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图书馆’的文章

副校长陈时伟之死

星期三, 十一月 9th, 2016

【本文经 王天定 先生授权发布,欢迎转载、广传,但请注明来源、出处。】

53458-1
这照张片来自兰大文库网站学人风采栏目,是迄今网上能查到陈时伟先生为数极少的几张照片之一

在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上,兰州大学副校长、化学家陈时伟教授的死,竟是一个謎团和传说。我第一次知道陈时伟这个名字,是读高尔泰先生的《寻找家园》。高尔泰在书中曾写道: (更多…)

可悲的中国法官

星期一, 五月 30th, 2016

【原文首发于北大法律信息网,作者 梁剑兵,原标题《中美两国法官的区别》。】

我做兼职律师29年,非常熟悉中国司法、中国法院和中国法官;同时,因为我长期从事法理学、中外法律史学方面的法学教育工作,因此也较为了解西方国家司法审判方面的有关知识。

53038-2
美国最高法院(via:VOA)

近年来,我一直执着于对中西陪审团制度的研究和思考,发现在不同的审判生态环境中,中国法官和美国法官无论在社会地位、工作效率还是职级待遇方面,都有极大的差异,折射出中国司法制度的官僚化和沉疴痼疾。 (更多…)

致我那不知名姓的丈夫

星期四, 二月 25th, 2016

原文首发于《简书》,感谢作者“咸阳”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我只是一个姑娘》。注:作者已授权INXIAN发表,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我现在坐在图书馆里,脑袋里满是浆糊。想着如何落笔,如何写下这封可能迟迟寄不出去的信。给你的,亲爱的,我未来的丈夫。

我以人格担保,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封情书(可能不会是最后一封…….O(∩_∩)O),看到这里,你内心是否有些些小小的窃喜,你是第一个。我或许还与你素未谋面,或许早已相识只是不知那人是你,不论何种情况,落在纸上的每一句话都是我的心声。 (更多…)

费家营(上)

星期四, 十二月 3rd, 2015

原文首发于2015年第11期《作家》,感谢作者“雷达”的原创分享。本文较长,为分担阅读压力而分段刊发。作者曾撰文《文学批评的“过剩”与“不足”》。】

朋友带我游览位于兰州安宁区的“黄河湿地公园”,说这是一处新建的生态景观,很值得一看。果然,在离黄河主流不远的河滩上,在逶迤曲折的栈桥边,细柳生姿,芦苇临风,散布着一窝窝明亮的水洼,别有一番风情。以前从未听说过有什么“湿地”,现在忽然就有了“湿地公园”,我惊叹兰州的变化之巨。不过,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这里的一草一石似曾相识。

当走到一个最大的鹅卵石水坑前,旧景重现,我像被雷电击中一般,呆立无语。我惊恐地想,这总不会是1958年大跃进时,我们曾洒下无数汗水,几乎累死,连走路都要睡着或栽倒的那一块地方吧?很不幸,根据对地理方位的反复核对,正是那块地方。至今还没有任何人道破过它的秘密,更没人想到过它其实是1958年“大跃进”一个遗迹的巧妙利用。于是,“劈北山,挖渔池,大炼钢铁”的震耳的口号声顿时在我耳边炸响。昨天并不古老。 (更多…)

不只如此,还有诗和远方

星期一, 六月 15th, 2015

【感谢“@ShawnYan_Senior”的原创分享。】

“不只如此,还有诗和远方。”

看到这条悬挂在图书馆广场的横幅的时候,我决定跑步去一趟城墙。

坐落在兴庆宫东边的理工大,离得最近的城墙边只有四站路,一路上的法桐在五月就已经长得郁郁葱葱,遮盖住了原本就不太宽阔的咸宁路。我一路向西奔跑,竟然比大多数汽车的速度还要快,。沿着坏城公园看着自己右手边高大的城墙,耳塞里恰是郑钧的那首“长安长安”。 (更多…)

到图书馆挖煤

星期一, 五月 11th, 2015

原文首发于《思想的防空洞》,感谢作者“狄马”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文学不需高于生活》】

我对给过我教育和学历的大学始终怀有一种复杂的情结:一方面我对工作在那里给过我知识和正义的老师心存敬畏;另一方面又对盛行在那里的保守、自大、不学无术的专断气息充满鄙夷。很多年以后,当我回忆起那个方生方死的时代,我才知道,我并没有在课堂上学到什么,千篇一律的布道只能把任何个性毁掉。我精神的栖息地其实是在图书馆里。它才是我灵魂的麦加。

记得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如饥似渴地喜欢上了鲁迅的书。在一个闭抑而弯曲的时代,我和我的同伴们茁壮成长。鲁迅就是我们的补钙人,《鲁迅全集》就是我们的精神维他命。当正午的阳光像刀剑一样照临着这座山城大学时,整个校园都沉浸在午睡的酣梦中。宿舍里弥漫着汗臭和劣质香烟的味道。 (更多…)

[西安e报:2260期]去省图补作业

星期日, 三月 1st,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3月1日。2014年的今天,昆明发生了一起暴力袭击平民的恐怖袭击事件,10余名统一着装的蒙面者持西瓜刀在昆明火车站广场、售票厅等处肆意砍杀,造成29人死亡、130余人受伤(1895期之本周公共事件)。

[1]补作业大军

补作业

by @喜欢怀旧的鞋子

马上就要开学了,对于绝大多数学生仔们而言,最恐怖也最常见的事情就是,寒假作业还没做完…于是,“@喜欢怀旧的鞋子”2月25日早8点就在省图门口发现了排队盛况,他还以为是『什么社会压力』造成的,而《华商报》告诉他,其实是学生娃在突击补作业呢。 (更多…)

[西安e报:2255期]过年大家都很忙

星期二, 二月 24th,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2月24日。2014年2月24日的《华商报》举了几个市民用打车软件的例子,试图说明在无法改变出租车行业管理制度的情况下,打车软件反而加重了打车难的问题。这样一个看似合理的推论背后,却忽略了打车软件并不是为了缓解打车难而诞生的这一事实。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