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宿舍’的文章

[西安e报:2553期]党指挥腔

星期六, 十二月 19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2月19日。1994年的今天,赵国天安门广场上矗立起了一块恢复香港主权倒计时的牌坊。据官方报道在928天的时间里全国有上千万群众来此参观。香港人也很激动,啊,要回归祖国母亲的怀抱。后来,大家也看到了,大陆香港对骂,一个骂对方蝗虫,一个骂对方港独。从我们都是中国人到大家都对彼此有了怨恨,赵老爷子治国有道啊。

[本周后续]党指挥腔

谭维维的新歌热度还没散去,渭南作协就开始决定给谭维维一点颜色了。因为歌词涉嫌抄袭一位渭南作家的诗作,此事最后以谭维维的助理出来致歉作为了结(2550期之4)。陕西的媒体们还趁势做了一期喜感新闻,问老腔到底会不会上今年的春晚。不着急啦,你大大上台以后,春晚怎么也得给陕西留一两个节目啊,去年是相声跟小品,尽管用今天的眼光来看简直就是狗屎,侮辱相声和小品,但今年不照样有陕西元素进春晚么?

老腔今年不上,明年肯定会上的。

大家要坚信,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老腔绝对会离死不远。 (更多…)

对话(261):陕师大的面子工程

星期日, 三月 29th, 2015

时间:2015年3月28日

地点:陕西师范大学

人物:大四学生小胡

对话人:梅子

:最近咋不见你去实习?快毕业了,咋还天天在宿舍写作业呢?

:你是不知道啊,师大出了个政策,说是学生毕业之前必须交8万字的读书笔记啊,8万字啊,还都必须手写。 (更多…)

o2o外卖:前景光明,道路崎岖

星期六, 三月 28th, 2015

【本文综合自《Spark》的《O2O现在啥情况?》和《再谈o2o外卖》,感谢作者“宋钰康”的真知灼见,作者曾撰文《优酷与B站:大而全与小而精》。】

O2O即Online to Offline,今年尤其火,各种订餐网站、打车软件(我觉得也可以算),以及雕爷的美甲店也是。

我认为O2O的本质是服务者向消费者的直接暴露,比如以前你吃饭得去饭店,现在只要下个单,服务者会主动上门,消费者不用花更多的时间去寻找并到达一个可以吃饭的地方,而是服务者逐渐向消费者所在的时间和空间位置靠拢。同样,消费者通过O2O,不仅节省了时间,更节省了金钱,这些钱以前都被谁赚了呢?中介或者中间性质的机构或者途径。

以订餐平台为例。以前你得去饭店,那么饭店的设施得要钱吧,服务员得要钱吧,但如果转为线上订餐,那么这些地方的花费就要少得多了,虽然送外卖有外卖费,但总体来看,呈现给消费者的价格并不是过高,即使包括了运费,也是可以接受的。 (更多…)

知青岁月偷甘蔗往事

星期二, 一月 6th, 2015

原文首发于《严建设》,感谢作者”严建设”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1978年看<追捕>的经历》。】

乘车从昆明赶往滇西途中,经常看到青翠茂密的甘蔗林,满目葱翠一派绿色望不到边。还有当地的糖厂在车窗外一掠而过。不由得想起郭老师作于文革时期的诗篇:南方的甘蔗林哪,南方的甘蔗林! 你为什么这样香甜,又为什么那样严峻?

南方的甘蔗林在滇西几乎比比皆是。南方的甘蔗拿在手中立即有种沉甸甸凉飕飕的潮湿感,而甘蔗只要经长途运输到了北方,就显得比较干了,水分少了,糖味少了,新鲜味觉感少了,削开看看,有的长了红斑。 (更多…)

[西安e报:2161期]今日小雪

星期六, 十一月 22nd,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11月22日。一年前的今天,青岛发生了输油管漏油造成的燃爆事故,至少35人死亡

学霸狗在听课

[本周焦点]一只狗的生前身后事

11月13日,一条狗被打死了。这事已经过去9天了,如果有轮回,那么这位狗兄弟想必已经投胎有了更好的生活。可惜,它是那么可爱,它本不应该那么快就被打入“六道轮回”。 (更多…)

运气这种事

星期六, 十一月 22nd, 2014

原文首发于《Purenesia》,感谢作者“WaitinZ”的分享,曾撰文《不是有钱就能享受生活》。】

回家了,终于能睡几天好觉。放假前在宿舍的最后几天想睡着不容易。我们隔壁宿舍住的是刚刚毕业的专硕研究生,两间宿舍的阳台本来是通的,用大柜子挡住;人走不了,声音还是听得特清楚。好不容易毕业了,麻将打起来,噼里啪啦,不分昼夜地打。本来我是想再朝那边吼几句的,一想隔壁的哥们儿不容易,就让他们最后再二几天吧,自己戴上隔音耳塞努力睡几个小时。

隔壁的哥们儿不容易,不是我臆想的,是这一个学期以来我亲耳听到的。那个嗓门最大的,每晚都会听到他在宿舍或说或笑,或发牢骚;他的说话声在半夜十一二点足以响彻整个楼道。 (更多…)

我的家乡豆马村

星期四, 十月 23rd, 2014

【感谢作者“@村马豆”的原创分享。】

村为豆马,据史是已有两千年历史的自然村落,村因茂陵而建,古为茂乡,即茂陵县。屋在村的里头,里头是北头。这北头在渭水之北,五陵塬之南。古时渭水宽,我们这里应该是岸。这岸是阶梯式的,屋蹲坐在一台阶,可上可下,下可入集市走县城,上可登高望天地。小时候,乐趣全在这望天地,二道塬地势挺高,那里错落有致排开汉朝各位帝王将相的陵庭,站在塬上,聚神北望,个个独自威严肃立,就像上天为大地平添几位化山神。其实他们更像那位粗心的吃货天神遗落在大地上的土包子。放开视野,二道塬的地平线,土疙瘩又都被连成一片,突兀平阔,从西向东,就像在打开一卷“陵冢卧野图”。 (更多…)

[西安e报:2087期]政法卖被子

星期二, 九月 9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9月9日。今晚9时,北大哲学系教授汤一介去世。1988年,冯友兰、季羡林、梁从诫、汤一介等学者,创建了“中国文化书院”,汤一介出任院长,梁是副院长之一。“@孔狐狸”讲了个八卦,今上去北大,在接见汤一介或杜维明之间衡量了一下,选了汤一介。因为癌症晚期。杜维明团队还很生气。

[1]政法耍流氓

@潘峰在咸阳”向【西安e报(微博版)】反映,孩子到西北政法大学(长安校区)报到,被告知买一套600元的“床上用品”后,把收据交给宿管才能进入宿舍。经过讨价还价,他花300元买了部分物品后才了事。此事曝光后,西法大不少自带干粮的五毛学生出面,替西法大辩护,说并没有“强制购买”一说。

可惜,西法大一点都不给这群自干五学生争气。9日晚,陕台《第一新闻》去实地调查了此事。床上用品销售点的工作人员大言不惭地说:“今年都是强制性的,统一的。”而且,现场的学生和家长,都证实了强制购买这回事儿。还有一名大三学长现身说法,称“学校都是骗人的,他们就是想让他们的被子卖出去。为啥非得买学校的被子,又烂。”另有一名宿舍管理人员透露,他们这栋公寓有98%的学生都购买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