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媒体’的文章

对话(293): 左手的人生下半场

星期四, 四月 27th, 2017

时间:4月26日
地点:Telegram
人物:左手

影子:先不聊 INXIAN,说说你经常提到的人生下半场。下半场刚开始,你的生活和事业有什么新规划?
左手:我的规划很多,需要一个个来实现。在事业上:我想开始启动“ZUI西安”做新的 IP。我还想以西安的人文、古迹为基础,打造一个类似「达芬奇密码」的 IP。我还和朋友一起做了一些教育方面的事儿,已经开始启动了,我之前从没想过我会重回祖业,搞教育。当年我的家人苦苦劝我从事教育行业,我却没有听从。真是宿命啊! (更多…)

对话(292): 扑向生活的顾大愤

星期一, 四月 24th, 2017

时间:4月17日
地点:微信
人物顾左(前“IN图志”专栏摄影师)

影子:看到你在朋友圈发装修的照片了,先说说装修吧,你开始装修婚房了?
顾左:是的,住了21年的老房子,拆了全部重新装修。

影子:在四川广安吗?
顾左:不是,广安的新房没有动。以前和父母居住的老房子,在华蓥,双枪老太婆的地方,《红岩》小说里写过。

(更多…)

[西安e报:号外]孔某(悦西安网)一审败诉

星期三, 十月 12th, 2016

2016年10月12日,一份来自西安市碑林法院的判决书,令 INXIAN 的成员们长长地舒了口气。

孔某(悦西安网),在 INXIAN 的微博账户「@在西安、@IN直播」被封之后进行抹黑、诬蔑、栽赃的可耻行为,终于得到了法律的制裁。下一步,就看孔某(悦西安网)能否执行判决了。

本案的判决书如下,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做了一些技术处理。 (更多…)

数字集权社会隐约出现

星期一, 七月 4th, 2016

【本文发布于,作者 黄哲翰,德国海德堡大学哲学院博士研究生。原标题:《数位利维坦君临的前夕》,节选,有删节。】

去年以来,欧盟因难民潮与恐攻威胁,陷入极端主义(extremism)兴起与内部分歧等严重危机。人们普遍认为,欧盟若要走出困境,就必须深化区域合作,共谋政治经济的对策。然而在诸多危机的背后,欧洲议会议长马汀‧舒尔兹(Martin Schulz)却看到了一个更深层的面向。

就在去年巴黎发生恐攻后,舒尔兹连续投书德国《法兰克福汇报》与《时代周报》,高调呼吁欧盟各国亟需合作共同制订一部《网际网络基本权利宪章》(Grundrechte-Charta für das Internet)。这是他继2014年9月之后,针对欧洲自由民主之政治秩序所遭遇的重重挑战,再次重申的同一记处方。 (更多…)

刘彦昆:我为丈夫骄傲

星期二, 六月 28th, 2016

欧阳洪亮

【这是无界执行总裁 欧阳洪亮(2646之1) 爱人 刘彦昆 的《公开声明》,转载自「零八宪章」。】

致无界诸位友人及财经副总经理、无界CEO恩荣辉女士

自欧阳洪亮、程圣中失联至今已101天,在我们承受惊惧和担忧以外,更让我们痛苦万分的是,在洪亮、黄志杰、圣中以公职身份接受有关部门调查,尚未有结论之时,由无界CEO恩荣辉女士领导的无界善后工作小组,在未告知任何一位家属的情况下,于4月15日违法中断了三人的工资及社保、公积金。恩荣辉女士及法务也向家属承认将盖有财讯公章的强制解约书交予办案人员,至今未收到回执。 (更多…)

你们全家都是党员

星期二, 六月 21st, 2016

【本文由 滕彪 先生首发于《动向》370期,转载自博讯。此文可视为是 滕彪 先生的退党声明。】

53235-1
政治洗脑毒草在支那比比皆是

2016年3月14日,日内瓦。我在联合国万国宫参加研讨会,纪念维权人士曹顺利被迫害致死两周年,免不了愤怒声讨中共黑帮。当天收到这样一封邮件:

滕老师:经法学院分党委批准,中国政法大学律师学党支部定于2016年3月16日下午2点在我校学院路校区211教室举行支部大会,就滕彪自行脱党问题作出决议,特此通知您参加。

落款是「中国政法大学党委律师学党支部」。 (更多…)

[西安e报:2723期]再见百盛

星期一, 六月 6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6月6日。4年前,备受支那黄俄政权欺凌的李旺阳不明不白地死了,他的死因至今未明。

[1]李建民是喝酒喝死的?

李建民死后(2716之3),享尽哀荣(2720之1)。官方好像终于找到了一股正能量,通过喉舌媒体将他塑造成了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完美官员,好像要把他弄成新时代的「焦裕禄、孔繁森」! (更多…)

李洪林:百年道路話滄桑[下]

星期日, 六月 5th, 2016

【本文转载自「明镜新闻」。明镜按: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致力于思想解放、破除現代迷信的先驅李洪林先生,於2016年6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特重新轉發他的長篇答問《百年道路話滄桑》,以志紀念。原文载于《當代中國研究》,系沈洪女士在2013年对李洪林先生的专访。本文较长,分三次编发,含金量很高,值得阅读。】

(续前)

必须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沈洪:中央党校蔡霞教授认为,现在重要的不是左右共识,而是朝野共识,习李将先经历几年的新权威,铁腕治吏,把社会的秩序整顿起来,法制整顿起来,社会宽松了,经济好了,民怨缓解了,逐渐的创造条件推进改革。您如何评价这一判断?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