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外婆’的文章

外婆的战争(下)

星期二, 一月 5th, 2016

原文首发于《简书》,感谢作者“石破 ”的原创分享。本文上半部分请见《外婆的战争(上)》。】

外婆是他们那个年代为数不多的读过书的女性,所以她很清楚知识的重要性。还好,她的子女并没有让她失望,学习成绩都还不错,只是因为时代与家庭的原因,我的大姨与二姨都未能读上高中,到我舅舅,才算勉强把高中读完。据旁人讲述,舅舅在读书时成绩优异,但是家里因为上有姐姐下有妹妹,身为家里儿子辈唯一的男子,舅舅实在不忍心家里再供他读书,便主动申请辍学,出去赚钱养家。

之前说过,外婆生舅舅时难产,打了人生第一针,孩子生出来,面黄肌瘦,当时正逢那三年吃不饱,人们都说这孩子估计是保不住了,当时外婆外公寄人篱下,那家邻居会看相,见了舅舅队我外婆说“大妹子,放心吧,这娃财相,你以后全指着他享福呢”。当时这话外婆权当笑话,可这孩子还真是活下来了,还能出去赚钱了,这倒是外婆万万没想到的。 (更多…)

外婆的战争(上)

星期三, 十二月 30th, 2015

原文首发于《简书》,感谢作者“石破 ”的原创分享。原文较长,分上下两部分。】

我17岁才知道外婆的官名,那时我发现,我对外婆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

外婆是1932年生人,生她那天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征兆,若要加一些神话色彩在我外婆身上,估计是不可能,因为外婆就是这么平凡地降生了。

外婆家里兄弟姐妹八个,外婆排老五,所以后文中的五姨,五姑都指的是我外婆。 (更多…)

[西安e报:2252期]回忆笑和泪

星期六, 二月 21st,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2月21日。1949年2月21日,毛泽东在西柏坡会见傅作义,傅作义部被编入解放军。大将军的一生,竟被其长女傅冬菊给毁了。可惜,真可惜。

[1]怀念外婆

过年期间翻看那些压箱底的老照片,回忆涌上心头。有欢笑,也有泪水。“@久久一得”说:“陪母亲翻出了外婆的照片。照片中还夹着外公用钢笔写的回忆手记。看着看着,母亲就哭了,我也直流泪。外公外婆相守五十多年,外婆在快九十摔了一跤后过世,外公九十多在睡眠中辞世。”

(更多…)

说鬼

星期日, 十月 19th, 2014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舅,你走好》。】

某年,一位女富翁很郑重地问我:“你说,世上有没有鬼?”我笑道:“你问鬼吧,鬼知道!”她也咧嘴笑道:“在我眼里,你就是鬼!”继续问:“那你信不信鬼?”她不需要我回答。她说:“小时候信很,上学后半信半疑,上中学后不信了,活着、活着,心里咋可又琢磨起鬼了?总在一个人独处的夜晚胡思乱想:人世间到底有没有鬼呢?鬼到底是什么样子呢?如果有鬼,鬼究竟在哪里呢?”

我向那位女富翁坦白:小时候,我也信鬼。大环境使然,信有理由,不信反而没有理由。小孩亲近老人,老人多迷信,也就是相信有阳间必有阴间,阳间住人,阴间住鬼。我村里有个老婆婆,慈眉善眼,高寿又高古,但凡涉鬼的事,人多去问她。她敬神鬼,家里有神鬼的牌位;通神鬼,人不明白的事她明白;似乎不怕鬼,大小鬼她都敢骂,据说她骂哪个鬼,哪个鬼就躲避,不再作祟。天不下雨,雨下个没完没了,她就剪个纸人挂窗外头,时而是雨婆,时而是扫天媳妇。据说雨婆管雨,扫天媳妇管晴。她们是神,我总联想到鬼,神鬼在乡村很难区分。我亲近我婆,我婆就迷信;亲近我妈,我妈也迷信。 (更多…)

我家的尼姑与逃兵

星期五, 八月 1st, 2014

原文首发于《师大门下3000蜡烛》,感谢作者“@桃红小围裙”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归来>:哭笑只在一念间》。注:作者仅授权INXIAN发表,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我9岁时,有一天,母亲去很远的山里春游回来,把父亲拉到一边悄悄说话,眼睛红红的。她说,她在山里的寺庙遇见了一个老尼姑,面熟,试探着喊了声“大妈?”就抱着哭了起来。走的时候给她大妈留了些钱。

“大妈?”

这个词让我好惊讶。我从没听说过母亲有大妈。

我外爷就兄弟俩,他老大,二外爷老二。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呀。今儿怎么又突然冒出一个“大妈”?也就是我的大外婆?有大外婆,那岂不是还有大外爷?外爷还有个哥哥?

总之,在我9岁那年,我的“大外婆”就这样从天而降,还是神秘的尼姑。 (更多…)

[西安e报:1931期]西安女娃(XXII)

星期日, 四月 6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4月6日。2012年的今天,方励之逝世。方的本职是天体物理学家,曾担任中科大副校长,他主张大学独立,并在1986年与许良英、刘宾雁发起召开《反右运动三十年历史学术讨论会》。1987年1月方被开除党籍,撤销中科大副校长职务,六四事件后被开除公职。在美使馆躲了一年之后,1990年方励之夫妇离开中国,从此再没回来过。下面回到西安——

春暖花开,春心荡漾,好久没看西安的妹子了,来一发吧~

[1]Cosplay

西安女娃

4月5日是个周六,天气非常好,“@荷叶之旅”陪着家里老人去西安交通大学赏花,发现牡丹开了,交大的cosplay也开始在花丛中出没了。 (更多…)

[西安e报:1930期]那就痛哭一场

星期六, 四月 5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今天是2014年4月5日,清明节。这是一期特别版的e报,您在阅读之前,请准备好擦泪的纸巾。事情要从一条微博开始——

因为是周末,又恰逢清明节,INXIAN微博版把一条缅怀母亲的微博发布之后,迅速引来了大量的后续投稿。念及那些去世的至亲、挚爱,每个人都是泪眼婆娑,内心有无尽的悲痛需要倾诉。INXIAN无意收集悲伤,无意消费悲情,这个平台在这个清明节无意中做了一个小小的善事——倾诉生者的哀思,铭记逝者的闪光。 (更多…)

最爱故乡的白菜

星期四, 三月 6th, 2014

原文首发于《刘云散文》,原标题《白菜命》,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一肚子野菜》。】

河流是个神奇的东西,对于大河,更是如此。河西不同于河东,河南不同于河北,一条河的左右岸,这一岸不是那一岸。

汉江是一条大河。陕南人不把它叫江,叫河。汉江河。到汉江边去,叫下河去。安康城江边有街,叫河街,还分上河街,下河街;汉江边上的小县城,都有这样的街,河街,河南街,河西街。白河县是陕西汉江的出省县,过了白河县城,那江就姓湖北了,他们叫汉水,汉水流过的平原,他们叫江汉平原。白河有条河街,很有名。凡白河县的古县志,地方典籍,一定有河街的记载。当年李广田坐船入川,曾在白河上岸,第一脚踏上的就是河街。广田把白河河街写得神秘万分,夜色中如入边城,如入夜郎国,黑黑的江面上,停一些破帆的船,船上坐一些由下江上来的避战火的人,有演戏的,有学校的师生,有官员,都在白河汉江边上的河街停一晚,白河是战乱之旅中唯一的安宁,唯一慰籍。河街的杂货店、饭铺子、纸烟摊子,留给他们难得的旅途慰劳。这些,李广田散文《圈外》写过,他写过汉江,汉江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