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妈妈’的文章

[西安e报:2757期]死亡笔记

星期日, 七月 10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7月10日。2003年7月10日,香港一辆双层公交车在屯门公路上被一辆货柜车推到路边,掉到数十米高的山坡下面,司机和20名乘客死亡,20名乘客受伤。直到今天,这起交通事故仍然是香港最多人死亡的车祸。

炎炎夏日,天干物燥,你我可以或抱怨或嫌弃天气有多么糟糕,但是对有的人来说,这种细碎闲谈已然是种奢侈。普通人的生命也可以灿若星辰,但更多的,是宛若星子一般即便光芒黯淡终至陨落也未曾有人留意。迅疾的一生,连声哀叹都未发出就已结束。

[1]地铁事件

图片
小寨站

5日下午,在西北政法大学读大三的女孩小张考完试后准备坐地铁回咸阳的姨妈家,18:00左右,快到小寨站时不知具体什么原因小张晕倒了,后因抢救不及时而死亡,生命就此戛然而止。 (更多…)

[西安e报:2750期]夏日故事

星期日, 七月 3rd,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7月3日。1898年7月3日,京师大学堂成立。京师大学堂是北京大学的前身,也是中国近代最早的大学,属于戊戌变法的“新政”之一。辛亥革命后,改称“北京大学”。

[1]逆行了

图片
祸事

2日16:02,航天大道西安市胸科医院门前,一辆525路公交车和一辆路虎车相撞,路虎的安全气囊已经打开。 (更多…)

阿得之后不养狗

星期二, 五月 31st, 2016

原文首发于《赤脚de大侠的博客》,感谢作者“赤脚大侠”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听从内心的召唤》。】

阿得是条小狗。

那天,在工地上放完线,我扛着脚架拎着仪器箱沿着山路有一搭没一搭地往营地走。哎,前边山坡上有户人家,那院子里有两棵开满了白花的果树,这个时节,应该是梨花吧。去看看,随便也讨碗水喝。心意一动,脚步便向那农家小院走去。

离小院还有些距离,那院子里的狗便叫了起来。随着愈近小院,狗的叫声越大。狗叫声,把院子里的男主人引了出来。说明来意,那男主人热情地带我进院。 (更多…)

[西安e报:2695期]掀翻了他们的车

星期一, 五月 9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5月9日,1997年的今天,国家主席江泽民在中南海会见了美国有线新闻电视网总裁汤姆·约翰逊,并接受了该电视网驻京记者陈梦兰的采访(+1s)。现在谁还会敢和西方记者谈笑风生呢?

[1]出世还是入世

终南山上自古多隐士(2419期之8),今天《西安晚报》给我们带来一位不算隐士的隐士李江伟。他本是西安美院雕塑系教师,2015年辞去公职到终南山脚下租了个小院,专心做古琴。

隐士

平时自己种菜做饭,一副世外高人的画风。 (更多…)

[西安e报:2652期]丑陋的一幕

星期日, 三月 27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6年3月27日,在今天的一个会议上,赵正永被宣布不再担任陕西省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娄勤俭接替他为第十五任中共在陕西省的「省级委员会书记」。

赵正永表示:「我虽然卸任了省委书记职务,但我的心始终与陕西干部群众连在一起。我坚信,有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强领导,有全省上下低调务实不张扬、埋头苦干的优良作风,陕西未来一定能够发展得更好,陕西人民一定能够生活得更加自尊自信。」 (更多…)

学习是件快乐的事

星期四, 三月 24th, 2016

原文首发于《赵攀强的blog》,感谢作者“赵攀强”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女儿的假期,我阅读的花季》 。】

我既不是一个聪明的人,也不是一个笨拙的人,实事求是地说,只是一个具有中等偏上资质的人。

就是这样一种人,在学校学习好,在单位工作好,凡事总是做得有模有样,在别人眼中好像很聪明。

其实,人们看到的只是表象,并不了解我的实际。不论是做任何事情,我都感觉吃力,悟性极其一般。

做得好的原因,是我对任何事情都抱有极大地热情,热爱学习,尤其喜欢接受新事物,并在其中自得其乐。 (更多…)

面对医闹,我也亮出了菜刀!

星期五, 三月 18th, 2016

【原文首发于“@白衣山猫 ”的微博,作者“@白衣山猫”曾是浙江援疆外科副主任医师。原文名《那年,我亮菜刀!》。】

近几天,我们一个中华医学会的外科专家群里,都在讨论深圳龙岗第五医院那位医生被医闹的事情。说到悲愤处,群里的专家们,或多或少,竟然都曾经遭遇过医闹。有人在群里发了这么一张图:

图片自@白衣山猫

这图片中的事实,早已经不是笑话了,这是目前中国医生最实实在在的处境和对策。

这张图片,使我想起了十多年前的往事,我曾经,面对超级无赖,我真的亮过菜刀。 (更多…)

厨房里的政治秘密(上)

星期二, 三月 1st, 2016

原文首发于腾讯“大家”,原文名《苏联时期的“厨房文化”》。】

我相信有人看到这个题目一定认为是谈吃喝或者烹饪的,但是在苏联这个名词却有特定的含义,人们看到它首先想到的是“思想启蒙”、“不同政见”“ 萨米兹达特”,为什么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能够扯在一起呢?盖因为“厨房文化”是苏联治下社会恐惧中产生的一种荒诞文化现象。

斯大林时期的住房与“告密文化”

它的形成需要先从苏联居民的住房说起。十月革命后根据车尔尼雪夫斯基《怎么办》的乌托邦想象和马克思的公有制理论,在两个首都——莫斯科和彼得格勒建立了一批集体主义的“住房公社”,部分工人和官员几乎没有太大差别地居住在里面。但不久,领导干部就以工作需要为借口,纷纷从“住房公社”里面搬出,住进了独户住宅或原来没收的贵族府邸。建于19世纪的老城区地段好的贵族府邸大都高大敞亮、装潢考究,有很高的艺术观赏价值,这种住宅后来大都作为机关和博物馆所在地,但是也有部分内部经过分隔改建分配给一些官员和单位员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