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房奴’的文章

《喜爱夜蒲》后面的故事

星期四, 十一月 22nd, 2012

取题“《喜爱夜蒲》后面的故事”有两层含义:一是今天正好要说以《喜爱夜蒲》为代表的这类香港电影的幕后故事,二是看这类电影几乎只是“喜爱夜蒲后面的故事”。

当大家都在望眼欲穿地翘首以盼“胸器主唱、泡沫调情”的《一路向西》时,《喜爱夜蒲2》抢先出炉。从IIB到三级,循序渐进地观影似乎更有助于身心健康,这样来看,出品上的先后好像是不经意间地刻意安排,一切以科学发展观为核心。 (更多…)

[西安e报:695期]2500万买辆消防车

星期三, 十一月 17th, 2010

关注这座城市,和您一起阅读西安,本期截稿于11月17日。1992年11月17日,以小说《人生》《平凡的世界》而享誉文坛的中国作家路遥逝世,年仅42岁。在许多的日子里,我们都喜欢在心底里把自己比做是高佳林、马建强,或者孙少平,然后幻想自己也能有一个田晓霞…现在明白,这其实不是对爱情的幻想,而是自卑。

3天前一则新闻说陕西文坛作家不赚钱,贾平凹一个人上榜还排在最后,我不认为这样的新闻有什么意义,我是多么真诚的希望一些媒体能够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保持最后的那么一点点原则,不用钱来衡量一个作家的存在价值,做到最起码看起来不那么世俗。

[1]王双娃开车撞死4个学生,判死了

这是今天下午15:30分的消息,一年多前那个撞死四个孩子肇事逃逸的泾阳农民(50期之158期之6)被两罪并罚判死,罪行是交通肇事和故意杀人罪,其妻因窝藏罪被判2年,孩子犯毁灭证据罪,但因年龄不足18岁免于刑事责任。宣判后,法庭外的受害者家属情绪激动,要求王双娃给自己的孩子偿命,一年之后,仇恨依然比痛苦大。 (更多…)

房子压垮了一代中国人

星期二, 十一月 24th, 2009

原文首发于《我不是博客》,原标题《在我的蜗居看完了电视剧< 蜗居>》,感谢作者“阿甘”的投递!】

昨天晚上终于看完了电视剧《蜗居》,整整35集,从上周末到昨天,连着看了好几天,看完之后引起很多共鸣。正如新闻报道里所说:《蜗居》比《奋斗》更现实更残酷(via:北青网),《蜗居》的前半段引起了我很多共鸣,海萍夫妇在大城市里的奋斗和起伏,为了买房子而到处奔波,为了还房贷而到处想办法挣钱,应该会让城市里许多外地人想起自己在这个城市打拼的日子。而《蜗居》的后半段则沦为“反腐”和“二奶”的题材,有点落入俗套了,感觉跟《蜗居》主题不太搭边,却迎合了当今社会流行的“小三”主题。

其实,买一套房子,不只是为了房子,不只是为了有一个地方住,更多的是想在这个城市有归属感,和心爱的人一起,有一个家的感觉。但是,现实的情况就是,仅靠自己的那点微薄工资是很难支付起现在的高昂房价的,所以,“啃老”成了绝大部分人的选择,两个家庭为了一套房子,都得伤筋动骨,这就是中国的现状。 (更多…)

房子越大,心越孤单

星期二, 八月 25th, 2009

原文首发于《当下最美》,作者“孔明”,感谢“小草小草小小草”的推荐!相关:《一张炕上的爱情》

人活着,活什么?我曰:“衣食住行。”缺其一,都可想而知。我家在农村,住,本来不应该是个问题。我要树雄心,立壮志,远离家门去读书,住,就成了问题。

中学时代住宿舍,睡通铺。宿舍和教室一般大小,一个班的男生都挤在一个宿舍里。未成年,有自尊心,没有隐私。上了大学,住八人间,睡架子床,合了帷帐,居然有了自己的“天地”,心里生出喜悦。走上工作岗位,八人间成四人间,却不自在。原因很简单,约女同学来,不方便,多一只眼睛也是多呵! (更多…)

房事

星期二, 三月 10th, 2009

上周末,我被一波短信群发骚扰得很得意:荣德棕榈湾、富力城、银河新坐标、花旗国际广场、世华苹果城、新地城、新兴骏景园、中海国际社区东郡均争先恐后地向我通报了他们的优惠信息,“绝版”、“全南景观房”、“电梯花园洋房”、“抄底价”、“憾世发售”这些词,就像街头美女腿上的黑丝,让我虽然摸不着,都心神荡漾~~~

看到这个阵势,那些打算买房、不得不买房的朋友,是不是更坐卧不安呢?因为报纸上说了:西安房价出现上涨苗头,每平方米上调50-200元;专家还说:西安的房地产市场会持续健康地发展,房价也将持续升温;而经验还告诉我们:小老百姓,是永远抄不到所谓的“底”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