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围棋’的文章

人工智能的法律问题

星期三, 四月 27th, 2016

原文首发于《花间半壶酒》,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体验土耳其之:地下水宫》。】

The first thing we do, let’s kill all the lawyers.

——Henry The Sixth, Part 2 Act 4, scene 2, 71–78

对于人工智能,人们总是既期盼又忧虑,期盼人工智能可以让我们的生活更加轻松,忧虑人工智能会成为人类的“终结者”,让电影中的可怕场景成为现实。虽然没有人会知道“奇点”(人工智能彻底超越人类智能的时刻)何时会到来,但人工智能的发展已经让所有职业都到了不得不改变的时刻。 (更多…)

[西安e报:2668期]张冠李戴明德门

星期二, 四月 12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6年4月12日。1979年的这天,电影《MAD MAX》在澳洲首映,它和它的三部续集对人类文化影响深远。

[一]规划战略发展为了谁

一周之前,央广的一条报道可能很多人没注意:「未来五年,陕西将实施『586』战略,五年投入资金约5000亿元,重点实施综合交通创建工程、公路发展强化工程、铁路建设提速工程、民航发展升级工程、水运发展突破工程、运输服务提升工程、智慧绿色引领工程、行业管理增效工程『八大工程』…」 (更多…)

[西安e报:2638期]AlphaGo觉醒

星期日, 三月 13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6年3月13日。2014年的这天,INXIAN的微信公号(1907之2)被封,原因至今不明。INXIAN是全国首批被封微信公众号中唯一的一个地方性、区域性公众号,此后冒出来二百多个「李鬼在西安」,其中就包括即将在3月23日被送上法庭的杜某刚(2596之3)。看如今形同粪坑的微信(相关:警告微信官方),我们很庆幸死得早、死得爽快!

[1]打断腿

西安斯坦是一个民风强悍的地方,这是毋庸置疑的,谁特么敢质疑,我打断他的腿!《法制晚报》在和谐正能量爆浆的两会期间(2631之专题)带来了一个新证据: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管委会辖区高桥街道办事处曹家庄村老村支书刘凤旗,今年76岁,已经有41年党龄。3月10日,老人和另一名村民被叫到街道办商谈征地补偿相关事宜。谈完之后,老人骑车走出街道办约两公里,在半道上被一辆白色汽车上下来的两男子推翻在地,之后遭到两人疯狂殴打,刘凤旗在殴打过程中致双腿骨折。 (更多…)

一周体坛回眸:飞雪连天射白鹿

星期日, 三月 13th, 2016

3月10日,金庸先生92岁生日。这位出生在浙江海宁的才子为中国武侠小说做出卓越贡献,至少武侠小说已经开始被主流文学认可,获得了它应有的地位。金庸先生创作过15部小说,《越女剑》乃短篇,故不在金庸迷为其编写的那条并不标准的对联中: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笑傲江湖2之东方不败》里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生活即武林,武林即生活,体坛世界又何尝不是?下面进入3月7日-3月13日的体坛回眸:

一周主打事件:越女剑刺韩

《越女剑》的阿青,金庸小说中不起眼的女主角。她不起眼,是因为戏不红,《越女剑》一来非长篇,二来非主流,演得再好也没用。不过,有些金庸迷发现了她,甚至把她的武功排在第一位。武功排位,纯属开胃,有的没的,一笑置之。 (更多…)

[西安e报:2594期]降到正处级

星期五, 一月 29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1月29日。2015年的这一天,刚从西安市委书记一职顺利权力交接的孙清云,原以为会在政协副主席一职度过余下的官场生涯(2229期之1)。

[1]正处级

在民间传言已久的消息,终于得到了官方的披露。1月29日,中纪委选择了一个周五来宣布10名中管干部的党纪重处分,其中就有开篇提到的孙清云(2461期之12467期之62458期之5 2516期之6)。官方称:陕西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孙清云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二年处分,降为正处级非领导职务。比起之前传得沸沸扬扬的“副处级”,也算官高一等了。需要稍微解释一句:正处级,相当一个县委书记或县长。 (更多…)

[育儿日记]关于小学教育的一些想法

星期三, 一月 27th, 2016

原文首发于博客《陪你看细水长流》,感谢作者“满儿”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快手菜之番茄烤鸡翅》。】

孩子的来临,令我重新审视自己与孩子,自己与世界,自己与他人的关系。我也逐渐意识到,人到中年,离开了学校,保持读书与学习的重要性。可是,在这个主流价值观以金钱与地位作为衡量标准的年代,在这个以读书为酸朽以挣钱为荣耀的时代,读书显得那么的单薄和矫情。

不过还是写写我的矫情感受吧,一个三年级小男孩妈妈的感想。

目前体制内小学教育负担确实不轻,如果我们一天到晚,苛责学校、抱怨体制,其实是无济于事的,还不如调整自己心态与做派。一味跟着老师走,并不明智,稍微好一点学校抓得都很紧,儿子有幸就读陕西最好的小学之一,严酷度自然不在话下。如果家长和学校一样紧迫,孩子就会面临很大的压力。所以,我始终秉持“外松内紧”的策略,对他的成绩表面是不闻不问,,但心里必须是有数的,并会进行微调:考得很好,不奖励;考得差,视情况适当谈谈心。为父母者,至少对孩子成绩保持一个外表的淡定,孩子才不会在小小年纪就输入那么强的竞争意识。 (更多…)

一周体坛回眸:习惯的力量

星期日, 一月 17th, 2016

意大利平民作家普劳图斯有句非常绕口的话,“习惯是在习惯中养成的”,仔细想想这句话真没问题,由于渐渐习惯固定模式,大家开始养成习惯,认定这事就该这么发展,不这么发展就错了。于是,中国足球一旦落后就玩完,正式大赛都走过场;金球奖只有梅西和C罗,其他优秀的球星“全是废材”;皇马和马竞违规引入青少年,那就干脆别引援了。本周从这些习惯说起,下面进入1月11日-1月17日的体坛回眸:

一周主打事件:国什么踢球都不行

国足踢球令人失望了,国奥踢球倒令人不是失望,压根儿就没有抱过希望,又何来失望之说?而是汗颜。连续两个1:3,先后输给卡塔尔和叙利亚,真是碰谁输谁,没有不敢输的队。老大哥们越来越差,青少年们越来越弱,其实,这是一个死循环。 (更多…)

一周体坛回眸:人才诚可贵

星期日, 十二月 1st, 2013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龚自珍眼见大清末年愈发衰败,不惜痛声疾呼,仰天长啸,也不管嗓子破了,老天哭了。如今,中国球迷看到国足稀烂如斯,恨不得也要天公降点人才。人才降了,是否会用?是否懂得珍惜?是否深情相拥?这些才是重中之重。本周要说说中国19岁的足球天才,下面进入11月25日-12月1日的体坛回眸:

一周主打事件:欧冠冷门夜

本周欧冠,后一日全在掌握之中,令赌徒赚得金盆饱满;前一日却是出人意料,令赌徒输得口袋精光。若从彩票而论,足球真是圆的;若从比赛而论,正因为足球真是圆的,所以才精彩,特别是欧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