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成都’的文章

不被人知的成都「六五」

星期一, 六月 13th, 2016

【原文发于惟工新聞。】

每當說起八九民運,不少人會將之理解為發生在北京的學生運動。但參加運動的人並非以學生為主,抗爭亦不止在北京發生,只是當時大眾和媒體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北京。惟工新聞特地翻譯這篇來自中國評論博客 Chuang 闖的文章,讓大家了解發生在1989年6月5日,北京血腥鎮壓後成都不為人知的暴動。以下是正文: (更多…)

阅读一种生活

星期三, 一月 6th, 2016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暗香浮动》 。】

2015年初播出的日剧《代笔作家》,写稿的人看起来都会心有戚戚吧。成名多年的畅销作家远野丽莎遇到了最大的职业危机——她写不出来了。电视剧从各个角度表现了远野丽莎坐在电脑前面对空白屏幕大脑却同样一片空白的痛苦模样,以及灵光闪现文字如泉水般从脑中涌出,手指击键如飞时脸上的喜悦神情。看的时候一直猜想,编剧大概也把自己工作中遇到的类似情形融入了剧本,一切创造性的工作,亦即成果需要从自己大脑无中生有的工作,早晚或多少,都会面临这样的考验。

不久前在网上读到有人采访了从事文字创作工作的一群人:作家、广告文案、编剧,问题正是“写不出稿的时候是怎样一种状态?”答案各种各样:逛书店买书、上淘宝查账单、擦鞋、给猫洗澡、听歌…大人们面对作业时的拖拖拉拉,和小学生几乎没什么区别。 (更多…)

敢问路在何方

星期五, 十一月 27th, 2015

原文首发于《扯氮集》,原标题为《中国新闻业的出路:以时政社会类为例》。感谢作者“魏武挥”的原创和分享,曾撰文《我们依然要鼓吹创业》。注: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

前阵子我写内容创业,提到了媒体是手段的,理论上都有商业前景,媒体是目的的,都活得苦哈哈的。

这话引来一位朋友的问题:那你说,时政类社会类新闻怎么办?

的确,新闻本身就是目的(把新闻当手段的,很容易就是软文,属于当下有司要打击的对象)。尤其是时政类社会类新闻。

这些新闻的覆盖量其实挺大的,但也就是覆盖大。可能基于覆盖大,而可以加载广告。但根据我在内容创业那一篇文章里提到的,广告市场垄断极其严重,TOP20拿走了9成的广告份额,余下的,真的是僧多粥少。 (更多…)

[西安e报:2510期]交大马克思主义学院

星期五, 十一月 6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2014年的今天,社会主义带鱼养殖大户手周小平受陕西省委宣传部邀请,在西安为青年学生和网民代表作了专题报告(2145期之2)。

[1]男权社会的性学

数千年来,赵国人民对性的认识一直在拒绝进化,这也算是一个非物质性遗产了。和西方文化正相反,赵国人认为性是不可说不可讲的,在规定时间之前也是不可做的,如果违反了这一原则,将会受到赵国人在互联网上和现实中的道德审判,尤其是对女性而言,如果违反了这一准则,就被扣上无数帽子。其实这就是一个极端男权主义的观念,尽管它也得到了很多赵国女性的支持。 (更多…)

[西安e报:2482期]薛定谔的手机

星期五, 十月 9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0月9日。2014年的今天,时任渭南市委书记的徐新荣在幕僚的帮助下作了一场高于赵国官员平均水准的秀(2117期之1),受到不明真相的网友的追捧。徐新荣在2015年已升任延安市委书记(2394期之7),这一高配职务同时还兼任省委常委,省内的前途在等着他,更高级别的作秀平台也在等着他。

[1]单身声明

相比徐新荣先生,你省一大撮部门的作秀水准就低到不知哪去了。比如在证明丛生的赵国,一度垄断单身证明开具的是各地的婚姻登记处,为了响应赵国大大而非缓解民怨,西安市各婚姻登记处也单方面取消了单身证明。

但正如本报之前的猜测(2468期之6),你不开不代表我不要,西安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依然需要这么一张证明纸,只不过将单身证明改为了自己撰写的「真实可靠的单身声明」。而据西安某国企员工小影透露,他在近日办理公积金取现时,仍被要求提供「单身证明」,赵国遍地都是第二十三条军规,简直是要玩死人了。 (更多…)

[西安e报:2458期]地震预警

星期二, 九月 15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9月15日。1676年的9月15日,格林尼治天文台建台,后在国际经度会议上,格林尼治天文台埃里中星仪所在的经线被作为全球时间和经度计量的标准参考经线,称为0°经线或本初子午线。

[1]预警

图片
预警

2013年4月20日雅安地震(1580期全文)、7月22日定西附近发生地震(1673期之1)…每每这些事情发生,人们都会感慨要是地震也能像天气一样能够预报就好了。 (更多…)

西安骑行成都攻略

星期五, 八月 7th, 2015

原文首发于《兵马俑BBS》,感谢作者“pandaZhou”的原创分享。】

人在路上,心在路上。生活就像车轮,不断滚动前进。

寒假从家里走的时候就想着,暑假的时候能来一次西安骑行回家之旅,终于得以实现。之前也听说了很多同学今年夏天准备由西安骑行到成都,也希望这篇文章能对你们有小小的帮助。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从西安到成都,一路上少不了翻越连绵的山坡,穿越隧道,对体力和毅力都是一个考验。

从西安骑行成都主要有两条线路。一条是经周至县上108国道,一路南下直达成都。另一条是经周至县,眉县,太白县,留坝再到汉中勉县,之后走108国道到达成都。

这几天在路上遇到其他骑友,也有选择别的道路骑行,这里不再赘述。上述第一条线路要经过陈河、板房子、佛坪,过了佛坪之后还要翻越土地岭,艰难。而同样是翻秦岭,后一条线路相对容易些。

下面是我具体的骑行路线,以便参考。 (更多…)

大学老同学速写

星期二, 七月 28th, 2015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说说这个“谦”字》。】

二十六年风华一风吹,八十三位同窗缺三人。音容笑貌如如昨日,青春旋律仍仍回荡。遥想当年,引颈高歌:“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一年又一年,“卷帷望月空长叹”。取出纪念册,挨着看个遍;岁月纵如刀,记忆砍不断!

最忆是姚安。当年我们睡上下铺。戴个眼镜,文质彬彬。爱写诗,喜歌咏。每有得意诗作,必要大声朗诵。最经典的是“啊,黄河!”嘎然而止,却令我们精神亢奋。他给我的留言也是一首诗:“眼里漂浮的华丽梦幻/墓碑上的龙凤纹饰/我们算得了什么/压力下苦苦挣扎的冷漠/一抹升华的低调烟云/我们就是我们/今天总该有点慰藉。”说老实话,这诗我没读懂。如今他做了故人,他的诗也成了谶语,使人不能不喟然叹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