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女儿’的文章

[西安e报:2730期]一把手如何善终

星期一, 六月 13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6月13日,1900年的这天,刀枪不入的义和团战士们进入当时的北京「内城」进行「扶清灭洋」。

[1]三个不出现

支那黄俄政权的喉舌报纸《人民日报》是观察支那政局的重要的风向标,最近两天,该报的表现非常抢眼,好像要把它旗下无耻的子报——狗操的民粹主义垃圾报纸《环球时报》的风头给抢走了。《环球时报》最近两年的特点是「摆明了不要脸」,《人民日报》逼格就高很多了,玩的是「笔里春秋、字里乾坤」。 (更多…)

北京折叠

星期一, 五月 23rd, 2016

【原文首发于豆瓣,作者郝景芳,2015年发表,2016年入选第74届雨果奖。阅读全文2万多字,可能需要您耗时两个小时。】

53013-1
作者像

(1)

清晨四点五十分,老刀穿过熙熙攘攘的步行街,去找彭蠡。

从垃圾站下班之后,老刀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衣服。白色衬衫和褐色裤子,这是他唯一一套体面衣服,衬衫袖口磨了边,他把袖子卷到胳膊肘。老刀四十八岁,没结婚,已经过了注意外表的年龄,又没人照顾起居,这一套衣服留着穿了很多年,每次穿一天,回家就脱了叠上。他在垃圾站上班,没必要穿得体面,偶尔参加谁家小孩的婚礼,才拿出来穿在身上。这一次他不想脏兮兮地见陌生人。他在垃圾站连续工作了五小时,很担心身上会有味道。 (更多…)

学习是件快乐的事

星期四, 三月 24th, 2016

原文首发于《赵攀强的blog》,感谢作者“赵攀强”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女儿的假期,我阅读的花季》 。】

我既不是一个聪明的人,也不是一个笨拙的人,实事求是地说,只是一个具有中等偏上资质的人。

就是这样一种人,在学校学习好,在单位工作好,凡事总是做得有模有样,在别人眼中好像很聪明。

其实,人们看到的只是表象,并不了解我的实际。不论是做任何事情,我都感觉吃力,悟性极其一般。

做得好的原因,是我对任何事情都抱有极大地热情,热爱学习,尤其喜欢接受新事物,并在其中自得其乐。 (更多…)

同罪不同命

星期四, 十二月 17th, 2015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原标题《林森浩与薄谷开来》,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乌布里希与勃兰特》。】

文章题目中讲到的两个人,都是罪大恶极的投毒杀人犯。只不过一个是平民的儿子,另一个则是开国将军的女儿、中顾委常务副主任的儿媳、政治局委员的老婆。

两年前,薄谷开来因投毒杀人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本来,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杀人偿命乃天经地义,但对此判决,坊间却好像并无太大非议。为什么?我看根本原因,是由于废除死刑乃国际大趋势,代表着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故而在中国,尽管刑法中仍保留有死刑,但“可杀可不杀者不杀”的执法意向,却也逐渐被民众理解和接受。 (更多…)

我美丽的数学老师

星期一, 十月 26th, 2015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的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睡安康》。】

窗外秋雨淅沥,雨点嘀嗒在我的心里。自今年教师节后,脑海里一直盘桓着一位数学老师的面容,那么亲切、慈祥、美丽。我思念她,不由自主。

1979年,我考入蓝田县北关中学,被分配到高一·六班,班主任是教数学的李恩荣老师。第一学期,虽然我报到推迟了近一个月,但期末考试还是进入了前十名。第二学期期中考试,数学考砸了,不及格!李老师点评数学试卷时说:“你这样的成绩能考上大学,我拿颡(普通话读sang,老陕话读sa)走回咱东川去!” (更多…)

读书的乐趣

星期二, 十月 13th, 2015

原文首发于《赵攀强的博客》,感谢作者“赵攀强”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偷摘苹果》 。】

我爱读书,纯属兴趣,业余时间如果离开阅读,我的生活将索然无味。

小时候,主要读些小人书,村里人家凡有小人书的,我都借来读过,就连那些贴在墙上的连环画,我也基本看过。小学老师看我对书如此着迷,就借给我一本课外读物《明天的科学》,尽管读得似懂非懂,但对开启我的思维帮助很大,至今记忆犹新。

随着年龄增长,阅读的兴趣越来越浓,读书的范围越来越广。学校的图书室是我常去的地方,借书和阅读是我课余时间的主要任务,如果借到一本好书,就像得到宝贝那样高兴。出社会了,能挣钱了,我就开始买书和藏书,朋友知道了我爱书的嗜好,送给我的礼物基本都是书籍,像《二十四史》、《莫言全集》、《资治通鉴》等等,都是朋友相送的。 (更多…)

我的启蒙老师

星期四, 九月 24th, 2015

原文首发于《朱鸿的博客》,感谢作者“朱鸿”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不能想的父亲》。 】

我平生遇到的第一个老师是杨云。

1968年,我8岁,家长一再议论,当关进笼子了,至秋天,便给我报名入蕉村小学,开始念书。

杨老师既是班主任,又教语文和算术。教室昏暗,我所坐的泥墩也很低矮,但站在讲台上的杨老师却丰容仪娴,风姿绰约,大明我的眼睛。她的头发真是乌黑的,然而脸白,牙白,干干净净,声调平静而清越,全然不是朱家巷来来往往的那些毛手毛脚的妇人。 (更多…)

办案实录之复员女兵

星期日, 八月 2nd, 2015

原文首发于博客《关中麦客的麦田》,感谢作者“关中麦客”原创分享,曾撰文《办案实录之白皮鞋》。】

一农村富户,渭北人氏,家有一妻一女。富户早年系村长,几届后因半身不遂复为普通村民,惟赖家中的烧砖窑过活。几年前,富户还在村长任上时,将唯一女儿送去了部队当兵,近几日刚刚复员回家。

其时,一般村民惟土里刨食以为生计,多缸中粮少,囊中无钱,四季劳作,岁月艰难。而富户家却依仗砖窑,日有活钱,月有积攒,居有楼房,食有荤腥。虽说富户卧床不便,但头脑清楚、性命无虞,惟劳神爱女总未招赘上个可心丈夫。富户曾言:啥时,俄女子能招上门个女婿,咱这日子就算是圆满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