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司机’的文章

香港大三学生西安实习记之三:西安人选择了安逸

星期五, 七月 15th, 2016

原文首发于香港01博评,原标题《和西安人談世界觀:他們選擇了安逸》,作者“简丹妮讲”。上篇回顾《我的同事要入党》。】

說到底,「中港矛盾」起源於雙方對兩地關係有概念的誤差(conceptual gap),這種誤差後來就成為生活上的衝突。

譬如說,在供水上,香港人視東江水為一場交易,而且是「被迫」的交易;但西安人會認為:「你有錢,但我不一定要賣水給你」。在他們眼中,這不是一宗交易,而是中國偉大的恩典,香港人如沐皇恩,應該要感謝黨的人情。

中國人,有哪裏是不講人情的? (更多…)

[西安e报:2753期]党员太多,群众不够了

星期三, 七月 6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7月6日,2012年这天,大批西安斯坦人涌向一家新开的超市疯狂抢购,然后就发现被忽悠了,并没有「打折」…

[1]免费教育

首先来看几股正能量:安康宣布5年内将实施13年免费教育,宁陕曾宣布实行15年免费教育(1009之6)、吴起也实行了免费教育,2016年起,全陕将逐步实现免费教育(2633之2)。 (更多…)

一路送炮去西藏

星期二, 六月 21st, 2016

【以下是 洛松 在《女生进藏有哪些骗局》的回答。还有其他的回答也很精彩,用一句概述就是:「文艺女青年们在西藏用送炮的形式净化了心灵。」】

53233-1

(更多…)

[西安e报:2719期]登记卡=印花税

星期四, 六月 2nd,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6月2日。Lotte Reiniger 117岁诞辰,她是一个德国剪影动画师及电影导演,她喜欢上这一行,和陕西皮影不无关系。

[1]出租车司机继续「表演」

5月31日的「行为艺术」(2717之1~4)并没有让斯坦出租车司机得到他们所期望的同情(相关:一群坏逼的罢工)。然而,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幕后指使,斯坦的出租车司机反而愈演愈烈、不知进退了:他们殴打网约车司机、他们还殴打不罢工的其他出租车司机,甚至把别人的汽车砸坏。 (更多…)

[西安e报:2717期]丑陋的「占领钟楼」

星期二, 五月 31st,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5月31日。今天是第28个世界无烟日,今年的世界无烟日的全球宣传主题是:“平装就绪”。

[1]占领钟楼

5月31日,西安最热闹的地方莫过于钟楼周边。上百辆出租车司机组团将西华门到钟楼这一段道路“占领”,逼得社会车辆只能从公交车道走。 从十点多开始,占领行动同时在钟楼、新城广场、长安南路、凤城八路周边展开。整个西安城弥漫在焦躁的鸣笛声中。

在本报的记录中,这是西安出租车界近年来第三次有组织罢工事件。前两次分别发生在2011年(1095期之6)和2013年五一期间(1591期之全文1592期之1~21595期之[本周公共事件]1597期之1),罢工由头是抗议份子钱太高。 (更多…)

北京折叠

星期一, 五月 23rd, 2016

【原文首发于豆瓣,作者郝景芳,2015年发表,2016年入选第74届雨果奖。阅读全文2万多字,可能需要您耗时两个小时。】

53013-1
作者像

(1)

清晨四点五十分,老刀穿过熙熙攘攘的步行街,去找彭蠡。

从垃圾站下班之后,老刀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衣服。白色衬衫和褐色裤子,这是他唯一一套体面衣服,衬衫袖口磨了边,他把袖子卷到胳膊肘。老刀四十八岁,没结婚,已经过了注意外表的年龄,又没人照顾起居,这一套衣服留着穿了很多年,每次穿一天,回家就脱了叠上。他在垃圾站上班,没必要穿得体面,偶尔参加谁家小孩的婚礼,才拿出来穿在身上。这一次他不想脏兮兮地见陌生人。他在垃圾站连续工作了五小时,很担心身上会有味道。 (更多…)

[西安e报:2681期]共产主义原教旨

星期一, 四月 25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4月25日。1644年的今天,明朝崇祯皇帝朱由检,在紫禁城后面的万岁山上自缢而亡,终年34岁。崇祯皇帝死前都不忘从别人身上找原因,“…致逆贼直逼京师,然皆诸臣之误朕也…”,然后很装逼地说“…任贼分裂朕尸,勿伤百姓一人。”

[1]原教旨

4月24日晚,贵党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刊登长文《把党章高高举起来》,为新一期党内洗脑活动吹风。这篇雄文里提到,“…党章是共产党人的「原教旨」,全党必须一体遵循…”

一看到这三个字,深夜里还在写e报的我顿时不寒而栗。想起了2015年11月19日的那期e报,樊京辉被爆头处决的血淋淋的场面(2523期之1),背后看不见的伊斯兰国(IS),就是伊斯兰教的原教旨主义者成立的阿拉伯恐怖组织。而e报记录的自发前去叙利亚前线打击IS的泸州川娃子“@困惑的竹马”(2544期之2),微博账户已经显示“用户不存在”。 (更多…)

听书

星期六, 三月 12th, 2016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陪我们长大的歌》 。】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度过童年的一代人,一定记得“小说连续广播”这档节目,以及同类型的“评书连播”。

当时几乎所有电台都有这类节目,通常时间刚好安排在午餐和晚餐时间,每节时长30分钟,听完一部长篇小说,需要好几个星期甚至数月之久。情节跌宕起伏的小说追听起来,几乎是听完了今天的,就盼着明天的。记得有一天,中午放学晚了,飞奔回家的路上忽然发现街边一间小店的广播正开足了音量播出我追着听的那部书,店门口还有十来个站着听书的人,我想都没想就站住听起来,直到当天那节播完了才走——因为一旦错过,根本没处补听。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