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外公’的文章

外公白瑞生与“整理毛主席黑材料”案

星期六, 十月 4th, 2014

原文首发于2014年第10期《炎黄春秋》,感谢作者“书吃”的分享。作者曾撰文《陕西文革群丑图》】

我的外公白瑞生,1921年出生于陕西省清涧县一个名为石嘴驿的小山村里,1937年参加革命,曾在清涧县委、绥德地委任职,1950年调入新组建的中共陕西省委,历任陕西省委书记处办公室副主任、省委办公厅主任,中共陕西省委副秘书长兼省委办公厅主任。文革期间,被卷入号称“陕西一号大案”的“整理毛主席黑材料案”,并因此被陕西省革委会政工组以“军事监护”的名义关押监禁在西安市建国路七十三号院,受尽折磨。外公晚年时曾多次对我谈起此案的前因后果,现根据我的记忆,和手头的部分资料,将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记录下来,以供史家参考。 (更多…)

家就是中国人的普世价值

星期四, 四月 24th, 2014

【感谢作者“@辛普森老师”的原创分享,@辛普森老师正在美国攻读经济学博士,曾撰文《民间慈善比福利政府靠谱多了》。注:作者仅授权INXIAN编发,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当年潘美辰那首脍炙人口的《我想有个家》,放到现在来看,会因为房价的高企收入增长的滞后变得更加贴切。但是家在我国,超越了实体的房产,达到了文化的境界。

可以这么说,家是中国的普世价值,这个价值包含了实证意义上的其他细分普世价值,譬如安全、享乐、权力、成就、刺激、自主、道德、慈善、传统和社会整合(注1)等等。当然,这里面没有民主,充满了家长式作风与等级制度。

我国长期处于农业社会,是家成为普世价值的基础。 (更多…)

[西安e报:1930期]那就痛哭一场

星期六, 四月 5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今天是2014年4月5日,清明节。这是一期特别版的e报,您在阅读之前,请准备好擦泪的纸巾。事情要从一条微博开始——

因为是周末,又恰逢清明节,INXIAN微博版把一条缅怀母亲的微博发布之后,迅速引来了大量的后续投稿。念及那些去世的至亲、挚爱,每个人都是泪眼婆娑,内心有无尽的悲痛需要倾诉。INXIAN无意收集悲伤,无意消费悲情,这个平台在这个清明节无意中做了一个小小的善事——倾诉生者的哀思,铭记逝者的闪光。 (更多…)

十年

星期三, 四月 18th, 2012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应该知道和做到的事》】

《泰坦尼克号》又上映了,十年前席卷全国的这股风潮,到现在还历历在目。十年前,那些骑着自行车奔波在艰辛生活中的男人们,那些织着毛衣纠缠在家庭琐碎算计里的女人们,忽然间被一部老套的西方爱情故事打动。人们成群结伴地在下班后,很罕见地走在去电影院的路上。我记得当时空气里弥漫的是一股子游泳池的味道。是的,有的人是刚游泳回来,我还记得他们湿漉漉的头发。 (更多…)

外公

星期五, 十二月 16th, 2011

原文首发于《容与的空间》,感谢作者“张延龙”的分享,曾撰文《出租车司机和小姐》】

外公总是喜欢摆弄些农活,老家的院子里,有一棵枣树,两架葡萄,也不知道什么品种,葡萄秧子疯长,遮蔽了一大片院子,我去找熟透的葡萄,偶尔发现几颗,亮紫亮紫的,打着白霜。外公慷慨地说,去摘来吧,别拉坏那些没熟的,摘了也吃不得。我不听,总是采来一堆,青的红的都有,当然大都酸涩的吃不得,外公看见了,觉得可惜,叹一口气,说,哎,你这孩子。 (更多…)

童年纪事之:家公

星期六, 五月 7th, 2011

原文首发于《芳草满径》,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回忆分享。上期回顾《童年纪事之:婆的谣曲》】

前山(安康)人把外公叫卫爷,我们叫家(gā)公。家公当过半年保长,划成份时定为富农。因为受着管制,相距又有二十多里山路,来往很少。偶尔来一次就不停地干活,很少听他说话,推磨、篾匠活、劈柴、剁猪草、剥苞谷都是好手,尤其是他打的草鞋美观耐用不磨脚,在当地很有名气。 (更多…)

[西安e报:772期]让兔子飞一会儿~

星期三, 二月 2nd,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月2日,农历大年三十,这是中国人一年中最重要的一个节日,和去年一样(418期:虎年虎梦),【西安e报】再次走访了九位网友,请他们来畅谈兔年的梦想——

[1]胡辣汤:让梦想飞一会儿 (更多…)

姥姥和姥爷

星期一, 十一月 29th, 2010

原文首发于《贺拉斯》,感谢作者“山南水北”的真情奉献!曾撰文:《时常忐忑不安》】

明年是姥姥八十大寿,按陕西的风俗今年要大办。最热情张罗的其实是姥姥,半年前就叨念着“今年可要好好热闹一下”,今天终于遂了老人的愿,远在天津的大姨也赶回来给姥姥祝寿,还有公事繁忙的干舅舅也来了,四世同堂的重外孙女小可儿也通过网络视频给太太拜寿,真的是一家四代其乐融融。

我姥姥,1931年11月29日出生在陕北佳县(via:互动百科)一个叫贺家沟的村子,祖上有人读书进过官,出生时家底还算殷实,小时候也算是养尊处优的娇小姐,后来,姥姥的父亲,我的太爷爷因为生病染上了抽大烟的毛病,不几年就把家抽败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