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妓女’的文章

[西安e报:2143期]毒无界

星期二, 十一月 4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4年11月4日。今天是香港市民走上街头争取全民普选的第37天。这37天里,至少有70位内地人因挺香港,挺占中,挺民主被抓。这厢,APEC正在紧张的前期备战状态,京津两地工厂停工,地铁限行,暖气延迟…党中央已经顾不上香港了,唯有拖延,拖延,再拖延。香港,加油!

[1]一场误会

11月3日15时,23岁姑娘“@不争不显不露s”(现已改名叫“@一一一一一拉拉啦”)在莲湖区龙首村附近步行时,从一辆无牌照面包车上下来4个没穿警服的男人将其押上车。这些人察觉抓错人后,给了她100块说,这都是个误会(2142期之2)。被吓坏了的姑娘以为遇到了歹徒,遂将此事投稿给了【西安e报(微博版)】。

(更多…)

《绣春刀》:真的好吗?

星期二, 九月 9th, 2014

平心而论,《绣春刀》的票房源于钱,《绣春刀》的口碑也源于钱。因为没钱,宣传不够,所以,即便有几位当下红火的明星,依然挽回不了票房惨败的事实,谁叫大家都不知道会有这部电影;因为没钱,拍摄拮据,所以,本该花几天拍成一个镜头,不得不变成花一天拍成几个镜头,考虑到严苛的环境,观众对它的评判打上了几分“同情分”。

换个角度想,如果钱多了,票房会好,可口碑兴许会变差。钱多了,故事还是这个故事,武戏还是那些武戏,顶多是导演路阳有资本把想要的《谍影重重》式武戏变为现实。问题就在这里,武侠电影归根结底还是电影,武侠只是妆点,而电影的本质是故事,是感情。《绣春刀》的故事非常一般,它不会随着钱多而变好,注定了这部电影不会随着钱多而更好,即便路阳用了四年筹划它。相反,钱多了,影片也就这样了,观众还会说它烂。 (更多…)

《归来》:不绝于凄美的爱情故事

星期四, 五月 22nd, 2014

如果只把《归来》定义为“虐心的、悲凉的、凄美绝伦的爱情故事”,那实在是把严歌苓看得太肤浅了。严歌苓的作品一向以反映时代悲剧、批判人性黑暗为卖点:《金陵十三钗》讲述孩子们被自己鄙视的妓女英勇相救的故事;《天浴》用年轻少女被辣手摧花的故事反思上山下乡;《赴宴者》描绘“宴会虫”骗吃骗喝的怪诞生活暗喻某种社会群体。

《归来》改编自《陆犯焉识》,这个故事之所以扼腕叹息,文革那段错误的历史只是表面,其根本原因是女儿的自私和虚荣。虚浮的荣华将坚实的家庭破坏得体无完肤,幸好,爱情驻守在明晰的心里。自私和虚荣不正是人性的软肋之一吗? (更多…)

《金陵十三钗》:刻画人性的佳作

星期五, 十二月 27th, 2013

日本首相年年参拜靖国神社,其它国家连连谴责日本轴了。今个儿伟大领袖毛主席诞辰120周年(本文写于12月26日当晚),安倍晋三一大早就去顶礼膜拜战犯们,这不是拜里有拜,令人好生厌恶吗?所以,“抗日”之声已及全球,日本在政治界已逐步走向人神共愤。

借此新闻,今天说说关于中国人抗日的故事,《金陵十三钗》值得回味。 (更多…)

《无人区》:黑色版《人在囧途》

星期二, 十二月 10th, 2013

无人区,并非没人。它有人,只是人烟稀少,而且穷凶极恶,大可当成不是人,所以,称之为“无人区”。

构造的环境条件、人文特色,预示了这片无人区是条黑色地带。没有规则,没有管制,没有求助,只能靠自己。宁浩曾说,“我的电影里没有小天使,从来都是妖魔鬼怪。我不相信天使,我相信《西游记》。”《无人区》印证了宁浩的这句话,想要在无人区生存,诚如《西游记》里解救唐僧,要么找来妖魔鬼怪的上司,要么比妖魔鬼怪更狠。前面说到无人区没有求助,那就只能更狠。 (更多…)

卖淫作为职业的正当性

星期二, 九月 3rd, 2013

原文首发于《谌洪果的BLOG》,作者为西北政法大学副教授“谌洪果”,曾撰文《言论自由与权力边界:评吴虹飞因言受罚》。】

有的职业充满荣光,有的职业令人羞耻。卖淫似乎就是这样一个卑贱的营生,尽管它是“世界最古老的职业之一”,并且也一向是最繁荣的职业之一。

存在的不一定是合理的,所以历久而弥新的娼妓业才会遭致各种非议贬损;但卑贱者也有自己的尊严,所以才会出现对卖淫行为的各种辩护理由。 (更多…)

《一路向西》:西进吸金

星期四, 十二月 27th, 2012

《一路向西》,原著向西村上春树,可能国人听某档节目比较久,耳濡目染,选择性地把“幸福”的一面公之于众,于是它的原著作者成了村上春树。这不仅让村上春树汗颜,更让文学界汗颜。

不过,正因为这以讹传讹,才吸纳了不少观众观看此片,甚至不惜组团南下到香港电影院看。于是,借着“村上春树阴郁沉重的文字气息”,《一路向西》被美化成是自我反思人生哲学的故事。其实,八竿子打不着,里面内容也没有这么高深,这就是“名人”献给天下有情人的瞒天过海。 (更多…)

有钱人的江湖

星期二, 十月 16th, 2012

【感谢作者“冷风过境”(微博)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读书只记一句话》。】

和朋友的话题是这么开始的——

我对于萧秋水被困在唐门地牢那几年,究竟是怎么解决饥饿的一直有疑问,于是在微博上与朋友讨论。

然后朋友说:你问到萧秋水那个问题的时候,我就想起,我后来长大一些,想起武侠小说也终于想到这些问题,比如回忆射雕就会想黄蓉郭靖的生活费到底哪儿来的啊?

我:郭靖是权贵阶层吧,钱很多。黄蓉是海归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