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文化’的文章

专为毛泽东拍摄的“内片”

星期五, 六月 10th, 2016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

叶永烈先生在《同舟共进》2016年第6期刊文(编者注:原载于《往事》2004创刊号),披露了一件陈年旧事:1976年,上海市成立了所谓的“内片”摄制组,精心拍摄专供毛泽东观看的娱乐性影片,他在其中担任编导。同样性质的摄制组,北京也有。

人生在世,为了自己的存活和后代的延续,物质需求无疑是第一位的,古人“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之论,是一句老实话。但除此以外,人还有精神追求——就连“饮食男女”之事,在物质享受的同时,不是也有着精神享受吗?吃饱穿暖以后,“富贵思淫欲”,这是下三滥等级的精神追求;与之相反的高尚追求,则是“富而思文”。毛泽东想要观看娱乐性影片,显然是属于后一种追求,无可非议。 (更多…)

李洪林:百年道路話滄桑[上]

星期五, 六月 3rd, 2016

李洪林
李洪林先生(资料图)

【本文转载自「明镜新闻」。明镜按: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致力于思想解放、破除現代迷信的先驅李洪林先生,於2016年6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特重新轉發他的長篇答問《百年道路話滄桑》,以志紀念。原文载于《當代中國研究》,系沈洪女士在2013年对李洪林先生的专访。本文较长,分三次编发,含金量很高,值得阅读。】

我的話說了不少,概括起來也很簡單:人類從野蠻走向文明的歷史,除去人種和民族的特色,其實只有一條路。世界各國的近代史都是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從自然經濟到商品經濟,從專制政治到民主政治。和這個歷史過程相應的,是人的解放,即從人身依附到人權的確立:每個人的生命權,財產權,自由權,都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走遍黃河長江,萬里求學路

沈洪:您一直作理論工作。能不能談談怎樣從一個青年學生進入理論園地?什么年紀入了黨?最初是如何接觸到共產黨思想的? (更多…)

既要巴尔扎克,也要卡夫卡

星期四, 四月 14th, 2016

原文首发于《雷达的博客》,感谢作者“雷达”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关于文学批评的标准》。】

要想生动地描绘和准确地概括我们这个时代,其实是很难的。现在动不动都用狄更斯的话: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但又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来搪塞,我本人也不例外,以为这么一说,既聪明智巧又滴水不露,可以万事大吉了。事实上,在某种意义上,这等于什么也没有说。我们时代的许多最重要的特征,狄更斯也许根本没有想到过。 (更多…)

阅读殷汉西

星期一, 一月 25th, 2016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屠呦呦是一面镜子》 。】

与殷汉西先生在一个单位上班、一个小区居住,但由于退休前工作上几乎没有联系,退休以后,对单位里的事我又不再关心、从不过问等原因,我们俩,交往其实并不多。

说来惭愧,最初阅读殷汉西,是在被一些人认为不怎么“正经”的麻将桌上。但在我看来,麻将者,一种工具而已,可以用来赌博,也可以用来娱乐;并且,从来不摸麻将的未必是好人,不时打打麻将的也不一定是坏人。梁启超曾这样描绘自己:“一读书就忘了打麻将,一打麻将就忘了读书。”连中国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学问家也喜好“搓麻”,看来不分青红皂白地把麻将说得一无是处,显然绝非公允。 (更多…)

丑陋的胯胯井

星期三, 十一月 18th, 2015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猴子与玄奘》。】

新中国成立以后,我们对传统文化似乎不是那么重视,更遑论敬畏了。用当时两位民主人士张奚若、陈铭枢的话来表述,分别是为“轻视过去,迷信将来”和“鄙夷旧文化”。到了“文化大革命”,这种倾向愈演愈烈,更是要把一切旧文化“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它永世不得翻身”。

于是,拆古建、砸文物、烧典籍、废民俗,甚至连孔夫子的遗骨,也要挖开坟墓,肆意亵渎,硬是把神州大地搞了个乌烟瘴气,一片狼藉,对中华民族造成的巨大伤害,真可以说是罄竹难书。 (更多…)

计划生育,又一部被念歪的经

星期三, 十一月 4th, 2015

原文首发于《蒙古黑马》,感谢作者“郝建国”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一部刑法两种判决》。】

随大流惯了,很多人不习惯独立思考,喜欢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

当年读书人批评毛泽东,说他不听马寅初的意见,让中国多生了几亿人口,拖累了现代化。现在,严苛的计生政策废除了,大家又批评邓and江胡,说他们错搞计划生育,把国家带进了沟里。

人既是生产者,也是消费者,当然还是碳排放者。单纯强调哪一点,都有坏处。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个家庭三五个孩子很普遍,人们生活简单,共同贫穷,唯有生孩子这个乐趣。但凡看过电视剧(小说)《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的人,对贫困和多子给国人带来的逼仄和困窘一定会留下深刻印象。 (更多…)

型录里的乌托邦

星期一, 十一月 2nd, 2015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不相信”的滤镜》 。】

商品目录样册,又名“型录”,可读性常常不亚于杂志,多年前邮购盛行的时候,不少人是为了定期收到赏心悦目的商品目录而注册了会员,直到今天,宜家每年出版的《家居手册》,取阅量和下载量仍相当可观。和时尚杂志不时拍一些或夸张或暗黑的时装大片不同,型录始终坚定地紧贴大众平均审美:粉彩色,暖调居多,强调实用,模特美得刚刚好——既美,又毫无侵略性。

而台湾广告人许舜英的这本书名叫《我不是一本型录》。 (更多…)

文学批评的“过剩”与“不足”

星期三, 十月 28th, 2015

原文首发于《雷达的博客》,感谢作者“雷达”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面对文体与思潮的错位》。】

当今的文学创作从数量上看是繁荣的,当今的文学批评仅从数量上看也很繁荣。如果注意一下每个时段集中评论的话题和作品,我们又可能会产生一种话语自我繁殖和理论过剩的感觉;而富于主体精神和独特见解的、有个性风采的、敢“剜烂苹果”风格犀利的、有言语美感的评论却很少见。这“过剩”与“不足”之间,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文学批评文章之所以给人“过剩”之感,在我看来,首先是因为同质化、平庸化的东西太多,它们的角度、思路、思想资源、评价标准、话语风格都大体一样,既提不出什么尖锐的问题,也不可能作出什么意外的评价。价值立场也许都很“正确”,但价值立场并不能代替文学批评本身,它们的审美精神是狭窄的和单一的,没有显示出审美的丰富性、多样性,更谈不上观念和方法的创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