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孔子’的文章

对话(290):「大一统」就是乱世

星期二, 七月 5th, 2016

英国全民公投大幕落下,超过一半的英国公民投出了摆脱欧盟的一票,难道「大一统」的模式不好吗?其实,早在2000年前,老子就已经在《道德经》中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并提出了「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的执政思想。下文摘自刘军宁(1256之导语)著《天堂茶话》,通过老子与孔子的一问一答,揭示了大一统与乱世之间的辩证关系。 (更多…)

先秦时,主食吃什么?

星期五, 四月 15th, 2016

原文首发于《简书》,感谢作者“吃草的骆驼”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为何吃豆腐会成为调戏妇女的代名词?》。注:作者已授权INXIAN发表,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其实一直挺好奇古人吃什么,怎么吃,所以就查了些资料,今天咱们就先聊聊先秦时古人的饮食。先谈主食,限定在黄河流域。

很明显,你吃什么和你是什么身份是挂钩的,自古皆然。所以可以把先秦时期粗略分为平民和贵族两个阶层,其中平民主要以稷为首,而贵族以稻粱为主。

五谷之长:稷(ji)

稷也就是粟,脱壳后就是小米。稷主要用于做饭,但味道并不好吃,主要是平民的主粮。虽然不好吃,但由于粟非常适应黄河流域的气候,耐干旱,并且产量很高,所谓“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所以是种植面积最大的谷物,被誉为“五谷之长”。粟的这种地位一直维持到唐代,直到唐中期以后被小麦取代了北方盟主的地位。 (更多…)

在孔子故里建基督教堂,有什么问题?

星期一, 四月 11th, 2016

原文首发于《人文与社会》,作者“石岸书”。】

最近几日,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曾振宇、王学典两教授公开发布《再次呼吁在曲阜市境内停建基督教教堂》(以下简称《再次呼吁》)一文。之所以是”再次呼吁”,是因早在2010年底,曲阜基督教会计划在曲阜市东南距离孔庙三公里处修建占地4亩、高达417米的哥特式大教堂,已引起新儒家以蒋庆为代表的十位著名学者联署发布《尊重中华文化圣地,停建曲阜耶教教堂–关于曲阜建造耶教大教堂的意见书》(以下简称《意见书》),要求曲阜地方政府“尊重中华文化圣地,停建曲阜耶教教堂”。此事当时已争论不休,而修建教堂一事也就作罢。 (更多…)

一孔之见

星期五, 一月 15th, 2016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人心里的“霾”》。】

我以编辑为职业,以写作为消遣,以读书为余乐。平日时间琐碎,喜欢写些鸡零狗碎,姑且聊以自慰。我的为文之道就八个字:“有感而发,一孔之见。”即以此文,便是“有感而发”的“一孔之见”也!

何谓“有感而发”?我写文章,或有理性思考,却靠感性冲动,无此,我宁愿读书。读书、做事、交友,或者游山玩水,忽然来了灵感,哪怕是念头一闪,也不放过,立即存储脑海,以备为文之用。好在心颇宁静,有如林拥一潭清澈,风吹便生波澜,波澜便是灵感。故此文章写了不少,倒也一脉相承。此脉者,文脉者也。我之文脉,就是写我见、我感、我想、我爱、我说。这个我不是大我,是小我,是姓张名孔明的这个“我”。小我小见,故曰“一孔之见”。 (更多…)

[西安e报:2420期]终于统一了

星期六, 八月 8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5年8月8日。2008年的这天,北京举行了史上最好的奥运会,导致很多人以为中国会变成一个正常一些的国家,然并卵。

[上集]

西安斯坦距离独立成国(相关:12)还有多远?长安区(2419期之1~3)一再挑战西安斯坦的政治底线,意欲何为?咱还能不能过上统一大家庭的“政治生活”了?

唐朝时期,洛阳、长安是帝国的东西两京。本周,西安斯坦地区最值得关注的就是“两京警察PK”,此事以闹剧开场,以闹剧收场,体现了西安斯坦警界愚昧又无知的一贯传统。 (更多…)

宽容

星期六, 五月 2nd, 2015

原文首发于《这一天》,感谢作者“冷风过境”(微博)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这是读书的好时候》。】

欧洲中世纪被认为是人类文明史最黑暗的时期之一,虽然和20世纪人类一系列自戕式的运动相比,已经十分收敛。中世纪最操蛋的行径,无疑是以信仰为由,以宗教裁判为鞭,将标新立异人士以异端与女巫的罪名纵火烧死。在基督的十字架下,人们须服膺于一个神祗,一个意志,一种生活,甚至床笫间也只许可一种体位。传教士们将手伸的很长很长,思想则必须将触角收的很紧很紧。

当然,有些鸟是关不住的,它们终将飞离囚笼,在透明阳光下抖擞漂亮的毛羽。一如社会风气最保守的维多利亚时代色情写作最昌盛,用笃信神明控制一切的中世纪,也孕育着自己的掘墓人。马丁·路德、约翰·加尔文从教皇的圣谕里听到了金币落地的叮咚声,他们看制度之上腐朽之花鲜艳盛放,感受到冥冥天意启示,于是凭个人意志将信仰之河分流到不同的方向。 (更多…)

横征暴敛的本质

星期二, 十月 28th, 2014

原文首发于《黑盾》,感谢作者“姚轩鸽”的分享,曾分享《苏格兰闹独立 税收成理由》。作者为税收伦理学者,现就职于西安市国家税务局。】

在中国语境下,恐怕关于政府好坏评价的高频关键词汇,最主要就是横征暴敛与轻徭薄赋了。这也是每一个华夏子孙与生俱来的公共价值评判标准。几千年来,在他们眼里,横征暴敛的国家,就是苛政,虐政,就是无道的社会,就是乱世;相反,轻徭薄赋的国家,就是善政,就是盛世,就是平民百姓心中的大同世界。

问题是,轻徭薄赋好理解,无非是指徭役少,赋税轻。但“轻徭薄赋”就可以逃脱“横征暴敛”的恶名吗?或者说,“轻徭薄赋”就等于善政盛世吗?非也! (更多…)

古耀州的阿姑真泉

星期二, 七月 15th, 2014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故乡的水》。】

听安黎说古耀州有个狐子沟,又听说狐子就是狐狸的俗名,一行男朋女友就想入非非,相约了去安黎的故乡眼见为实。车在高速公路上奔驰,一路上我都在琢磨狐子。我的故乡人也把狐狸叫狐子,狼出没的地方必有狐子形影,但未闻有狐子沟,可见耀州就是耀州,拥有狐子都与众不同。耀州人文雄厚,人多高古,出才子如柳公权,也出神医如孙思邈,竟也出动物中之美丽者如狐子。孔子是人们对孔丘的敬称,狐子莫非也是古耀州人对狐狸的敬称?以此类推,颇耐人寻味的,我就有点迫不及待了,想:狐子沟究竟是怎样一个沟呢?问了安黎多少遍,安黎要么微笑,要么就一句轱辘话:“到了,就知道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