,终究无法摆脱被人挑战的命运;
用剑天下第二的燕十三,不断被人挑战,为了完善自己的剑法和心境,就一定要去战谢三少,就一定要跟谢晓峰分出生死,哪怕那个对手,自己曾经救过。听到谢三少的死讯,封剑;得知谢晓峰的真实下落,复出、挑战。
江湖,是没有什么正义所在的。只要进了江湖,就要遵守规矩——杀人和被杀的规矩。 (更多…)

前后左右忠奸

星期四, 九月 3rd, 2015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浮的云》。上篇回顾《空留风韵照人清》。】

重读古龙《长生剑》、《孔雀翎》、《碧玉刀》、《多情环》、《霸王枪》、《离别钩》、《七杀手》、《拳头》,列那么长的一串而不是《七种武器》,是因为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七种”武器!

楔子

因为前两部抽出来的不太满意,所以这次选一个应该会令自己愉悦的系列。

除了《离别钩》,其余7部都是在1995年初二两天运动会的期间突突出来的。具体的故事都不怎么记得了,脑海中无法磨灭的只有文字带来的快感。嗯,就是下图这种文字… (更多…)

空留风韵照人清

星期四, 七月 23rd, 2015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备毛》。上篇回顾《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重读古龙《名剑风流》,这第二本也是随手抽出来的,下一本再不这么干了。

上一个看古龙的轮回里,这是最后一部。高三上学期,某个中午,坐着406公交车从黑石礁到沈阳路打了个来回。沈阳路那里有一家卖盗版的书店,树着明晃晃的招牌“5元一本”。

本来这个时候古龙有名一点的作品都已经看得差不多了。但年少的时候精力就是旺盛,就是觉得长夜漫漫写作业的罅隙得弄点儿字来看看,不可遏制地去买了这部挂着珠海出版社名头的盗版。书的质量在盗版里也算是差的——纸黄,字歪,漏字,掉页…

所以我一直觉得,后来没印象是因为书的(物理)质量差。

这次重读,发现不是错觉,质量是真差。 (更多…)

武侠世界的六一礼

星期四, 六月 4th, 2015

原文首发于《这一天》,感谢作者“冷风过境”(微博)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一场有关鱼丸的远征》。】

1、恋爱宜趁早。

不是鼓励你教出一个“天龙贾宝玉”段王子,你也没有段家的基因,当然也就不会陷入绿和被绿的历史循环率(段正淳和一灯和尚一声长叹)。但18岁前关门放狗防早恋,18岁后一把推出门不给我找个对象别进门的情感教育,也实在落伍了。看看缺乏爱情训练的萧大王,不该得罪的女人得罪了,不该打死的女人打死了,不该沾惹的女人沾惹了,只好一死了之,却害得一位基友大理伤怀,一位基友天山泣雪,一位基友兴兵伐辽,最后间接毁掉了自己苦苦守护的大宋。爱他的男人女人都遭殃,萧大王的情商确实低了点。所以,常和孩子聊聊爱情,教他们对爱不轻视也不鄙薄,只如喝水般的顺其自然。 (更多…)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星期三, 五月 20th, 2015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怪力乱神事件簿两则》】

重读古龙之《流星蝴蝶剑》,并没有太刻意地去选择第一本重读什么,只是随手抽出来的而已。

这本书当年是跟二徐换着看的,打着手电一个晚上就突突了出来,对情节的印象不深。倒是里面女主孙蝶出场的时候的那首词一下子就把我震撼到了。古龙写的时候只用了个头:“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起先以为是古龙自己写的。但越品越不对,就找了班上对词研究最深的JJ。JJ一听我念的就笑了,他说:“你断句断错了,不是‘林花谢了 春红太匆匆’,而是‘林花谢了春红 太匆匆’…”于是李煜的这首《乌夜啼》就这样被我意外学会了。这种野路子来的知识记得最是牢靠了,书本不提考试不考我竟然能记了20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