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大公报’的文章

大陆还缺几条狗?

星期二, 五月 31st, 2016

【原标题《「两条狗好过一条狗」吗?》,作者商子雍。略有删节。】

几年前,一次全国性的藏獒展览在西安举行,我被参与其事的熟人拉去,在所谓的「藏獒论坛」上演讲,从文化层面说狗,事后,还把演讲内容整理成文章,发表在香港《大公报》上。

但其实,我这个人,不喜欢、甚或非常讨厌养狗,原因嘛,不在于狗,而缘于人。中国的养狗人,就整体素质而言,让人不敢恭维;只须看一看不少城市里随处可见的狗屎、狗尿,你就可以窥得养狗人公德之稀缺了。 (更多…)

[西安e報:2021期]香江怒吼

星期六, 七月 5th, 2014

香港七一大遊行
香港七一大遊行(by:TravelFoto via:twitter)

西安e覽,翻牆查看,本期e報截稿與2014年7月5日,今天是新疆“七五事件五週年。和“六四事件”一樣,“七五事件”也成了中共現政權不能觸及的G點。那天在新疆烏魯木齊到底發生了什麼?在短短五年時間裡變為“不能說的秘密”。 (更多…)

辛亥革命前夜的陕西思想风暴

星期四, 十月 13th, 2011

原文首发于《华商评论的BLOG》,感谢作者马九器的原创投递。作者曾撰文《今天,请向逝去的学生道歉》】

1907年,陕西留日学生马凌甫、康寄遥、钱陶之、郗朝俊等,在原《秦陇报》基础上,于东京创办了《关陇》,在报刊上大声疾呼:何以白皙人种已于百余年前享自由平等之幸福,而吾民犹蜷伏鼠缩于专制政体之下,岂黄人之爱自由不如白人乎? (更多…)

[西安e报:833期]年轻的女博导

星期一, 四月 4th, 2011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与4月4日,1973年的今天,美国纽约世界贸易中心举行正式启用的剪彩仪式,成为当时世界上最高的摩天大楼,2001年9月11日,世贸中心被恐怖份子用喷气式客机自杀攻击,最终倒塌。下面进入西安时间——

[1]80后女博导

2010年底,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新评出陕西省首位1980年后出生的女博士生导师——杜兰,她的研究的方向是“雷达信号处理”。年轻脸庞和青春装扮下的她在学校指导了5名硕士生,协助其他导师指导4名博士生,今年下学期起 (更多…)

张季鸾:他重塑了中国报业的品格

星期日, 七月 25th, 2010

【原文首发于《炎黄春秋(2002年第9期)》,作者傅国涌。感谢INXIAN读者“关中憨娃”的推荐!相关资料参考《维基百科·张季鸾条目》】

1941年5月15日,一份名为《大公报》的中国报纸获得美国密苏里新闻学院奖章。面对世界性荣誉,这家报社的主笔、陕西榆林人张季鸾在《本社同人的声明》中说:

“中国报原则是文人论政的机关,不是实业机关。这一点可以说中国落后,但也可以说是特长。民国以来中国报也有商业化的趋向,但程度还很浅。以本报为例,假若本报尚有渺小的价值,就在于虽按着商业经营,而仍能保持文人论政的本来面目。”

“文人论政”四个字精辟地概括了百年中国报业的特点。张季鸾一贯认为报纸如果只是客观地报道新闻,只能算“无负社会”,必须充分发挥报纸评论的重要作用,勇于对国家大事表达独立的见解,只有这样,报纸才能尽到“对于国家社会负有积极的扶助匡导之责任”。 (更多…)

[西安e报:304期]古诗新解长安城

星期四, 十月 22nd, 2009

关注这个城市,帮您读懂西安,本期截稿于10月22日,陕西在全运会的排名仍然是第19位陕西男足在点球大战中以8:7淘汰浙江,历史首次杀入全运会男足四强。公元762年的今天,嬉笑人间61载的诗仙李白在安徽当涂归位天庭,在尘世间留下了千余首浪漫豪气的诗歌,传唱至今。

[1]遍身罗绮者 不是养蚕人

西安园林局一声怒喝,为了市容市貌,今后将禁止在城区的“果皮箱内捡拾废品”(303期之3)。闻听此言后,以拾荒为生的七旬老太魏亚萍老泪纵横:“我知道人家不让在垃圾桶里捡瓶子了,但我出来捡瓶子也实在是没办法。”魏亚萍的左眼失明,一家6口住在西门附近,生活十分窘迫。

网友shearwall愤然写道:整天叫嚷“民生”的地方政府,有没有去想过怎么会出来这么多生活窘迫的市民,却要连他们最后一条生活来源也要斩断?真是: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大秦网的网友在跟评中有感而发:“我保证以后把瓶子扔到地上,这样我还算给儿孙积德了。(更多…)

[西安e报:261期]找媳妇先找丈母娘

星期三, 九月 9th, 2009

关注西安,关注甲流感,截至今日15时陕西新增6例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其中西安文理学院3例,后宰门小学、西北政法大学各1例光荣上榜,加拿大籍华人输入性病例1例。全省目前确诊病例数增至78例,其中文理学院52例。本期e报截至9月9日,1850年的这天,加利福尼亚正式并入美国,如今它是美国最强悍的一个州。

[1]小户型,13平米

过去上海人爱抱怨居住拥挤,用“螺狮壳里做道场”来形容自己。现在,西安人也可以这么自豪地宣称了,而且老陕做道场的功夫不必上海人差——仅仅13平米的小屋子里,不仅有厨房、客厅、沙发、书房、卧室…还有厕所和洗浴间呢! (更多…)

鲁迅不如张季鸾

星期日, 八月 2nd, 2009

原文首发于《追寻失去的传统》,作者“傅国涌”,感谢“我自称是华商报良心未泯的人”的投递。】

1941年9月,张季鸾(via:维基百科)撒手而去,告别了他主持笔政达15年的《大公报》,告别了30年的言论生涯,书生意气,两袖清风,质本洁来还洁去,他在遗嘱中仍孜孜以民族之独立自由为念。在他谢世之后,国共两党、政要名流、社会各界无不同声悲悼,盛况空前,几乎只有蔡元培去世时可以相比(王芝琛《一代报人张季鸾的逝世》,载《老照片》第三十五辑)。

蒋介石在唁电中称他为“一代论宗”,他笔下的文字也并不像他自己说的,“早晨还有人看,下午就被人拿去包花生米了”,而是如胡政之在《季鸾文存》(via:豆瓣)序言中所说,“他一生的文章议论,就是这一时代的活历史。”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