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宁陕’的文章

宁陕县:一座小县城的“一打三反”运动

星期六, 四月 23rd, 2016

原文首发于《炎黄春秋》,作者“郑鹤鸣”,感谢网友“inxian铁杆粉丝”的推荐。】

1970年元月至1970年5月文革期间中共中央连续发出第三号、第五号、第六号三个中央文件。其主要内容是:在全国上下掀起一切打击现行反革命犯罪,反贪污盗窃,反投机倒把、反铺张浪费的群众运动。这场运动一直持续至1970年10月底基本结束。这场运动来的快,去的也快。是文革期间继揪斗“走资派”、“反动权威”及“清理阶级队伍”后的第三部曲,打击和迫害对象与前两次不同,目标直指民间的普通老姓。

1970年我在陕西南部的一座小县城居住生活,亲身经历了这场血腥的政治运动,亲眼目睹了在失去法制和人权的社会何等残忍与疯狂的场面,为了牢记历史,警视后人。在“一打三反”运动发生四十年这际,有必要让现在的人们了解当时客观事实的看一看那个灾难深重的社会,到底给普通民众带来什么苦难与悲惨。 (更多…)

[西安e报:2375期]喜闻乐见那些事儿

星期三, 六月 24th,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6月24日。1882年的今天,马寅初出生。他一生中做了件对中国影响巨大的事儿,就是发表了《新人口论》。这部《新人口论》被毛泽东肯定后,全国上下掀起了“计划生育”之风潮。实施计划生育至今已经过去了一个甲子,其恶果显露无疑。搞笑的是,提出计划生育的马寅初娶了一妻一妾,共育有三子五女。

[1]又见驴友失踪

驴友失踪事件已成为大西安的月经新闻(793期之9789期之本周人物948期之4955期之41024期之21617期之21712期之22024期之62270期之12354期之7)。他们前仆后继的往秦岭里钻,在软件硬件都不达标的情况下转了迷糊,警方开始全天候搜救。这个流程已成为所有驴友失踪的范本。

6月21日22时,44名西安驴友到宁陕县境内的秦岭七亩坪东梁登山,途中17名驴友不慎掉队,遂请求民警救援。午夜时分,警方长途跋涉穿越深山老林,两次进山才将14名驴友送往安全地点。刚想喘一口气又被告知还有仨没下山,暂时处于失联状态。好嘛,又得再跑一趟,直到22日05:00左右,终于把剩下那仨找齐活了。屡次发生此事件,屡次以警方成功找到驴友为标题,大力赞扬警察的丰功伟绩,却无一对找事儿的驴友们提出谴责,任凭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浪费公共资源。也罢,在贵国,啥事儿都能变成喜事。这不,救了人,警察就有喜了嘛。

(更多…)

宁陕行走笔记:参悟一棵树

星期二, 一月 27th, 2015

原文首发于《黄开林的博客》,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前文回顾《亲近一条河》。】

同行的阮杰弟见我在火镰砭街上瞻前顾后,问这问那,不停地拍照,叫我不要急,等到龙王镇吃中午饭时给我讲火镰砭的来历。

进得一家面馆,非常凉爽,以为是空调呢,原来是自然风。阮杰喝了一口茶,说:还记得我们刚才下来,过吊桥去看虽然残破却古风犹存的柳家铺子吧,那儿从前有一位与你同姓的端公,人称黄老先生。据说这人神通广大,尤其能降妖捉怪,哪家闹鬼,只要他到场,就会捉住封进罐子,埋在对面的古栎树下。 (更多…)

宁陕行走笔记:亲近一条河

星期四, 一月 22nd, 2015

原文首发于《黄开林的博客》,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前文回顾《踏访一条道》。】

搭了便车去宁陕县城,稀里糊涂地到了柞水,爬了一座叫黄花岭的大山,还有营盘梁,人就像掉进密林中,入眼的葱翠是鲜湿的,柔润的,没见房舍,也没遇见路人,全是一色的绿,偶有乳白云雾飘过,我们的车和我自己也飘飘欲仙起来。耳边无杂语,山外的纷扰撵不到这儿,浑身似胀满了栖逸风致。

有人说我舍近求远,我说只要是宁陕地界就没出格,远虽远矣,远走能高飞,极目可远望。 (更多…)

宁陕行走笔记:踏访一条道

星期六, 一月 10th, 2015

原文首发于《黄开林的博客》,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前文回顾《看望一只鸟》。】

我要走的路早已闻名遐迩,古代的国家级“高速路”子午道。这条古道,首尾都不在宁陕,中间连接地带也就是最重要的一段,绕不过这儿。

出于对古人的景仰,出于对宁陕历史的尊重,我不得不走,哪怕只是一小段儿。

宁陕弯多,弯多就得走弯路。路弯山也弯,河弯水也弯,池河在这里急匆匆绕了大半个弯儿,留下许多耐看的袖珍小品,过一弯就会出现一处美景。 (更多…)

宁陕行走笔记:看望一只鸟

星期四, 一月 1st, 2015

原文首发于《黄开林的博客》,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前文回顾《穿越一个峡》。】

来宁陕的第一顿饭,是在湘村馆,有宣传部、史志局和县作协的领导参加,我破天荒地提了要求:把田宁朝叫来。

野生动植物资源管理站站长,你们认识?

从未见面,只在政府网站和《秦岭笔会》上看到过他拍的朱鹮、苍鹰、血雉、鸳鸯、寿带、黑领噪鹛、棕背伯劳、酒红朱雀、灰头灰雀、白眶鸦雀、发冠卷尾、极北柳莺、蓝喉太阳鸟。 (更多…)

宁陕行走笔记:穿越一个峡

星期六, 十二月 20th, 2014

原文首发于《黄开林的博客》,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前文回顾《拜谒一座庙》。】

说是峡,其实是沟。沟不长,一个多小时便可穷尽。问题是宁陕这样的沟太多,沟一多,就成峡,峡一多,就成精。

阮杰弟问我游哪个峡,我说随便,于是就到了苍龙峡。苍与老密不可分,吾已老矣,游此峡正当匹配。

过田陌,遇稼穑,农舍俨然,炊烟袅袅,有壮汉在地里劳作,独享灌园莳蔬之乐呢。仰看山,平观地,俯听泉,侧目竹木云石,醉意碧翠,目不能歇。山阶在草丛中弯曲,似可通达无限,行走,踏实,脚下自有高低。 (更多…)

宁陕行走笔记:拜谒一座庙

星期六, 十二月 13th, 2014

原文首发于《黄开林的博客》,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前文回顾《走上一架岭》。】

宁陕老城的城隍庙,声名日盛,早有耳闻,既然来了,岂有不拜之理!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庙不在大,有名则灵。灵不为显,有缘则欣。欣不在极,有朋则亲。铭轩兄是宁陕通,正在校注《宁陕厅志》,我说我们走路去,刚到路口,就有车徐来而停,问明去向,免费专程相送。

心里一高兴,话就多起来,不停地问这问那。正说到早年的一任同知姓杨,周边山上有五个大石头像狼,还有一个大的像狮子,五狼吃羊,岂能安宁,后来拆毁石头,才稍平息一些时,城隍庙到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