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宣传部’的文章

[西安e报:2730期]一把手如何善终

星期一, 六月 13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6月13日,1900年的这天,刀枪不入的义和团战士们进入当时的北京「内城」进行「扶清灭洋」。

[1]三个不出现

支那黄俄政权的喉舌报纸《人民日报》是观察支那政局的重要的风向标,最近两天,该报的表现非常抢眼,好像要把它旗下无耻的子报——狗操的民粹主义垃圾报纸《环球时报》的风头给抢走了。《环球时报》最近两年的特点是「摆明了不要脸」,《人民日报》逼格就高很多了,玩的是「笔里春秋、字里乾坤」。 (更多…)

[西安e报:2729期]考过的试,许过的愿

星期日, 六月 12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6月12日。2015年6月12日,继宣传部攻克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2185期之1)和西北大学文学院(2360期之8)之后,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又成功占领了西安交通大学的新媒体学院和西北大学的新闻传播学院,签署了共建协议,宣传部门的官员也会在共建后出任院长一职位(2363期之1)。

[1]全民说高考

图片
老人高考

6月上旬里老少咸宜颇具话题性的当属一年一度的高考了,许多名人纷纷致辞,讲述身为成年人对高考的看法,各地的高考作文题目也毫无悬念的成为许多文人骚客津津乐道的谈资。

7日,一位70岁的退休教师李安民,拿着准考证走进了高陵区第三中学考场,参加他人生中的第二次高考。老人试图用这种方式了解现在的孩子们到底在学什么?怎么学习?这种隔靴搔痒的做法势必是难以触摸痛点的,老人尝试的结果是,英语不太会,数学也挺难。
(更多…)

李洪林:百年道路話滄桑[上]

星期五, 六月 3rd, 2016

李洪林
李洪林先生(资料图)

【本文转载自「明镜新闻」。明镜按: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致力于思想解放、破除現代迷信的先驅李洪林先生,於2016年6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特重新轉發他的長篇答問《百年道路話滄桑》,以志紀念。原文载于《當代中國研究》,系沈洪女士在2013年对李洪林先生的专访。本文较长,分三次编发,含金量很高,值得阅读。】

我的話說了不少,概括起來也很簡單:人類從野蠻走向文明的歷史,除去人種和民族的特色,其實只有一條路。世界各國的近代史都是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從自然經濟到商品經濟,從專制政治到民主政治。和這個歷史過程相應的,是人的解放,即從人身依附到人權的確立:每個人的生命權,財產權,自由權,都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走遍黃河長江,萬里求學路

沈洪:您一直作理論工作。能不能談談怎樣從一個青年學生進入理論園地?什么年紀入了黨?最初是如何接觸到共產黨思想的? (更多…)

[西安e报:2711期]过街老鼠

星期三, 五月 25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5月25日。杨绛先生(12345)逝世。

[1]姜仁村上了头条

西安斯坦长安区细柳镇姜仁村是地图上的一个小点,没人注意它。在24日,它登上了斯坦本地最大的广告纸的头版头条,之后,中国网、环球网、澎湃等大小喉舌、新旧媒体都转发了这个消息,这真不是什么好事。 (更多…)

[西安e报:2697期]支那好网民

星期三, 五月 11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5月11日,1904年的这天,超现实主义画家达利在巴塞罗那出生,他被封为「普波尔侯爵」。

[1]文革僵尸横行

再过几天,就是文革大劫难爆发50周年的日子。支那现在竟然不允许公开反思文革了,反而是各种文革僵尸趁机「借尸还魂」,嚣张、横行(2696之5)。此前,还发生了「五十六朵花」主演的一场闹剧。这个号称成员人数是最多的「支那美少女天团」比打着梁家河旗号撞骗的张小鹏(2847之7)高调多了,于是就被人盯上了,成了「文革复辟」的丑恶标本,遭到全球的一致唾弃,连《纽约时报》都报道了它们。很多人没有注意发生在斯坦的比「五十六朵花」更恶心、更恶劣的事儿,只能再次证明斯坦在支那的边缘化。 (更多…)

[西安e报:2687期]主要是审美观

星期日, 五月 1st,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5月1日。1889年的这天,德国拜耳为人类带来了粉末状的阿司匹林,这是一种神奇的药物,它堪称是「伟大」。

本期e报就从这个白色的小药片说起。

[1]1924年的审美观

35年之后,拜耳的阿司匹林来到了支那。下图是一张92年之前的广告,将阿司匹林翻译为「阿司匹灵」,窃以为,这是比阿司匹林更「信、达、雅」的一个译名了,「灵」字非常巧妙地将阿司匹林的药效体现了出来。 (更多…)

[西安e报:2641期]基建回春,雾霾重回

星期三, 三月 16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3月16日。1926年的今天 ,美国发射了世界上第一枚液燃助推火箭。下面进入西安时间。

[1]拉土车的故事

在沉寂了一段时间后,拉土车再次成为本报的热词。3月8日那场死亡4人的车祸(2634期之1)有了后续。肇事拉土车不仅是套牌车,还是刚被城管部门解除扣押的车辆

死者家属在媒体上义正言辞的质问:“西安市政府明令今年3月15日之前,禁止所有工地土方作业,为何这辆渣土车还会上路呢?既然已经被执法部门扣押了,为何禁令未到又给放出来呢?” (更多…)

失败的“党宣传”

星期五, 二月 26th, 2016

原文首发于公众号“三辉图书”微信公众号(ID:sanhuibooks),作者“徐贲”是美国加州圣玛利学院英文系教授。原文名《东德,失败的“党宣传”》。】

在1989年苏联、东欧政治剧变之前,东德的德国统一社会党政府的政治宣传是在东欧国家中最有效的。匈牙利出现过1956年事件,捷克斯洛伐克有过“七七宪章”,波兰有过团结工会,但东德人民的思想却很稳定,1953年出现的动乱被很快平息,在这以后的36年间,东德的政权一直没有放松对人民的宣传教育和思想统治,人民也没有任何明显的反抗。似乎谁也不怀疑东德政权和政局的稳定,而且以为会一直如此,长治久安。

图片自网络1990年,柏林墙的倒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