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摇滚’的文章

我们生活在一场巨型魔幻之中

星期三, 四月 20th, 2016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那平静的一天又一天》。】

所谓魔幻,就是从常理来说,现实生活中不太可能出现的一些东西。比如盘旋在城楼上空翱翔着的巨龙,又或者从洞穴里面钻出来的,长着尖尖耳朵,一身绿色皮肤的地精,再不然就是如汪洋大海一般的半兽人方阵,山呼海啸一般的要踏平世界。

不过,我后来发现我们就生活在魔幻中,一种巨型魔幻。它就像是地球上撕裂开来了一个异次元空间,一种由社会主义的皮肤与资本主义的血液相结合的产物。 (更多…)

​梦回唐朝

星期四, 四月 7th, 2016

原文首发于《夜晚的骑士》,原标题为《​梦回唐朝——我的摇滚启蒙》。感谢作者“曹石”的原创分享,“@曹石”为西安本土乐队黑撒主唱,曾撰文《艺术创作的加法与减法》。】

图片
唐朝乐队 网图

1992年末,伟大的唐朝乐队出了他们伟大的第一盘专辑。这盘专辑对整个华语音乐的冲击和影响力毋庸置疑,早已成为经典。

而在它出版的那一年,在西安这个古老的唐朝帝都,凶猛的对我醍醐灌顶了!我这个当时的初三少年,从此开了窍,踏上了摇滚的不归之路。

那是一个晚饭后的时光,我跑到马俨家玩,他拿出一盘磁带,封面上赫然四个长发猛男的头像,两杆交叉的红旗上方,书有“唐朝”两个大字。马俨介绍说这是他哥新买的唐朝乐队,摇滚的。他将磁带放入“爱华”随身听,我戴上耳机。随之,磁带里第一首歌《梦回唐朝》轰鸣而来的失真吉他和主唱尖利高亢的嗓音,一瞬间把我震得找不着北了。我从来没听过这种玩意儿,当时的感觉就一个字:噪!

这盘磁带被我借回了家,之后的两个星期,我除了那里面的十首歌以外,什么歌都没再听过。不断的反复循环,A面听完了换B面,B面结束了再从头。。。完全沉浸在唐朝那些疯狂又宏大的音乐世界里。那时候我还不懂什么是失真吉他,也不懂什么叫贝斯,但看着专辑封面上那四个人的介绍,我悄悄记住了一件事:一个摇滚乐队里,需要有主唱、吉他手、贝斯手还有鼓手! (更多…)

[西安e报:2441期]下面没有了

星期六, 八月 29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8月29日。2013年的今天,实名认证为“@陕西省教育厅”的官方微博忽然发布了一条“我正在免费试用杜蕾斯震动棒”的消息(1711期之1)。但不好玩的是这次组织又把屎盆子扣在了黑客头上,意思就是免费试用震动棒的是黑客,而不是我们的员工。直到今天黑客并未宣布就此事负责,成为了一桩悬案。

[本周焦点]他怎么不打别人,就打你?

温州热汤浇头事件在报道了一份店员问讯实录之后,你国的舆论风向立马就变啦。由之前的必须处死用热汤泼人的服务员,毫无心理压力地过渡到你看嘛,我果然有先见之明,是这位女顾客嘴太贱了,你不骂人家妈,人能用热汤浇你? (更多…)

一位民谣歌手的离开

星期三, 八月 26th, 2015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大病免费全民推动计划》,原标题为《民谣歌手老衲因病负债自杀后死去(为什么要大病免费案例之七十四)》。感谢老衲好友赵一铭、创意长安·球球的原创分享】

老衲其人

本篇系老衲的好友赵一铭所撰。

民谣道长老衲,原名杨松,1986年3月21日出生于陕西省渭南市。因生前创作内省批判作品《师太你就从了老衲吧》而得此艺名!据杨父介绍杨松出生时仅有三斤重,从小体弱,据后来医院诊断推测可能患有先天性血管疾病!11岁时杨松的母亲就离家出走…99年初中毕业,离开渭南老家在西安市胡家庙某商场做保安时接触摇滚乐开始弹琴学习音乐,2002年开始四处流浪,并在云南大理等地待过将近十年,期间创作原创音乐作品并酒吧驻唱、街头卖唱!

期间腿部患有静脉血栓并逐步恶化,于2013年回到渭南老家医治,期间又发现患有心肌梗塞,并于2014年初在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接受心脏支架手术花费十几万,为了支付高昂的医药费其本人和家人四处凑钱负债累累!记得去年见面时他本人跟我说起过每次到西安买药就是三四千! (更多…)

《醉乡民谣》:哪来那么多励志故事

星期日, 十月 12th, 2014

鲍勃·迪伦,堪称赋予了摇滚乐以灵魂,在他面前,喜欢抢占头条的汪峰简直弱爆了。鲍勃·迪伦,音乐玩得好,诗歌写得好,跨界都成功,不可多得的人才。但是,《放任自流的时光》一书的译者陈震曾说鲍勃·迪伦做人不合格,曾将好友戴夫·范·朗克的歌偷偷占为己有。《醉乡民谣》说的就是这位看上去很悲壮的人。

影片中的戴夫·范·朗克化名为勒维恩·戴维斯,他仅靠朋友或陌生人的接济以及一些小工作的收入度日,从格林尼治村到芝加哥无人问津的俱乐部,直到在音乐巨头格罗斯曼面前试唱,最后再回到自己原来的地方,没有出人头地,始终进退两难。 (更多…)

[西安e报:2042期]主场丢了

星期六, 七月 26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7月26日。香港第一个“赫芬顿邮报”——主场新闻(2017期之102021期)宣告关闭

[本周事件]写给蔡东豪的公开信

在主场新闻的关闭声明中,蔡东豪写道:“我恐惧…,我误判…,我愧疚…”他恐惧中共在香港制造的白色恐怖,对香港新媒体市场的前景过于乐观造成误判,现在要关闭了,感到愧疚每个关心主场新闻的人。 (更多…)

且行且珍惜之十动然拒

星期二, 四月 1st, 2014

原文首发于微博,感谢作者“@FrankCJ”(葛峰)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谁在给最高法报告投反对票?》。】

且行且珍惜这个题目,出自张信哲1996年发行的《梦想》专辑中的同名歌曲。

那时侯,我和伙计们迷恋崔健、Pink Floyd、Nirvana、黑豹、张楚、郑钧…和所有封面看来嚣张、神秘、小众的卡口磁带里的歌曲。直到在一次伙计的生日聚会上,我才听到张信哲的歌曲。 (更多…)

神人刘翔捷

星期四, 八月 15th, 2013

原文节选于《废城甜梦—西安摇滚20年》,原标题《刘翔捷的行为艺术》,感谢作者“曹石”的原创分享,@曹石为西安本土乐队黑撒主唱,曾撰文《我在<西安事变>里的臆想》。】

唐乐宫北楼606室,穿着件白衬衣,留着山羊胡须的刘翔捷正坐在我对面侃侃而谈,唾沫横飞:“西安的年轻人需要行为艺术,摇滚乐可以和行为艺术结合起来!”

那是2005年夏天,记忆里格外的炎热。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