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搜狐’的文章

[西安e报:2589期]风吹着猪飞…

星期日, 一月 24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6年1月24日。据称,这是十年来最冷的一天,然而,西安迎来了近年最热的创业潮。在“全民创业、万众创新”(2457之4)的口号感召之下,北京的猪飞起,又跌落后,因为时差的关系,西安的猪才开始飞… (更多…)

[西安e报:2246期]被删除的新闻

星期日, 二月 15th,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2月15日。2005年的今天:YouTube正式注册使用,至今,它已经成为同类型网站的翘楚,并造就许多网上名人且激发网上创作,不过在天朝,YouTube和很多有价值的网站一样被防火墙阻隔在外。

[1]联合学院封口令

陕西联合学院集资骗局在年底大规模爆发(2235期之42236期之52241期之123452242期之2),从2月4日起,上当的老人们开始了行为艺术堵路之旅,他们在围堵了联合学院太乙路的办事处未果后,开始齐聚新城广场,老人们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诉求,究竟是希望政府出面替还钱?还是敦促政府加快办案进程?他们自己可能也不清楚,毕竟毕生积蓄被骗,令他们已经失去了本来就不强的判断力。 (更多…)

老虎庙口述史(一百):无数码年代的单车长骑

星期三, 五月 14th, 2014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打一场国家官司》。】

120、无数码年代的单车长骑

自此告别北京,翻过百花山(见《百花山上缚苍龙),我进入了河北地界。

这一天,我夜宿在与北京接壤的一个叫做孔涧的小镇。那夜里最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小镇上没有互联网这事,随身所带2G时代无线上网卡成了真正的瞎子摆设。手机打到河北省电信部门,回答曰,基站尚未建到孔涧。即使打手机也很吃力,果然说着电话就断。半夜里不甘心,从大车店老板那里讨来一根搭晒衣服的铁丝儿,一头搭在灯绳上,另一头在电脑上胡插八插试遍所有带孔洞的地方…

2007年第一次单车出行,我使的是一辆凤凰十四速钢梁自行车。车子是在北京魏公村西口一家私人车铺里买的,耗银168元。我问店家车子跑长途可行?点家问我长途有多长?我说没准呢,或许千里万里。店家露出商人面目,言不由衷:“看你咋骑哩,省着骑,到美国也不是不行…”其实我知道真的不行,就这车子跑长途,谁信?不过在我看这就是我自己的事儿了,一种盲目的自信激励着我,还听说有人开面的跑遍全国呢!搜狐没有拉到赞助,我身上就只有那几千,车子的事情还是先凑合着来,只要不被人知道笑掉牙。 (更多…)

老虎庙口述史(七十五):单车走天下

星期一, 三月 10th, 2014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被困在了重庆》。】

九十五:单车走天下开篇

2007年2月,我决定骑单车考察农村。遂与多家门户网站会商,希望得到理解和资助。最终有一家BSP(BlogBus博客大巴)和一家门户网站(搜狐)向我摇动了橄榄枝。

2007年7月31日,我在博客上公布了此行田野考察策划书《思想者之旅策划书》。就像我为企业做产品营销策划一样,有纲有领,所以引起网友的极大兴趣。搜狐为此特别发布消息《名博老虎庙万里走单骑博客进入草根报道史》。 (更多…)

关于INXIAN商业模式的一些问答

星期日, 十二月 8th, 2013
  • 每天,都有不少人询问INXIAN:你们的微博里能做广告吗?在你们这里发广告多少钱?你们是如何做广告的?我投的广告为啥不发?为啥发到“@惠西安”了?
  • 另外,还有一些学术界、媒体界的朋友问:INXIAN做了五年了,盈利了吗?你们未来准备如何发展?你们的现金流情况怎么样?
  • 还有,广告公司、公关公司的人一般会问:我们如何和INXIAN合作?你们INXIAN是广告公司办的吗?我的客户有负面出现在INXIAN上了,我要删除掉,你们收多少钱?

这些问题都指向了一个“共同点”:INXIAN的商业模式是什么? (更多…)

你好,知识产权

星期六, 四月 27th, 2013

原文首发于《花间半壶酒》,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机器人会做梦吗?》】

4月26日,是世界知识产权日,平淡无奇的一天。在这一天还剩不到两个小时的时候,我才想起写写知识产权的内容。一直以来,知识产权都不是我写博客的热门话题,只是因为计算机与互联网天生便利于数据复制与传输,才会说上几句。因此多少还是应该纪念一下这个日子。即使有些晚了也无妨。就以本人为例: (更多…)

无法杜绝的谎言

星期四, 三月 28th, 2013

原文首发于《24小时在线博客》,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殊途同归的命运》】

在这个世界上,“说谎”本是很娱乐的一件事情。比如美国民间的说谎家组织,便是划归“俱乐部”范畴内的。说谎甚或可做幽默理解,充其量可以认为它是幽默里较之极端的一个分支。但是当社会充斥人与人之间的欺诈,弥漫着人人之间的不信任的情况下,说谎就可能形成对于他人的侵害。中国社会中不可能诞生这样的俱乐部,美国的这个民间说谎家俱乐部却是堂而皇之的存在,这着实令人思索。 (更多…)

搜狐的江山

星期二, 九月 18th, 2012

原文首发于《ItTalks》,感谢作者“魏武挥”的原创和分享,曾撰文《收费阅读是走不通的》】

8月头上,搜狐张朝阳在一次分析师电话会议上称,搜狐微博遭遇失利。虽然后来搜狐公关部认为媒体有“断章取义”之嫌,但搜狐微博在整个微博市场中,居于新浪腾讯之后,应该是个事实。无论如何,搜狐微博在当下,是“失利”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