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国庆’的文章

又梦见老屋

星期三, 六月 29th, 2016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的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曾撰文《第一次渡海》。】

正在街上行走,忽然看见一伙人正在拆街边上那间老屋。已经掀掉屋顶了,椽子、残墙暴露在阳光底下。晴空蔚蓝,浮云洁白,我恰好站在了云影之下,很想近前阻止,腿却被绊住了似的,挪不动半步。悲从中来。也就是恍惚间,太阳落下去,月亮升起来,街边空空如也。终于走近,只剩了一堆瓦砾。俯首,竟然蹦出来了一株绿,叶儿阔大,是梧桐。又一恍惚。嗨,竟是南柯一梦。起身,掀开窗帘,窗外楼顶,真悬了半轮晨月。看月,双眼竟然湿热。

老屋属县房管所。上世纪90年代初,每次回县,我就住那间老屋。本来是大妹租的,她却很少住。我喜欢了那间屋,是因为闹中可以取静。屋临县市街道,却高墙高窗,似乎被人视而不见。遇集,或者星期天我恰好回去,可见墙外的台阶上摆了小货摊儿,有人吆喝,也有人不吆喝,却罕见人光顾。收摊了后,有路人坐台阶上歇脚,或者纳凉,东一句、西一句闲聊,一直聊到黄昏。冬日午后西照,常有老人倚墙而坐,取暖中度过半天的孤独光阴。 (更多…)

[城市笔记]角度

星期一, 十月 12th, 2015

【感谢作者“@LJ–小儁”的原创分享。】

图片
围城

(更多…)

劳动节的散步

星期四, 五月 14th, 2015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桌上一年》。】

去岳家吃罢午饭回家,走到丝绸之路浮雕跟前,忽然心血来潮,想再走一回大庆路。八年前五一节那天中午,丽日高照,我就曾心血来潮过,走了一回大庆路。今日不同的是天正下雨,不打伞有淋的感觉,打伞又觉累赘。步入路中央林荫,雨被巨大的云杉遮挡,索性收了伞,这样走敞亮,也畅快。一边走,一边就多了感想和感慨。

上世纪80年代,每去岳家,出玉祥门,一直顺延大庆路,至丝绸之路浮雕才拐弯。这条据说借鉴苏联模式的林荫大道在西安显得开阔而另类,法桐拱卫了南北人行道与机动车道,被一条林带从中隔开,过往车辆东西相向,却互不照面。林是一刬的白杨,挺拔伟岸,春夏秋冬,各是各的风景。行人常驻足惊叹:“好一片林呀!”落叶满地的时节,我曾走进去,踏过落叶,心里有惆怅,也有回味。忽然有些日子不走大庆路了,再走时路中央的白杨林呢?眼前的空旷让人惋惜,更让人失望。人都在追问:“多好的树嘛,为什么要砍呢?”也听到过一种解释,说是白杨林密,遮挡了视线,限制了视野。即便真这样,也不能说砍就砍吧?遗憾,腹诽,喟叹,已经这样了,又能怎样呢?只能“但愿”了。很快路中央被绿化、美化、园林化,栽种了云杉。眼前渐渐地有了景观,也渐渐地养眼了。 (更多…)

愿将心灵安在田间

星期三, 十一月 19th, 2014

原文首发于《weizhaoyang》感谢“@NineCent”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土豪泛滥的朋友圈》】

已经上班一天,可是心还是停留在田间小路上,久久不能回归。

紧张而充实的国庆假期,对我的感觉只有快,没有乐,更多的是能和家人在一起度过每分每秒的时光,这样的平淡在午后的阳光下,显得格外美好。

国庆假期,是除过春节另一个长假,难得从快节奏的生活中抽出身来,回到自己熟悉而又陌生家乡。熟悉的是一张张面孔,陌生的是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由于耕地的减少,在农忙时节,也看不到以前那种伧俗的脚步声和繁忙的收获场景。

记得小时候,最讨厌但又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农忙时节,夏收有它的乐趣,但是对孩童的我们来讲,秋收时节天气凉爽,才是最好的时节。被大人叫到地里去是一件很烦恼的事情,每次去地里干一小会就要找各种借口离开。然后约上几个玩伴,用玉米秆自制几把“手枪”,在玉米地里穿梭打闹,那平凡而快乐的时光已经不属于现在的孩子。 (更多…)

西安交大文革往事(八)

星期五, 七月 25th, 2014

本文最初地址已不可考,作者“付denghua”,为西安交通大学电机系66届学生。前篇回顾《西安交大文革往事(七)》】

十、与李世英风雨同舟的日子(下)

4、受周总理委托到兴平

9月4日凌晨,我在人民大厦接到周总理秘书邬贤荣打来的电话。电话讲:据报告,陕西兴平发生“农造司”抢302国防库,总理委托李世英去劝说解决问题。邬秘书特别强调周总理委托他转告李世英:“党信任你,委托你去。”

我们分析,总理可能以为兴平“农造司”与西安“农总司”一样是交大派,因此要李世英去做工作。不过,面对周总理的委托,李世英没有迟疑,天明即赶回学校,在广播室召开了校革委会紧急会议。传达周总理嘱托后,决定李世英放下一切工作,立即带革委会委员李印生等人到兴平完成周总理的嘱托。 (更多…)

印象岚皋

星期四, 一月 16th, 2014

原文首发于《思想的河流》,感谢作者“杜爱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山水之路》。】

岚皋境内有两座山:笔架山和南宫山。西康隧道没有贯通以前,去安康地区的岚皋,要绕道宝成铁路,经宝鸡,过汉中,然后到安康改乘汽车,才能去岚皋,沿途要走的路很费时间。

与陕南其他的县域不同,在岚皋极少能见到较为开阔平坦一些的小盆地,多是两山之间沟川谷地,山势局促仄逼;怪石巉岩,峥嵘起伏;深涧陡崖,随隘窄的公路,蜿蜒曲伸。 (更多…)

我的中国梦

星期三, 十一月 6th, 2013

【感谢“@庖丁解牛555”的原创分享,发布时略有改动。参考阅读:《西安e报》1738期之81739期之11741期之公共话题1753期之1

“交钱拿车,不交钱,休想拿车!”这是2013年9月23日,位于城南雁翔路三兆村南“诚信”执法停车场的工作人员对我取车时的答复。

9月5日,我驾驶的面包车在城南雁翔路发生交通事故,到场办案的交警曲江大队民警花钰杰(警号:051282),以“事故中有人受伤”为由,将我的车(陕AL532J)辆暂扣至雁翔路诚信执法停车场。该民警在他说的十个工作日内的9月23日调查处理完了此事故,遂向我开具了取车放行通知单。

当我拿着这张取车凭证取车时,停车场工作人员向我索要停车费,具体算法为:40元/天×19天+400(拖车费),共计人民币:1160元!我顿时无比惊讶!直言说,你们这简直就是疯狂的打劫!我问他们,你们收费的依据是什么?有没有票据?对方回答:“没有!交钱拿车,不交钱,休想拿车!” (更多…)

童年遛马蜂

星期一, 十月 21st, 2013

原文节选于《严建设》,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国庆节买豆腐》】

50年前,我所在的街巷把胡蜂叫做马蜂,我常捉来遛着玩。

近闻胡蜂伤人,非常骇异。据各大电视台新闻,仅国庆期间陕西遭胡蜂蛰后死亡者就有40余人,伤者无算,可能有数百人,也可能更多。已动用大批消防干警8天内摘掉了千数蜂巢。胡蜂这么厉害,真是万万也想不到。可我童年时是常捉来马蜂遛着玩的。

马蜂细腰长身,身上有金黄色的环形,很漂亮,春秋战国时期一直到汉代的文人雅士将其比喻成窈窕美女,据传楚灵王倾慕细腰,从宫廷延伸到民间,美女因束腰减肥致死者常有所闻。因有楚王爱细腰,宫女多饿死之传闻。于今一想,若将马蜂比喻为美女,环肥燕瘦,那葫芦蜂就是杨贵妃了不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