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恋爱’的文章

残忍的拒绝,才是最大的温柔

星期二, 四月 26th, 2016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宿雨的DT小镇”(ID:suyu_fm17952),作者“@NJ宿雨”,曾撰文《别跟人品差的男生谈恋爱》。注:作者已授权INXIAN发表,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

《我可能不会爱你》热播的时候,草莓在家哭成了傻逼。

她说你们都觉得这部片子温暖又治愈吗?为什么只有我觉得残忍又无情。

我说为什么呀?结局很温馨,很美好啊。

草莓哇的一声就哭了。

我整个人彻底蒙圈儿。 (更多…)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星期二, 四月 19th, 2016

这几天“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梗特别火,我想起这些年翻船的友谊。

小学的闺蜜,名字谐音的关系,外号“金鱼”。她爸和我爸是同事,我们住在一个家属院,上下学一起,她和我们班一个男生谈恋爱(没错,四年级开始的恋爱,一直到小学毕业)。我这一会儿娘家一会儿婆家的身份自然我们走得更近了。

那时候小男孩撩妹绝没有如今wuli老公宋仲基的绝招。一群男孩子在放学后经常追到她家楼下用陕西话叫她外号,还一定要喊出儿化音才觉地道,心虚的金鱼妹一个人害怕,放学就叫我一起去她家写作业。有次男孩们在楼下喊了半天没人应居然跑到她家所在的楼层,为东户西户争论的时候,我俩透过猫眼偷窥外面的动静,听见外面说“这家里面有人往外看!肯定是这家”吓得赶紧蹲下。 (更多…)

别跟人品差的男生谈恋爱

星期五, 四月 15th, 2016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宿雨的DT小镇”(ID:suyu_fm17952),作者“@NJ宿雨”。注:作者已授权INXIAN发表,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

有个匿名读者给我来信,说她最近挺苦恼的。

她说他男友颜值很高,身材颀长,就是家境不好。

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她根本不在乎他穷或者不穷,只觉得,爱一个人就是要接受他的全部。

但后来她渐渐发现,他跟她想象的有点儿不同。

坐公交的时候,他会和她抢座位;出去玩,从来不肯拎包;因为穷,从不主动买单;生活费不够了就问她借,然后从此闭口不提什么时候还钱。

有次她生病发烧,想叫他陪她去医院挂水,谁知,他在电话那头不耐烦地说,“你有病不能自己去医院吗?我正在守高地啊!” (更多…)

那平静的一天又一天

星期四, 四月 14th, 2016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计算中的上帝》。】

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一个人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为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杀鹌鹑的少女》

前几天看到这段文字,颇有感触,人生走过三十多个年头,往后看,迷雾越发厚重了一些,后前看,光影交错间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时间的指针被无形的手拨的越来越快,现在总在思考的是五年之后,十年之后我在哪儿?是谁?干着什么? (更多…)

[西安e报:2504期]要用什么体位爱国

星期六, 十月 31st,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0月31日。2013年的今天,我们的e报收录了这么一条消息:小寨赛格一家餐馆装饰画挂了一组安迪·窝火儿创作的毛泽东画像(1174期之2),然后就有人觉得这是侮辱了猪国领袖,结果这家餐馆就停业了。

[本周民生]要用什么体位爱国

攥着男人输精管、女人子宫的赵国在一次大会上忽然就宣布全面二胎了(相关:政府为什么全面开放二胎)。网上有这么一个点评:羊月薪5千,打算用20万建一个窝,狼不允许,说私自建房就是违章建筑,只能向蛇买。蛇是搞工程的,先用20万贿赂狼取得开发权,再用50万像狼买这块地,花10万元把羊圈盖好,200万卖给羊。羊没那么多钱,鼠借200万给羊,连本带利300万,20年还清,羊全家打工二十年给老鼠还债。 (更多…)

成长是一种修行

星期一, 八月 17th, 2015

原文首发于《兵马俑BBS》,原标题为《一只越长越大的泥鳅》,感谢作者“charlotte” 的原创分享。】

她身体里有只小泥鳅越长越大。

她想,她应该是个很活泼的姑娘。

7年以前的这个时刻,她高考结束,正在经历人生第一次失恋的体验。严格说起来似乎也不是第一次,10年以前的这个时刻她就曾在同一个人身上以为自己失恋了,那时她才只有14岁,她哭了一个漫长的夏天。而在秋天来临的时候,看见那个人笑脸的瞬间,她知道自己又恋爱了。而7年前的这个时刻,她又哭完了一个夏天,终于要在秋天到来的时候去到千里之外,再也不会看到那张笑脸。在那之后,如今想起来那漫长而又阳光幸福的时光里,她不爱哭只爱笑,不爱独处只爱社交,不爱学习只爱社团,不读书不思考。 (更多…)

我们为什么要『一毛不拔』

星期一, 三月 9th, 2015

原文首发于《思想的防空洞》,感谢作者“狄马”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文学不需高于生活》】

中国历史上曾有这么一个人:他生前声名远播,弟子遍布天下,死后却突然变得无声无息,人们就像约好了要遗忘他似的,既没有弟子替他整理著述,也没有人继承他的衣钵,研究他的学术,甚至连生平、籍贯都渺不可考,后人只在批判他的文章里知道他叫杨朱,是当时一个影响巨大的思想家。大到什么程度呢?他的论敌孟子说:“圣王不作,诸侯放恣,处士横议,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意思就是说,当时天下的学子分为两派,不跟杨朱学,就跟墨翟学——感觉就好像没其他学派什么事儿。但就像孟子其他激情有余,论理不足的文章一样,接下来他就骂杨朱是“禽兽”,理由是“杨子取为我,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人们因此造了一个词叫“一毛不拔”来形容他的贪鄙、吝啬——但为什么人家不愿意拔自己的“一毛”就成“禽兽”了呢?如果真的是“禽兽”,你又怎么解释“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呢?难道你的意思是说,那时天下有一半的学子都“禽兽不如”? (更多…)

[西安e报:2099期]西安女娃(ⅩⅩⅣ)

星期日, 九月 21st,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9月21日,2012年的今天,微笑局长杨达才被免职(1369期之1),两年期间越来越多的老虎被打死,回头看看杨局长,竟然有一丝悲情色彩了。今天我们来进入西安女娃时间,来看看最近很火的失恋六连拍——

[1]放手成全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