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吴天明’的文章

祭吴天明:空怀壮志 无法甘心

星期一, 三月 10th, 2014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有删节,作者曾撰文《西安城墙的文化意义》。】

去年12月17日,和文化圈儿里的几位朋友有过一次小聚,事后,书法家马治权传过来几张那次小聚的照片,其中一张是我和吴天明、还有摄影家柏雨果的合影。顺手写了一篇题为《餐叙》的短文,和照片一起,挂到了我的新浪博客上。

3月4日下午,和文史馆的几位老先生相约,先是牌叙,继则餐叙,回到家已是傍晚7点多。上网浏览,发现一位网名叫做“霜月漫天”的博友在《餐叙》那篇文章后面留言道:“今天又来看看。唉,又一个敬重的人离开。”心头立马一紧,赶快去搜新闻,“著名导演吴天明因心肌梗塞,3月4日上午在家中辞世,享年75岁”这么一行黑字,让我脑海中顿时一片空白。 (更多…)

[文化评论]西部电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星期一, 八月 3rd, 2009

原文首发于《吕晓宁的新家》,原标题《“西部电影”向“西部电影产业中心”的创造性战略转化》。作者吕晓宁为“西安交通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中心”副主任。感谢“我不是你的学生”的一贯支持!<善意提示>此文较长,完全细读需要40分钟以上的时间,请您先保存再阅读!】

前言

本文认为,“西部电影”是中国电影史中的一个“现象”,需要明确地界定为由西影的创作群体而产生的群体成果,群体特征和群体影响,目前这一群体已不复存在。

其次,今天我们再谈论“西部电影”时与其产生时早已不是同一语境,“西部电影”所依赖的各项条件已不复存在,泛化的西部题材或位于西部的电影厂,不能概括进“西部电影”。西部已经成为任何地区、任何电影厂都可以使用的元素,西部早已从一个能指的符号演变为所指的符号。今后如果仍有“西部电影”,也不再是原意上的“西部电影”,而是有可能谁都可以染指的“类型片”。 (更多…)

西安人为啥爱打架?

星期六, 五月 23rd, 2009

【《尚美佳·最西安注:暂定名)》佳作精选。作者蒋鸿之,原标题《皇城脚下的西安人》,略有删节。最新打架案例:本田男奔驰女

西安先后经历了西周、秦、西汉、新、东汉(献帝初)、西晋(愍帝)、前赵、前秦、后秦、西魏、北周、隋、唐等13个王朝,历时长达1140年之久,曾长期是古代中国的政治、经济与文化中心,是中国古代做为都城时间最长的城市。

皇城脚下的西安人,在天子脚下过得久了,貌似养成了“生、撑、硬、倔”的性情。上海人不管诚信不诚信,礼节是做得很到位,西安人这方面做得差。西安地处西北,高而寒,人性硬,易出圣贤,更易出蠢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