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大学生’的文章

谁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星期六, 十一月 4th, 2017

原标题:《当今世界最幸福的人正在哥斯达黎加小城街上卖牛油果》,刊登于美国《国家地理》,由 海盗电台 翻译,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国家地理封面

2017年11月的《国家地理》( National Geographic )封面专题是「寻找幸福」。他们将全世界最幸福人的光荣称号授予了一个街头卖水果的小贩。为什么是他而不是 川普、c罗 或者 扎克伯格 呢?下面就跟随《国家地理》的视角感受一下他的幸福吧。

他叫 Alejandro Zúñiga (阿列汉德罗 祖尼加,我们就叫他老祖吧),老祖是一个健康的中年父亲,每天至少有 6 小时和几个老伙计进行社交活动。大部分时间他每天睡七个小时以上,走路上班,大吃水果和蔬菜(老祖就是个卖菜的)。他每周工作(曾经在大市场买菜,现在城市主教堂教堂门口单飞,固定摊点卖牛油果、辣椒、生菜、葡萄、菠萝)时间不超过 40 小时,喜欢与友善的同事一起工作。他每周都要花几个小时做志愿者行善。周末他去教堂敬拜上帝,组织大家踢野球。他生活的卡塔狗(cartago,很抱歉这个翻译)是哥斯达黎加七个省之一,是老首都所在地,有哥国最大地位最高的天主教堂——天使圣母圣殿。在这里他做出了最简单的生活选择,安静快乐的生活在哥斯达黎加青翠温暖的山谷城市中。 (更多…)

[西安e报:2758期] Pokémon 突然 Go 了

星期一, 七月 11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7月11日,2011年的这天,一辆905撞死1人撞伤2人,救护车在40分钟之后才到场。

[1] Pokémon Go

这绝对是一个大事儿,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大事件之一。7月11日上午,Pokémon Go 忽然解除了中国区锁区,大西安斯坦地区最潮的 INXIAN 迅速行动,一举抓捕了 8 只!但是,大约一小时后就又被锁了! (更多…)

星期四, 七月 7th, 2016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的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又梦见老屋》。】

我上小学时,一位老师姓高,个头也高,留大背头。背后里听人说,他家成分更高,是个地主。那是阶级斗争的年代,成分高可不是好事,但我依旧暗羡他,想:“怎么就姓高呢?”

高个头总令人仰望,我就希望自己长高。他教语文,凡与高组合的词语我都能记住,且喜欢琢磨。譬如高兴、高大、高尚等,我都觉得是好词儿,希望自己天天高兴,向形象高大的人看齐,努力做一个高尚的人。有一次他让我用“高兴”造句,我顺口说“我高兴得跳了起来”,他竖起大拇指表扬我:“高!”

他很幽默。有一次他批评我“高傲”,我好生惭愧,却纳闷儿,兼想不通:“同样都是高,高和高咋就不一样呢?”走在路上,听见雁叫长空,必抬头寻找那人字形雁阵,时常梦见自己就是那雁,可以在云上高飞。家门口是一座高山,太阳时常从山顶上出来,越发显得山的高峻了。我喜欢坐在崖棱上,痴看朝阳冉冉升高,少年之梦也随之升高。在上学路上,男娃们常玩一种游戏,就是比高:站在平地上比个头,也就是比高低,最低者时常偷偷踮起脚后跟。然后比跳,妙在个头矮者反而跳得高。走到深沟高崖边上,一溜儿站立,比谁尿得高。还比吼叫,比歌唱,甚至比骂人,都是比谁嗓门高。 (更多…)

[西安e报:2750期]夏日故事

星期日, 七月 3rd,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7月3日。1898年7月3日,京师大学堂成立。京师大学堂是北京大学的前身,也是中国近代最早的大学,属于戊戌变法的“新政”之一。辛亥革命后,改称“北京大学”。

[1]逆行了

图片
祸事

2日16:02,航天大道西安市胸科医院门前,一辆525路公交车和一辆路虎车相撞,路虎的安全气囊已经打开。 (更多…)

[西安e报:2747期]漫漫归家路

星期四, 六月 30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6月30日。1993年6月30日,香港Beyond乐队主唱黄家驹在日本富士电视台录影节目时意外坠地昏迷,六日后身亡,再难踏上归家路。

[1]冬病夏治

中医每每提起,似乎总能引起争议,概而言之,信则有,不信则无。相较中医是否科学的争论,西医负责治病,中医负责创收,这一点似乎看起来更靠谱些。

在中医的养生理论中,冬病夏治在近年来几乎无人不知。每年六七月份,各大中医院、中医馆都坐满了排队等待治疗的冬病夏治者,一些患有哮喘、风湿、脊柱、皮肤等疾病的患者都会选择在夏季前往治疗。据了解,这一传统中医疗法真正开始于上世纪80年代,和中医的“老”相比,还比较“年轻”。 (更多…)

你们全家都是党员

星期二, 六月 21st, 2016

【本文由 滕彪 先生首发于《动向》370期,转载自博讯。此文可视为是 滕彪 先生的退党声明。】

53235-1
政治洗脑毒草在支那比比皆是

2016年3月14日,日内瓦。我在联合国万国宫参加研讨会,纪念维权人士曹顺利被迫害致死两周年,免不了愤怒声讨中共黑帮。当天收到这样一封邮件:

滕老师:经法学院分党委批准,中国政法大学律师学党支部定于2016年3月16日下午2点在我校学院路校区211教室举行支部大会,就滕彪自行脱党问题作出决议,特此通知您参加。

落款是「中国政法大学党委律师学党支部」。 (更多…)

我在台湾和「爱国陆生」PK

星期一, 六月 20th, 2016

【原发于「民主中国」,转发自「零八宪章」。作者:余杰,原标题《从到台陆生思想状况看中国社会演变》】

首先,需要釐清「陆生」这个概念,「陆生」是对那些到台湾读书的中国学生约定俗成的称呼,其实更淮确的说法应当是「中生」。我在这裡所说的「陆生」,还包括部分在台湾的大学和学术机构的中国访问学者。

53231-1

自从二零一二年逃离中国、流亡美国之后,我每年都到台湾访问数月,也应邀到台湾各大学、公民团体、独立书店、教会演讲和座谈。因此,有机会接触到形形色色的陆生,不同背景和立场的陆生,不可一概而论。有的陆生成为我的挚友,有的陆生成为我的论敌。 (更多…)

[西安e报:2736期]君问归期未有期

星期日, 六月 19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6月19日。2012年6月19日,INXIAN获得了GFW认证,时光荏苒,INXIAN被隔绝在墙外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

[1]消逝的记忆

图片

身为一个陕西人,你知道“陝”的繁体字应该怎么写吗?

专家说了,“陕”字繁体应为“陝”(shǎn 里面是入字),而不是陜(xiá 里面是人字)。

这个梗已经有段时日了,之所以被重新提起,则是因为陕西理工大学正式更名之后,将校名与校徽上的繁体字书写为:“陜”西理工大学。擅长咬文嚼字的朋友们就用他们的火眼金睛发现这里面有问题!“陝”(shǎn)错写为了“陜”(xi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