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安徽’的文章

李洪林:百年道路話滄桑[下]

星期日, 六月 5th, 2016

【本文转载自「明镜新闻」。明镜按: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致力于思想解放、破除現代迷信的先驅李洪林先生,於2016年6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特重新轉發他的長篇答問《百年道路話滄桑》,以志紀念。原文载于《當代中國研究》,系沈洪女士在2013年对李洪林先生的专访。本文较长,分三次编发,含金量很高,值得阅读。】

(续前)

必须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沈洪:中央党校蔡霞教授认为,现在重要的不是左右共识,而是朝野共识,习李将先经历几年的新权威,铁腕治吏,把社会的秩序整顿起来,法制整顿起来,社会宽松了,经济好了,民怨缓解了,逐渐的创造条件推进改革。您如何评价这一判断? (更多…)

丑陋的中国外交:谁是吴建民

星期一, 五月 23rd, 2016

【原文首发于VOA。原标题《六四后美中外交宏图中一个年轻政治犯》。作者 曹雅学 是英文网站 chinachange.org 的创办人兼编辑。】

中国前外交部长钱其琛2003年退休后写了一本回忆录,名为《外交十记》,在国家媒体、党宣的力荐下成为畅销书。其中一章叙述「六四屠杀」后的外交。「天安门事件」还是「六四屠杀」都是不能说出口的词,于是钱其琛称之为「上世界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的那段时间。」此书的英文版2006年由 Harper Collins 出版,由哈佛教授傅高义帮忙「润色」。

根据钱其琛的叙述,1989年6月21日,天安门屠杀后仅仅两个多星期,老布什总统便秘密致函邓小平,要求派特使密访中国,进行「坦率的谈话」。7月1日,布什总统的国家 (更多…)

[西安e报:2642期]老人的梦

星期四, 三月 17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6年3月17日。2013年的这天,在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上,有大概四分之一的人没有对「最高法的工作报告」投赞成票。

[1]让你嘴贱

3月14日那天,造谣「乐华城」开业就挤死了三个娃的人(2639之12640之4),被警察蜀黍抓住咧!此女25岁,网名是「泾阳月亮」,是百度贴吧「泾阳吧」的「吧务」。她14日在贴吧从微信好友圈里转了挤死三个娃的消息到了贴吧,15日下午就被泾阳网警请到派出所里啦! (更多…)

[西安e报:2581期]赵国满是道德血

星期六, 一月 16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 ,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1月16日。两年前的今天,我们的e报在同一期内容里记载了两件讨薪事件(1468期之1、9),才过了三年时间,同样是年关将近,西安似乎再无讨薪者,不知道是经济不行了,还是上头要求不许报道此类新闻了。上头不准报道的还有蔡英文成为中华民国第一位女总统的历史大事。你们或许发现了,越是重要的事儿,上头越是不想让你们知道。

[本周社会]让赵国流淌着道德的血液

赵国前宰相温影帝在英国剑桥大学演讲时掷地有声地撂下一句话:企业家身上应该流淌着道德的血液。这句话一度被解读到大家都以为政府身上流淌着道德的血液。

这次演讲是2009年。在这之前,赵国人硬生生地吃完了全套的元素周期表,讲真,我初中毕业以后的化学知识就是从这里学习的,除此之外,赵国正在疯狂通过卖地来达到经济增速,房价正居高不下。 (更多…)

太阳坪

星期一, 一月 4th, 2016

原文首发于《朱鸿的博客》,感谢作者“朱鸿”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心存好感》。】

我在平利有三日之行,我印象最深的是太阳坪,我以为太阳坪颇具一种特独的美,不过我甚为忧虑的也是太阳坪。

平利县以平利川得名,取吉祥之意吧。事发唐高祖武德元年,公元618年,一个盛世渐渐降临。然而平利这一带,早就是有人类活动的。我在此地看到了石凿、石斧和石棒,证明新石器时代人类便于斯生存。我要问的是,大约7000年前后开始在这一带活动的人类究竟是谁?他们是否能繁衍不断,进化不息?如果他们是强大的并幸运的,那么谁为其子孙?平利的女士多很生动,男士多很稳重,我观察其脸,探究其色,想找出遗传的蛛丝马迹,然而这是徒然的。 (更多…)

[西安e报:2355期]楚门的世界

星期四, 六月 4th,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6月4日。1989年的今天发生的了什么事儿,此刻就不再赘述了。我上小学时,对面院子里一位正在上大学的哥哥就去了北京,绝食一天后饿的不行,跑进厕所偷吃时躲过了这一劫,但人被接回西安已经都傻了,变成了一个精神病。没人知道他都看见了什么,经历了什么。这是我二婶给我讲的。二婶说,天安门广场到处都是血,特别恐怖。讲完还叮咛我,说这种事情在家说可以,在外面千万不要提。

[1]珍爱生命,远离EMS

5月19日,榆林市一家珠宝钟表公司将一批重380.52克、价值12万元的黄金饰品通过EMS发往深圳。六天后,这件邮件失踪。EMS榆林公司客服在给客户打电话说明情况时态度强硬,称收件员在接收货物时,曾向客户提醒过贵重物品要保价,但对方觉得保价费有些高,就没有保价。并再三强调,若客户要通过EMS邮递贵重物品时一定要保价,如果发生意外,才会不至于损失惨重。由于货品一直没找到EMS称公司还没有放弃调查寻找,双方至今还在扯皮。

(更多…)

1972年的饥饿记忆

星期五, 四月 24th, 2015

原文首发于《纽约时报》,感谢作者“徐海铭”的原创分享。】

对我这样一个在上世纪70年代初、文化大革命末期的中国农村长大的孩子,春节意味着什么?巧克力吗?不是,那是一个连食糖都是奢侈品的时代。我们甚至都没听说过巧克力。那是糖果吗?不可能。像我们那种甚至从来都没分到过配给券的贫困家庭怎么可能买到糖果?那么是米饭吗?不是,连米饭都不是。

在那个年代,我们这些生活在长江下游所谓“鱼米之乡”的人只能勉强维生,一年到头都用红薯、豆子和大头菜充饥。一碗米饭就是一顿奢侈的大餐。除了在梦里,我们从来没有吃过米饭,亮白剔透的米饭。 (更多…)

街角的盛宴

星期二, 二月 17th, 2015

【感谢作者“@青衫读过”的原创分享,曾分享《牛肉面呓语》。】

宋老师忙碌了一天,假使是日并没有机会鱼肉一番,那么夜晚在街头摊档吃上一顿“安徽料理”,也是极享受的一件事情。据说“安徽料理”一词最早出自一部都市情景喜剧《都市男女》,里面将都市街边外来人员所经营的小食摊称之为安徽料理,因为经营者多为安徽籍人士,这词有调侃之意。在西安的街头,“安徽料理”无非是售卖的小馄饨和包子,那个小馄饨则是宵夜的大杀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