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夏天’的文章

[西安e报:2729期]考过的试,许过的愿

星期日, 六月 12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6月12日。2015年6月12日,继宣传部攻克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2185期之1)和西北大学文学院(2360期之8)之后,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又成功占领了西安交通大学的新媒体学院和西北大学的新闻传播学院,签署了共建协议,宣传部门的官员也会在共建后出任院长一职位(2363期之1)。

[1]全民说高考

图片
老人高考

6月上旬里老少咸宜颇具话题性的当属一年一度的高考了,许多名人纷纷致辞,讲述身为成年人对高考的看法,各地的高考作文题目也毫无悬念的成为许多文人骚客津津乐道的谈资。

7日,一位70岁的退休教师李安民,拿着准考证走进了高陵区第三中学考场,参加他人生中的第二次高考。老人试图用这种方式了解现在的孩子们到底在学什么?怎么学习?这种隔靴搔痒的做法势必是难以触摸痛点的,老人尝试的结果是,英语不太会,数学也挺难。
(更多…)

[城市笔记]收割时节将至

星期四, 五月 26th, 2016

原文首发于兵马俑bbs,感谢作者“bonbon(体重与智商都要提高)”的原创分享。】

图片
风急天高

(更多…)

爱上酿皮子

星期一, 十二月 21st, 2015

【感谢作者“@青衫读过”的原创分享,曾分享《天机变》。】

陕西人都爱吃凉皮,现在把凉皮、肉夹馍和冰峰汽水三样陕西美食被冠以“三秦套餐”,但是要把陕西的凉皮搞清楚,也是需要时间的和体验的。

我最早接触的凉皮是关中东府的酿皮子。酿皮子在整个西北地区都是人民群众最常见、最喜爱的食物,商子雍老师写过一篇《杜鲁门的高鼻子和西安的酿皮子》,说的那个民谣令我印象深刻。商老师注明在西安方言中,酿皮子的“酿”读音是“rang”(第4声),而在我生活的泾三一带,“酿”读音是2声,叫卖声也格外的悠扬好听。 (更多…)

费家营(中)

星期四, 十二月 10th, 2015

原文首发于2015年第11期《作家》,感谢作者“雷达”的原创分享。本文较长,为分担阅读压力而分段刊发。前文回顾:《费家营(上)》。作者曾撰文《文学批评的“过剩”与“不足”》。】

也许因为年龄最小,也许因为一时没有找到好朋友,我当时感到很孤独,经常中午或下午从学校后门溜出来,沿着刘家堡农业生产合作社的田埂,沿着黄河滩边上曲折的洼地或高岸不停地游走。那时社员们都在堡子周围农田里作业,河边显得空旷而不见人,弯弯的田间小路偶有板车上掉下来的一只西红柿或茄子什么的,颇像一幅西洋油画的意境。寂静使我听得见自己的心跳。

春天,往西北方向望去,会猛然发现,“桃林社”的桃花一夜之间开了,那是一种无可比拟的惊艳,几千棵甚至上万棵桃树忽然绽开了粉红色的花朵,而衬托着它们的背景却是寸草不生的赭褐色的绵绵荒山,于是,最鲜艳、最奔放的花儿与最苍凉、最沉默的秃山构成了强烈的色彩对比,桃林像红霞,像红海,像火焰,在山脚下流淌着,在万古苍凉中寂寞地浮游着,燃烧着。安宁的桃花非常之美,我们只是静观和欣赏,那时并无多少宣传,不像现在,一到桃花季节,兰州就必然要举行盛大的国际桃花节,招商博览会,西部商洽会之类,声势越搞越大,桃花的美反倒褪色了。 (更多…)

花趣

星期五, 十一月 13th, 2015

原文首发于《赵攀强的博客》,感谢作者“赵攀强”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村里的老油坊》。注:原文为作者所撰写的《人生三趣》之一。】

对花的喜爱,源于童年。巴山深处的老屋,远望四面环山,近看三面环水,在那自然山水间,四季有花,不由得不让人欣赏而陶醉。

上初中的时候,我的化学老师爱花,教工宿舍门前有一排花园,被她种上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美不胜收。课余时间,我经常在花园四周转悠,问这问那,我对不少花木品种的了解,就是从那时开始的。有天,老师送我一包花籽,说:“喜欢就拿回去种下,养花能陶冶性情,很有意思”。我在老家院场前边筑起一排花坛,种上花籽,由于有母亲的精心照料,那年开了好多好多地花儿,好美好美,没想到这竟然成为我童年的一段美好记忆。

记得那年我19岁,被分配到旬阳一个边远高寒的乡镇工作,住在单位三楼。我在楼道走廊上摆了不少花盆,养了许多花儿,可是那些花苗不是枯死,就是只长叶子不开花。调到县委组织部工作,单位给我安排了一套房子,我又在阳台养了十几盆花儿,但是还是养的不成样子,花苗瘦小枯黄不说,有的看着看着就结束了那短暂而脆弱得生命。 (更多…)

秋感

星期一, 十月 19th, 2015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的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睡安康》。】.

人是扳着指头过日子的,就算人瑞,能活一百年,过一天其实也是少一天。社会上流行一种说法:“明天更美好!”那要看明天是个啥日子。天寒地冻的,忽然明天立春,那当然美好;正埋怨炎日暑热,忽然明天立秋,那感觉是否美好,就很难说了,起码会因人而异吧。人怪得很,一年四季,唯独秋天逼近了,人忽然就有感觉了。就算心理作用吧,反正是秋到心上了,愁也就悄悄无中生有了。那愁即便淡淡的,也是一种秋感吧? (更多…)

小新哥的故事

星期六, 十月 10th, 2015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与古龙对话》】

小新哥是我大姑的儿子,属虎,比我大六岁。因为年龄差距以及他工作性质的关系,其实我跟他来往不多。
大姑家有两个孩子,他上头还有个姐。小红姐后来嫁了个日本人。

他从小身体素质就好,经常在街上跟人打仗,却很少受伤,因为他跑得嗷嗷快。于是小学的时候大姑父就把他送去业余体校踢足球。后来十几岁的时候就进了专业队。铁老大辖下的火车头队常年在甲B晃荡,性质跟八一队很像,但不如八一队有钱。捧着铁饭碗,吃不饱也饿不死。有联赛的时候就出差去打比赛,联赛间歇期就半天训练半天去铁路局上班。十五六岁进国企挣工资说起来还挺牛叉的。 (更多…)

扔进马桶的记忆

星期六, 九月 19th, 2015

原文首发于《花落此处》,感谢作者“whiteblack”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宝贝,感谢你的淘气》】

在书柜上,一个印有卡通娃娃的笔记本夹杂在各类厚重的书籍中,显得滑稽和调皮。

我拿过笔记本,对着封皮上的娃娃发愣。那神情让我想起一个人,也有着这样桀骜不驯的神情,骨子里却是一份认真和诚挚。再看本子的右下角,写着一段英文: You are waiting there for me forever , I am waiting there for you forever , too!我笑了,不知道当初英子选这个本子的时候,是否留意到这些话。我想应该不会的。只是此刻再看,它们却像是一段故事的主题曲,贯穿在整个本子之中。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