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意大利’的文章

一周体坛回眸:欧洲杯专刊(III)

星期日, 七月 10th, 2016

本届欧洲杯即将落幕,法国VS葡萄牙的决赛,恐怕此前没有多少人想到。当这样两支球队站在决赛舞台时,可能很多人都索然无味,确实,啃葡萄能有多少浪漫情怀?葡萄怎能代替蜜桃成熟时?事已至此,不看白不看,善始善终,总算是多少世人想得到却没得到的美梦,不妨在四年一次的时候将它实现。本周从法国说起,下面进入7月4日-7月10日的体坛回眸:

一周主打事件:法国真有冠军相?

当一支夺冠大热门淘汰另一支夺冠大热门的时候,是否胜者的夺冠概率就增加了呢?是的。不过,被淘汰的热门留下的概率摊给了余者,法国和葡萄牙都会获得出局者的福泽,只是,可能法国分得更多,葡萄牙更少。于是,法国被强烈看好,冷门姿态的葡萄牙被看低。 (更多…)

一周体坛回眸:欧洲杯专刊(I)

星期日, 六月 19th, 2016

四年一届的欧洲杯如火如荼地开启,“欧洲无弱旅”,这就决定了欧洲杯的每场比赛都充满迷雾,比如奥地利胜赔甚低,一样输给匈牙利。特别是,扩军之后,出线规则有所改变,小组第三也有生的希望,小组第四只能死的壮烈,于是,强队留后力,弱队拼全力,高潮迭起,悬念丛生,一场大幕由16到24开启。本周起,“体坛回眸”将开启“欧洲杯专刊”,梳理每周欧洲杯场内场外的故事,下面进入6月13日-6月19日的体坛回眸:

一周主打事件:西班牙别笑

随着西班牙3:0大胜土耳其,斗牛士军团创下一系列欧洲杯纪录:连续不丢球的最长时间、连续零封场次、连续不败。同时,还有西班牙足球史上的新辉煌:第一次在欧洲杯前两场比赛不丢球且保持全胜、第一次连续三届欧洲杯小组赛出线。 (更多…)

体验土耳其之:君士坦丁堡城墙

星期三, 四月 13th, 2016

原文首发于《花间半壶酒》,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微信域名案简单解读》。上篇回顾:《体验土耳其之:阿耳忒弥斯神庙遗址》。】

君士坦丁堡的城墙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城墙之一了,讽刺的是有名之处在于被攻陷的历史意义。在被攻陷之前,君士坦丁堡的城墙一直都被称为世界上最坚固的城墙,在长达千年的时间里从未被攻陷。而最终君士坦丁堡城墙被攻陷,是世界文明史上具有标志性的事件,世界史的教科书绝对不会忽视这一章。导致了一连串的后果,西方人开始失去地中海的控制权,为了与遥远的东方贸易不得不开始探寻新的航路,进而开启了“大航海时代”,更重要的是罗马的荣光就此烟消云散。

君士坦丁堡城墙

如果看过君士坦丁堡的地图就会知道,君士坦丁堡三面环海,只有西面邻接陆地,而君士坦丁堡也正是在西面修缮了完善的防御工事,堪称牢不可破。 (更多…)

《房间》:独立存在的稀世珍宝

星期日, 四月 10th, 2016

《房间》是一部思路清晰的影片,无论是核心地点、核心角色、核心情节、核心思想,导演兰纳德·阿伯拉罕森非常清楚自己想要表达什么、怎样表达这些,于是,呈现出的成片没有开枝散叶出余料,全是为影片核心本质服务的元素。

《房间》的关键词正是片名“房间”,Room。母子逃脱前,故事的铺垫在房间,封闭的地下室;母子逃脱后,故事的高潮还是在房间,大家庭的温馨居室。不过,母子逃脱前后,故事的地点转移,随之而来的是思想焦点的转移,正因如此,《房间》绝不仅仅是一部以地点构思取胜的影片。 (更多…)

[西安e报:2661期]连五毛都消声了

星期二, 四月 5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6年4月5日,1803年的这天,贝多芬的《第二交响乐》在维也纳剧院首演。

清明时节雨纷纷。斯坦的4月5日,顺应时节,非常清冷。不愿向冬天告别的寒风夹着一阵阵春雨,扫荡着斯坦的每一寸土地。

[1]不吭气了

斯坦地区有一个非常活跃的五毛(2443之52532之公共事件),叫「子午侠士」,他自称:「红色网络义勇军爱国锄奸队发起人。转业军人,党外党员。主张:理性爱国,铁血锄奸。」 (更多…)

关于文学批评的标准

星期四, 三月 17th, 2016

原文首发于《雷达的博客》,感谢作者“雷达”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文学批评的“过剩”与“不足”》。】

新世纪以来,当中国文学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先锋文学、90年代以来的个人化写作,身体写作等“向内转”的思潮之后,如今又遭遇了新媒体的介质变革和“去精英化”的类型文学覆盖,中国文学已成为以现实主义为主潮的开放的、多样的、在发展中不断融入新的审美元素的文学了。现在的文学创作和批评的焦点再一次聚焦于城乡、底层、农民工、普通人等“中国现实”和“中国经验”,并将“作为具体的而不是抽象的人民”的情感和生活作为主要的关怀对象。故有批评家提出“新人民性文学”、“新阶层文学”等新命名;但也有论者认为,中国文学要建构真正的人民性,就必须引入公民性概念。倘要深入到问题的深部、细部,必然涉及到“人民”和“人民性” 等概念的历史生成和当下意义。 (更多…)

一周体坛回眸:习惯的力量

星期日, 一月 17th, 2016

意大利平民作家普劳图斯有句非常绕口的话,“习惯是在习惯中养成的”,仔细想想这句话真没问题,由于渐渐习惯固定模式,大家开始养成习惯,认定这事就该这么发展,不这么发展就错了。于是,中国足球一旦落后就玩完,正式大赛都走过场;金球奖只有梅西和C罗,其他优秀的球星“全是废材”;皇马和马竞违规引入青少年,那就干脆别引援了。本周从这些习惯说起,下面进入1月11日-1月17日的体坛回眸:

一周主打事件:国什么踢球都不行

国足踢球令人失望了,国奥踢球倒令人不是失望,压根儿就没有抱过希望,又何来失望之说?而是汗颜。连续两个1:3,先后输给卡塔尔和叙利亚,真是碰谁输谁,没有不敢输的队。老大哥们越来越差,青少年们越来越弱,其实,这是一个死循环。 (更多…)

一周体坛回眸:大恩不言谢,我怕欠你钱

星期日, 八月 9th, 2015

虽说那“大恩不言谢”,可现在谁也不想要谁的恩,要恩就是欠情,欠情就要还钱。人家海藻可以对宋思明说“人情债,肉来偿”,没有肉的瘦麻杆怎么办?说到底,海藻偿的那些“人情债”不也是人民币吗?中国人民深谙此道,所以,当朝鲜志愿部队拖住争冠对手韩国人的步伐,中国人仍然按部就班,凛然拒绝“东亚第一”,大恩不要,言谢当说,这是新时代的“大恩不言谢”。本周从这儿说起,下面进入8月3日-8月9日的体坛回眸:

一周主打事件:兄弟,我尽力了

朝鲜凭着邻国友谊、南北仇恨、钢铁意志及舍生取义的精神,在中国的领土上抱住韩国的大腿,让他们暂且走不动,只为中国队能够趁机赶上,捧走冠军。没办法,好意心领,技不如人,跟日本相比,民族怒目之间还横亘着“发展中”与“发达”的几步之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