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宁夏’的文章

苍凉的遗响

星期四, 六月 30th, 2016

原文首发于《雷达的博客》,感谢作者“雷达”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忠实兄永住我心》】.

读完牛红旗的长篇非虚构文本《七沟十八弯》,所有的感觉凝成二个字:苍凉!

脚步声的苍凉,神游的苍凉,夜气弥漫的苍凉,鸡鸣狗吠的苍凉,沟沟壑壑的苍凉,在深山皱褶里隐居的几个残障人的喘息声也带着苍凉,甚至,走出山村置身于城市的喧嚣也还有摆不脱的苍凉。我不解,我何以会有这样奇异而强烈的阅读感受?我总感到,在西部最贫困的地方,人的骨子里渗透着某种天然的佛性,他们的人格坐标,他们的生存链条,他们的精神气质,似乎都与仁爱、苦感有关。于是作品在苍凉的气息中展开着苍劲的人生。那里的人,固然极贫穷,却是那样的懂得亲近自然,懂得众生平等,懂得与人为善,处处散溢着苦感文化的劲道。 (更多…)

[西安e报:2680期]红教向绿教宣战了

星期日, 四月 24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4月24日,1953年的这天,丘吉尔被女王封爵。

[1]开撕

习鞑靼要求坚持「社会主义宗教理论」。这是喉舌「淫民日报」在24日发布的一条重要消息。

顾名思义,你可能会认为这是要把「社会主义」进行「宗教化」改革了,其实不是,习鞑靼的旨意是用「社会主义的理论」来管理支那境内的各种宗教,实现「宗教中国化」。实质上,「社会主义理论」这个烂筐子里到底装了啥玩意,没有几个人能说清楚,这个理论在支那已经演变成了事实上的「宗教」,它被称为是「宇宙真理教」 (更多…)

[西安e报:2635期]在社会主义道路上逆行

星期四, 三月 10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3月10日。1959年的今天,西藏发生反抗北京中央政府统治的行动;北京宣布不再遵循原来与拉萨政府达成的《十七条协议》;达赖随后率众流亡印度,直到现在。

[1]清真食品

3月6日,正在北京参加“政军商智宗少趴”的政协委员马国权建议,尽快出台国家《清真食品管理条例》,依法规范清真食品生产经营市场。在新华社的通稿里,除了推动清真食品立法之外,马委员还建议“进一步确定执法主体,建立执法队伍,明确执法责任,建立相关部门联合执法机制,依法规范清真食品生产经营市场。”

政协网站最近更新的委员名单列表里,马国权是属于少数民族界别,曾经担任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而在宁夏政协网站的报道中,马国权的位置是“在主席台就坐”。这位出生在1942年的回族人,在73岁的年纪,突然抛出了这么一个挑逗公众神经的话题,乐于围观的网友很快热闹地开始了用母系长辈问候不同意见者的骂仗,微信朋友圈也掀起了“不吃清真食品”的热潮。 (更多…)

冬天的羊肉,酒与茶

星期二, 一月 26th, 2016

原文首发于《西安老餮的博客》,感谢作者“西安老餮”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从陇县的暖锅聊起》。】

关中是个四季分明的地方,春韭夏瓜秋果冬肉,人们按时令饮食,就这么生活了几千年。但天有不测风云,近几年关中好象只有两季了,热季和凉季,而且冬天也不冷,搞得人们都不愿意交暖气费了。

但,这个冬天让我们找回了冬天的感觉,零下十几度,而且还下了雪。下雪,本来在黄河以北非常普遍,而且时间密度很大。因为冷,所以要吃肉,光吃肉不过瘾,就要配酒。吃饱喝足为了消化,就要饮茶。 (更多…)

[西安e报:2574期]赵国还能统治500年

星期六, 一月 9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1月9日。2013年的今天,在榆林市两会上记者拍到了一张子洲县政协主席王玉朴睡大觉的照片(1497期之5),忽然想起前二年找过政府召开二会时还有媒体大肆报道参会人员睡大觉的镜头,这两年倒是少见了,是参会人员都打起精神建设社会主义了吗?当然不是了,是因为一条“两会期间,各家媒体报道不得报道参会委员会场上睡觉的新闻”禁令,所以你们就看不到啦!人家该睡还是照样睡。

[本周冷笑话之一]赵国还能再统治500年

以前不知道从哪里看来一个政治类论断,该论断通过大量的事实推算出一个骇人的推断:赵国这种体制最多还能坚持十年,如果再不实行改革就会发生革命。

当时我对这个论断充满欣喜和赞赏,并在与朋友吃饭时宣扬过这种论调。你看,从政府职能部门来看,大家都在磨洋工,坐等赵家班踏台。民间亦有各种反对声音,天下苦赵久矣。药丸了! (更多…)

[西安e报:2538期]霾太大,人走丢了

星期五, 十二月 4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2月4日。1978年的今天,因旧金山市长乔治·莫斯科尼被刺杀,时任市监事会议的议长的黛安·范士丹继任为旧金山市市长,成为了旧金山首任女市长。

[1]省长布道创业

俗话说,缺啥补啥。上个世纪末的工人下岗潮时,媒体和官员们铺天盖地宣传自力更生,不给国家添麻烦,就差劝下岗职工自绝于人民了,“只不过是从头再来”这首三观极歪的鸡汤歌曲就流行于那时。

如今,实体经济不景气,全民创业凤起,其实和当年的下岗潮并无两样,自谋出路的潜台词就是不要给政府添麻烦,只不过再也没有下岗工人可以安利了。于是,媒体和官员们又开始为创业站台,连我家物业都知道把一楼的隔断连在一起,挂上个某某创业平台的牌子,你就知道这宣传的效果了。12月3日,陕西省长娄勤俭走进西北大学,开始向学生宣传创业的好,为什么创业要从娃娃抓起呢?年年都是“史上最难就业”这么差(213期之1216期之101241期之71183期之51911期之72006期之6),总不能一直让统计部门和高校辅导员帮忙吧(1183期之51241期之7)。 (更多…)

[西安e报:2484期]有客自远方来

星期日, 十月 11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0月11日。2014年10月11日,一名戴着口罩的女子在环城西路八家巷巷口,一边跑一边向一名20多岁的女子泼硫酸,使得被泼的女子大腿和面部烧伤,还有3名路人遭到误伤。

[1]封路了

图片
封路

9日16:11左右,长安郭杜西沣路上冷冷清清,平时车水马龙堵得严严实实的路空荡荡一片真安静。“@大步向前的洁儿”从这里经过,路上没有公交也没有出租车,真是奇了怪了。

后据小道消息透露,这是有副总理刘延东先生路过此处,于是,屁民靠边站,封了。 (更多…)

西夏:一个曾被深深埋葬的王朝

星期四, 六月 18th, 2015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

189年,对人类社会任何一个个体生命而言,都是一段自己无法全部经历的漫长岁月。但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一个王朝189年生命历程,却似乎只是短暂的一瞬。它、以及创建了它的那个民族,甚至可以在长达近千年的时间里,被深深埋葬、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个党项族的王朝名曰大夏,它的疆域“东尽黄河,西界玉门,南接萧关,北控大漠,地方万余里,倚贺兰山以为固”,由于位于同一时期的宋、辽两国之西,历史上称其为西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