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女人’的文章

节食可能会变更胖

星期一, 六月 27th, 2016

【原文由水白羊发布于十五言:节食减肥?当心把自己饿胖了!】

「少吃点」大概是有史以来最流行的减肥方案了,应该没有之一。「迈开腿」太累,「管住嘴」貌似简单些,只需要对自己残忍一点。况且这个方案所依据的理论逻辑无死角——只要吸收的热量小于消耗的热量,收入小于支出,减肥就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已。运动少、消耗少,没关系,吃的更少就可以了。是不是太简单了啊亲?果真如此,满大街划过的早只剩下一道道闪电了,哪里还有胖子?事情的真相才总是冷艳又骨感。想靠节食瘦下去的你,当心饿胖了自己。 (更多…)

关于非物质极简的碎碎念

星期日, 五月 1st, 2016

原文首发于博客《陪你看细水长流》,感谢作者“满儿”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获得幸福的能力》。上篇回顾《我所理解的极简主义生活》。】

前一段日子经历的极简主义,让我有过极端,因为扔扔扔真的很爽也很上瘾,不亚于买买买。买买买会出错,扔扔扔也一样吧,也许这就是人生吧,不断试错,螺旋的上升。

物质的极简真的是表皮,如果没有内在的充盈,扔之后的短暂刺激后,还是寂寞。

有时候我会想,人的欲望到底有多大,诚然欲望会令人产生奋斗的动力。役于物,而非被物役,欲望其实是填不满的,我想,我们应该学会把控欲望,而不是被欲望牵着走。我们麻木的追随者潮流与偶像走,我们死了都要漂亮的想法,我们看见喜欢的物品都要买下来去占有它,我们看到别人的车子房子就去羡慕,我们看到很多东西就要追逐…日复一日下来我们自己的生活到底获得了什么;人到底需要多少东西,才可以活的很好? (更多…)

江边潮已平

星期三, 四月 27th, 2016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听姥姥讲那过去的事情(扁杠六)》。上篇回顾《梧桐叶上萧萧雨,斜阳却照深深院》。】

重读古龙的《剑花烟雨江南》。

古龙这个不着调的,即使写这种上两趟厕所就看完的短篇,也还是能把读者整出虐心的感觉。

首先这部作品的名字就麻烦。标题里本应该是带点的——《剑·花·烟雨江南》《剑花·烟雨·江南》《剑·花·烟雨·江南》三种分法,每种点法都正式出版过作品(包括电影)。之前的《流星蝴蝶剑》我也把标题里的点吃了,这次同样处理。 (更多…)

玉米还乡(下)

星期三, 二月 17th, 2016

原文首发于《秦岭刘云大郞的博客》,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上篇回顾:《玉米还乡(上)》。作者曾撰文《西河坝子记》。】

门前门后的趟地里,麦苗在冬月里黄拉拉的,像是地墒不足,像是肥劲不足。你这样一闪念,然后就笑自己了。冬日的麦呀,就该是这样黄不拉拉的,像是一个走上痨病刚刚起色的汉子么!冬麦瘦,夏里收。冬麦旺,一包糠。

你跟在老父亲屁股后头,似是这个早饭后约下的,一前一后到房前屋后的地里转一转。老父亲背着手,躬着腰。像领你走路。你走在后头,挪个碎碎步。生怕走错了路口了。 (更多…)

玉米还乡(上)

星期六, 一月 30th, 2016

原文首发于《秦岭刘云大郞的博客》,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西河坝子记》。】

要烧泡了一海边锅好滚水,洗一洗你一身的怪气气。女人在夜饭烧毕之后,在灶里岸的海边锅里也烧好一锅滚水了。

乡下正经人家,把灶台修建得壮观,一大一小两个品锅,小的烧饭做菜,靠墙的大锅烧水煮潲。两个灶洞可以通着,也可以各走各门,连接处就是一块老砖。做饭时,若要顺手烧锅温水黑下洗澡,把那块把门的老砖揭下,火气就相通了。一顿饭做得了,里岸锅的水也烧温了。兴喜事了,里岸锅可以架大蒸笼,四层高的蒸笼,可以一气蒸二十来碗菜。若要是蒸馍,够二十多个壮汉子吃。 (更多…)

《老炮儿》告诉我的几件事

星期四, 十二月 31st, 2015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令人惊喜的<我的少女时代>》。】

《老炮儿》讲了个一个有血有肉的故事,在赵国如今闹剧一般的电影业中一枝独秀。网络上有太多人就着冯小刚的表演延伸开去,感慨老一辈人的青春,怀念起北京城过去顽主和大院子弟之间的斗殴,感怀现在规矩没了,全认钱了。这些情绪上的反复品砸已经有太多人做了,我也就不添乱了。我是在想其他的几件事情。

首先是年老。也许二十刚出头的时候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一旦到了30岁,感觉时间空间塌缩,全向自己积压了过来。你会觉得10年就像是一根锐利无情的箭矢,Sou的一下,狠狠地把你自己的一部分身体钉在了靶上,那部分东西就留在那儿了,不动了,死了。 (更多…)

[西安e报:2561期]你也配姓赵

星期日, 十二月 27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5年12月27日。1922年的今天,大日本帝国海军的“凤翔号航空母舰”正式竣工,这是世界上第一艘真正意义上的全通式甲板航空母舰,它并不是日本的第一艘航母,在它之后过了90年,你们赵国的第一艘航母“辽宁号”——这个被俄罗斯淘汰给乌克兰,又被乌克兰卖给赵国的破烂才登上你们赵国的历史舞台。

[1]赵国

熟悉e报的您可能已经深知“赵国”(2544期2510期2440期)在此时此刻此景此地的含义,但是,如果您是刚刚打开电梯准备收听《新闻联播》的新读者,那么有请您先看看莫之许的这个文章《党国天下赵家人》,这样有助于您尽快熟悉本期e报的话语体系。 (更多…)

屌丝赵杆子的故事

星期一, 十二月 14th, 2015

原文首发于自由写作网刊,原标题《口供》,作者“任协华”。】

我原以为,这些事不可能和我有任何关系,但现在看来是我错了。这几天我越想越觉得奇怪,为什么总会这么巧,是不是谁在刻意安排。我很困惑,非常不安。但既然走到了这一步,也没什么好委屈的,一句话,事已至此,没有选择。我认了。既然你让我说,那我就说吧。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好多年前,我离开家到西安城打工。我们村有好多人都出去了。西安是离我们村最近的城市,只有两百多里和一小段山路。我以前没去过西安城,看到他们都去了,就也想去。但我不知道去干什么。我除了种地,有点力气,别的也不会。西安城里也没有地让我种。但是有一次,听回来的人说,在西安城干活不难,挣钱也容易,只要有力气就能挣到。我扛着锹,站在他们边上,听到“只要有力气就能挣到”时我笑了一下,然后,又站着听那人说了一会,就慢慢动了心思。到第三天,下午,我已经进了西安城。

我记得,那天我抬起头,看到一群大雁正从天边飞过。阳光让我忘记了疲惫和口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