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广播’的文章

嗨…我们脱水啦

星期一, 七月 18th, 2016

接下来要阐述的事情,可能有人早已发现——

  • 2016年7月16日起,INXIAN 的主打栏目【西安e报】停止更新,期号停在了第2762期,截稿于2016年7月15日。
  • 事实上,从7月11日起,INXIAN 网站便停止了除原创外的所有更新,从7月11日至今,我们发布的内容均为11日前定时的作品和自己人的原创作品。

也许有人会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还是有其他外力或不可抗拒因素?No,No,No,其实,做出这一决定的理由比你想象的更简单,那就是——「我们累了,所以对不住,我们不玩了」。 (更多…)

听书

星期六, 三月 12th, 2016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陪我们长大的歌》 。】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度过童年的一代人,一定记得“小说连续广播”这档节目,以及同类型的“评书连播”。

当时几乎所有电台都有这类节目,通常时间刚好安排在午餐和晚餐时间,每节时长30分钟,听完一部长篇小说,需要好几个星期甚至数月之久。情节跌宕起伏的小说追听起来,几乎是听完了今天的,就盼着明天的。记得有一天,中午放学晚了,飞奔回家的路上忽然发现街边一间小店的广播正开足了音量播出我追着听的那部书,店门口还有十来个站着听书的人,我想都没想就站住听起来,直到当天那节播完了才走——因为一旦错过,根本没处补听。 (更多…)

[西安e报:2589期]风吹着猪飞…

星期日, 一月 24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6年1月24日。据称,这是十年来最冷的一天,然而,西安迎来了近年最热的创业潮。在“全民创业、万众创新”(2457之4)的口号感召之下,北京的猪飞起,又跌落后,因为时差的关系,西安的猪才开始飞… (更多…)

[西安e报:2474期]国旗倒挂迎国庆

星期四, 十月 1st,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0月1日。1958年的今天,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也就是我们常说的“NASA”宣告成立,取代了同日解散的国家航空咨询委员会。NASA负责了美国的太空探索,例如登月的阿波罗计划、太空实验室,以及随后的航天飞机。

[1]无人机盯着你

为维护你国大庆期间的稳定,西安莲湖警方新投入了“无人遥控侦察机”。据西部网介绍,这是目前西安最大、性能最好的无人机,可以快捷高效地完成侦察固定证据、现场态势监控、安保巡逻、搜捕搜救、空中投掷等各种实战任务。无人机是个好东西,但是,让警方在日常巡逻中使用却并不现实。它最大的作用就是,在重大节日期间,当一个维稳活动的亮点,搞一个宣传噱头罢了。你们贼城警察的问题不是出在装备上,而是态度上。 (更多…)

《潜伏》是部好剧

星期四, 三月 12th, 2015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别去讲理》。】

最近又重新温习了一遍《潜伏》,仍然觉得很好看。孙红雷饰演的余则成展现了一个完整立体的角色形象。噢对了,似乎每一个能够被称之为“天才”、“英雄”的主角,在踏入战场之前都是受了心中女神的感召。樱木花道如此,余则成也不例外。

他一开始仅仅是站在摇摆不定的立场上,继而因女友的政治立场开始同情共产党,最后成功转而投靠共产党。真正将余心里那杆天平倾斜的砝码不是来自共产党的说服教育,而是国民党官员的中饱私囊。打着国家民族的旗号,为自身权力和财富牟利,余内心曾经的信仰土崩瓦解。 (更多…)

突发交通新闻的议程设置

星期二, 十一月 4th, 2014

原文首发于《张根清的博客》,感谢作者“张根清”的原创分享。】

11月3日上午看到一条新闻:上海东海大桥一大巴侧翻,司机当场死亡。看到新闻,很是震惊。有朋友问我,如果你还在广播媒体,这条新闻怎么做?是不断播发快讯吗?我想了一下,如果是我,可能会立刻安排如下一系列操作: (更多…)

厨房里的咒语

星期四, 十月 23rd, 2014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当星空遇见路灯》。】

一定是因为童年听多了广播里的“电影录音剪辑”,许多时候,较之听音乐,我更喜欢“听电影”。做家务时常常不是播放音乐,而是放部熟悉的电影来听。反正看得够熟的话,听着声音,脑子里会自动播放画面,也不用一直盯着看,做事时路过电视顺道瞄一眼,听到心爱的片段快要开始了不妨歇口气坐在沙发上重温…家务琐事,是和三餐灰尘缠斗不休的西西弗斯式劳作,温习一部心爱的电影,顺便干点家务——这么想心情就愉快多了。 (更多…)

关于INXIAN商业模式的一些问答

星期日, 十二月 8th, 2013
  • 每天,都有不少人询问INXIAN:你们的微博里能做广告吗?在你们这里发广告多少钱?你们是如何做广告的?我投的广告为啥不发?为啥发到“@惠西安”了?
  • 另外,还有一些学术界、媒体界的朋友问:INXIAN做了五年了,盈利了吗?你们未来准备如何发展?你们的现金流情况怎么样?
  • 还有,广告公司、公关公司的人一般会问:我们如何和INXIAN合作?你们INXIAN是广告公司办的吗?我的客户有负面出现在INXIAN上了,我要删除掉,你们收多少钱?

这些问题都指向了一个“共同点”:INXIAN的商业模式是什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