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张立勇’的文章

[西安e报:713期]未解决!

星期日, 十二月 5th, 2010

关注这座城市,和您一起阅读西安,本期截稿于12月5日。1907年的今天,林祚大出生了。林某,字阳春,号育蓉,乳名春儿。林育蓉9岁时去读私塾,其私塾老师是李四光之父、同盟会会员李卓侯,他说:“育蓉性子阴柔,不好把握,是龙是虫,一切全靠他自己。”这孩子后来改名叫林彪

言归正传,我们进入本周西安时间。——

[1]甘家寨强拆

这是一则来自网友的投稿。他在电邮里只给我们发了一个链接,打开之后见到如下字样:

西高新甘家寨540户农民、3200多人的正常生活受到了严重骚扰,只因我们的房屋成为高新区一块“肥肉”!西安市高新区甘家寨村委会打着政府的旗号,引领黑社会团伙,滋扰着540户百姓正常生活…不惜动用村委会出据文件、牵佣拆迁公司、雇佣黑手等黑恶手段,将540户农民变成抗拒拆迁的“不法之徒”(相关:拆迁强拆队小弟弟忏悔,见711期之8)…

(更多…)

法律是人类文明和尊严的生命之理

星期一, 二月 23rd, 2009

原文首发于《谌洪果的BLOG》,由“我的老师谌洪果”投递,原标题《司法改革的话语策略》。】

2008年开始的政法方向的转换,拦腰截断了之前轰轰烈烈的以司法职业化和司法独立为旨向的改革。按照冯象先生的箴言,“法律是政治的晚礼服”,当我们的司法不再能够担当掩饰和遮羞之功时,明确干脆地放弃法律的行囊,重新拾起人民司法和中国特色的法宝,便是自然而然的了。

所以,以“三个至上”和“司法民主化”为标志的“回头路”或者“回归”,并不突然,而是法律因应统治大势改头换面的必需,是政法策略的被动调整。

问题在于,调整的结果可能非但没有解决老问题,反而出现了新问题;不但让人忘却了独立法律力量在变革时代对维系社会稳定的平衡功效,反而因沾沾自喜于表面应对的成果(如“人民”的口号、矛盾的“化解”),忽视了那深层次继续恶化的病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