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姥姥’的文章

听姥姥讲那过去的事情(扁杠六)

星期三, 三月 9th, 2016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上篇回顾:《听姥姥讲那过去的事情(扁杠五)》。作者注:人称(辈分)转换太麻烦,所以这里所有的“我”都是指俺姥。】

我小的时候,不敢坐车。
我9岁的时候,学校的校长组织大家伙儿去野游(郊游)。从咱小平岛出发,到龙王塘。大概有40多里吧,来回就是80里。
那个校长是市里人,一点儿数都没有。

去的时候那些男学生吹着号打着鼓,可好看了!道儿上这些屯子里的人就出来看光景。走到黄泥川的时候,看着我三姨了。三姨说:“赶等你往家走的时候上俺家吧!”我答应了。赶走到小龙王塘的时候,又遇上我二姨了。二姨也叫我上她家。 (更多…)

听姥姥讲那过去的事情(扁杠五)

星期三, 三月 2nd, 2016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上篇回顾:《听姥姥讲那过去的事情(扁杠四)》。作者注:人称(辈分)转换太麻烦,所以这里所有的“我”都是指俺姥。】

过去小平岛有三个庙:(海神)娘娘庙,火神庙和龙王庙。
娘娘庙和龙王庙大,火神庙小。后边山上还有个玉皇庙,一般闯海的人都不上玉皇庙,屯子里的人才去。

过十五可热闹了。从十三开始就有庙会,耍把式的、卖卦的、吹糖人的、耍猴的、卖各式各样东西的。我小时间一般一清早就跑去龙王庙,一直到吃晌饭再回来。庙会一般都在龙王庙。十三开始就有灯,一直到十五。十五那天有秧歌有戏,可热闹了! (更多…)

听姥姥讲那过去的事情(扁杠四)

星期三, 二月 24th, 2016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上篇回顾:《听姥姥讲那过去的事情(扁杠三)》。作者注:人称(辈分)转换太麻烦,所以这里所有的“我”都是指俺姥。】

我小的时候,我爹领我上别银家串门。
咱过节的时候不是贴对子吗?过去啊,都是找小孩写,说是灵。 (更多…)

听姥姥讲那过去的事情(扁杠二)

星期三, 二月 3rd, 2016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上篇回顾:《听姥姥讲那过去的事情(扁杠一)》。作者注:人称(辈分)转换太麻烦,所以这里所有的“我”都是指俺姥。】

鸳鸯

大致啊,你结婚的时候,别人送带鸳鸯的东西,你可拜要啊… (更多…)

听姥姥讲那过去的事情(扁杠一)

星期三, 一月 27th, 2016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怀念我的奶奶》。作者注:人称(辈分)转换太麻烦,所以这里所有的“我”都是指俺姥。】

日俄战争

意本银跟老毛额打仗里时候,我爹(俺太姥爷)正好给俄国银额军官当翻译。那个军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好像四个副团长吧。意本银来里那个晚上,炮一响,我奶奶(俺姥姥的奶奶)就站在院子里往旅顺方向望,赶额望赶额哭,sei劝都不听。我爹听炮一响,顾不上穿鞋就往家(小平岛)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里,也不知道走里什么道,反正那个时候都四小毛毛道。天傍亮跑到家,两个脚cua2里不像个样。不过命倒是保住了。我奶奶就四谮么哭瞎了。 (更多…)

姥姥的故事

星期四, 十一月 12th, 2015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走吧,走吧》】

上一辈的四位老人里,爷爷和姥爷在父母结婚前就已经去世了,对我来说完全只是墓碑上那几个字。奶奶在文革中受了刺激,得了神经分裂症,成天浑浑噩噩。所以虽然奶奶一手把我带大,但从来也不曾给我讲过一个故事。给我讲故事的,只有姥姥。

姥姥本来生在一个挺有钱挺有钱的家里:爹是做生意的外来户,妈家里是小平岛一代的大户。据说姥姥他爹生意一度做得非常的大,在哈尔滨开了大酒店,在沈阳苏家屯一带也置了不少地,本来要把妻儿接到哈尔滨的,但姥姥怕冷,坚决不去。
姥姥是独生女,家里又不缺钱,所以可谓娇生惯养来的。20年代大连的桔子全是从日本进口的,但姥姥喜欢吃,一冬天每天都能吃到。同样,那个时候一般女孩儿是不读书的,但姥姥念了四年私塾。一个班里,就俩女孩。 (更多…)

[育儿日记]宝宝爱表扬

星期二, 八月 4th, 2015

原文首发于《黄开林的博客》,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上篇回顾《哄觉》。】

刘昭阳有两只令人羡慕的大耳朵,自然喜欢听好的。不管有用无用,随地丢弃东西,大声训斥,只当未听见。这个时候我们就喊:“刘昭阳,你那大耳朵算是白长了!”来硬的不行,我们就换一种方式:“刘昭阳,你把地上的东西拣起来,我们鼓掌!”他就试探地拣一样,看我们真鼓了掌,就会唱着歌儿很快拾得一干二净。 (更多…)

[育儿日记]学舌

星期二, 四月 21st, 2015

原文首发于《黄开林的博客》,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上篇回顾《一岁后会生气了》。】

考虑到上幼儿园会在西安,刘昭阳开始牙牙学语,我们就憋普通话。初始还比较纯正,时间一长就有了破绽,夹杂一些岚皋方言是常事,好在刘昭阳啥都不懂,对的自然对了,错的还是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