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四川’的文章

对话(292): 扑向生活的顾大愤

星期一, 四月 24th, 2017

时间:4月17日
地点:微信
人物顾左(前“IN图志”专栏摄影师)

影子:看到你在朋友圈发装修的照片了,先说说装修吧,你开始装修婚房了?
顾左:是的,住了21年的老房子,拆了全部重新装修。

影子:在四川广安吗?
顾左:不是,广安的新房没有动。以前和父母居住的老房子,在华蓥,双枪老太婆的地方,《红岩》小说里写过。

(更多…)

[西安e报:2761期]悬赏十万找老板

星期四, 七月 14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7月14日,1987年的今天,中华民国总统蒋经国宣布,台湾本岛以及澎湖于翌日零时开始解除戒严,平民不再受军法审判,民众可以依法组党结社,集会游行和从事政治活动。自此以后,台湾进入新的篇章。

[1]手撕赵薇

@共青团中央”最近跟赵薇杠上了,这个跟@全真道士梁兴扬 和@子午侠士 等知名五毛账号一样隶属于团派的“发声体”,因为赵薇的一部新片里用了台独艺人戴立忍,还有反华日本演员水原希子,遂洋洋洒洒写了篇《为什么遭网友普遍谴责抵制》,表明时刻站在被爱国热情冲昏头脑的网络红卫兵一边,就是要抵制不爱国的艺人和作品。

然后这篇文章就被新浪和谐了,这可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共青团中央 就四处煽风点火,带领旗下的一种向来替党和政府说话的大V(@思想火炬@紫光阁 等),煞有介事地传播起阴谋论,指责赵薇等人代表资本控制媒体发声,一众有钱人利用非官办的“@壹基金” 洗钱等等黑锅也顺利造出,大有不扒皮彻底誓不罢休的意思。壹基金的发起人李连杰因为有和老喇嘛合影的老底,更是说不清了。 (更多…)

我在台湾和「爱国陆生」PK

星期一, 六月 20th, 2016

【原发于「民主中国」,转发自「零八宪章」。作者:余杰,原标题《从到台陆生思想状况看中国社会演变》】

首先,需要釐清「陆生」这个概念,「陆生」是对那些到台湾读书的中国学生约定俗成的称呼,其实更淮确的说法应当是「中生」。我在这裡所说的「陆生」,还包括部分在台湾的大学和学术机构的中国访问学者。

53231-1

自从二零一二年逃离中国、流亡美国之后,我每年都到台湾访问数月,也应邀到台湾各大学、公民团体、独立书店、教会演讲和座谈。因此,有机会接触到形形色色的陆生,不同背景和立场的陆生,不可一概而论。有的陆生成为我的挚友,有的陆生成为我的论敌。 (更多…)

[西安e报:2730期]一把手如何善终

星期一, 六月 13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6月13日,1900年的这天,刀枪不入的义和团战士们进入当时的北京「内城」进行「扶清灭洋」。

[1]三个不出现

支那黄俄政权的喉舌报纸《人民日报》是观察支那政局的重要的风向标,最近两天,该报的表现非常抢眼,好像要把它旗下无耻的子报——狗操的民粹主义垃圾报纸《环球时报》的风头给抢走了。《环球时报》最近两年的特点是「摆明了不要脸」,《人民日报》逼格就高很多了,玩的是「笔里春秋、字里乾坤」。 (更多…)

不被人知的成都「六五」

星期一, 六月 13th, 2016

【原文发于惟工新聞。】

每當說起八九民運,不少人會將之理解為發生在北京的學生運動。但參加運動的人並非以學生為主,抗爭亦不止在北京發生,只是當時大眾和媒體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北京。惟工新聞特地翻譯這篇來自中國評論博客 Chuang 闖的文章,讓大家了解發生在1989年6月5日,北京血腥鎮壓後成都不為人知的暴動。以下是正文: (更多…)

李洪林:百年道路話滄桑[上]

星期五, 六月 3rd, 2016

李洪林
李洪林先生(资料图)

【本文转载自「明镜新闻」。明镜按: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致力于思想解放、破除現代迷信的先驅李洪林先生,於2016年6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特重新轉發他的長篇答問《百年道路話滄桑》,以志紀念。原文载于《當代中國研究》,系沈洪女士在2013年对李洪林先生的专访。本文较长,分三次编发,含金量很高,值得阅读。】

我的話說了不少,概括起來也很簡單:人類從野蠻走向文明的歷史,除去人種和民族的特色,其實只有一條路。世界各國的近代史都是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從自然經濟到商品經濟,從專制政治到民主政治。和這個歷史過程相應的,是人的解放,即從人身依附到人權的確立:每個人的生命權,財產權,自由權,都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走遍黃河長江,萬里求學路

沈洪:您一直作理論工作。能不能談談怎樣從一個青年學生進入理論園地?什么年紀入了黨?最初是如何接觸到共產黨思想的? (更多…)

社交媒体的政治力量(二)

星期三, 五月 25th, 2016

原文首发于《Foreign Affairs》,作者:Clay Shirky,编译:译读团队(微信号:T-Read),翻译:公仔、陈常然。注:Clay Shirky是美国作家,生于1964年,擅长研究社交媒体对政治经济及生活的影响。原文近一万字,为照顾读者体验,分成三篇。上篇回顾《社交媒体的政治力量(一)》】

和平演变

要讨论在压制性政权中采取政治行动,就不能忽视一个例子:1989年东欧剧变,以及1991年随之而来的苏联解体。冷战期间,美国一直在投资发明新通讯工具,包括《美国之音》的电台广播,在莫斯科开美国展览(尼克松与克鲁晓夫的厨房辩论就在那里展开,借厨房的摆设和特点开展了一场关于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优劣的论战),走私复印机支持铁幕下地下刊物(俄语为samizdat)的发行。但冷战的结束并不是《美国之音》的听众们奋起反抗的结果,而是经济变化的结果。随着石油价格的骤降和面粉价格的飙涨,苏联惯用的石油换粮食的策略宣告无效。因此,克里姆林宫不得不想方设法保住西方的贷款,但如果克里姆林宫出兵干预非俄罗斯国家内政,贷款便随时可能中断。因此考虑到1989年的宏观经济状况,(苏联)民众交流的自由度也就不值一提了。 (更多…)

我为什么拒绝与中国政府交易

星期二, 四月 19th, 2016

【原文首发于纽约时报中文版,作者“长平”是旅居德国的时评人,因为撰写与贾葭失踪有关的文章,惹怒北京当局。其在四川的父母和兄弟被警方以各种流氓手段“协助调查”,逼迫其禁声。前文见《自由没有交易》。】

3月27日,在中国西南四川省,警察出现在我父亲70大寿的寿宴上。他们指控我的家人前一天焚香烧纸时引发山火。焚烧香蜡纸钱是一年一度的清明节的一部分,为的是缅怀故去的亲人。我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被传唤到派出所后,很快发现他们被拘押另有原因。

我是一个旅居德国的新闻工作者。三月中旬,我为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写了一篇文章,批评中国政府因为怀疑媒体人贾葭和一封广为流传的公开信有关联,而将其“秘密绑架”。那封公开信要求习近平辞职。中国领导人怀疑是政治对手策划了公开信的传播,为的是在共产党内部挑起异议。他们对可能与此信有任何瓜葛者都不放过。因此,我在中国的家人立即遭到警察骚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