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文革’的文章

副校长陈时伟之死

星期三, 十一月 9th, 2016

【本文经 王天定 先生授权发布,欢迎转载、广传,但请注明来源、出处。】

53458-1
这照张片来自兰大文库网站学人风采栏目,是迄今网上能查到陈时伟先生为数极少的几张照片之一

在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上,兰州大学副校长、化学家陈时伟教授的死,竟是一个謎团和传说。我第一次知道陈时伟这个名字,是读高尔泰先生的《寻找家园》。高尔泰在书中曾写道: (更多…)

[西安e报:2756期]如何为首长服务

星期六, 七月 9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7月9日。2012年的今天,e报记载了政府许多将要实现但并未实现的蓝图(1295期之1),并将此定义为政府性拖延症。现在想来,这些事儿早就写进国歌里了,你看,“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才发出了“最后最后的吼声”。啊!一个拖延症大国!

[上]如何为首长服务

7月5号陕西全球推广这事儿可能是官方今年最大的动作了,一众大佬们手里拿着通稿站在外交部的宣讲台上自信的像全球媒体(起码他们自己认为是这样的)宣传着自己治下的陕西。其中,省长胡和平的讲话还是比较亮眼的,就是讲“Shaanxi”每个字母找一个英语单词来拆分解读(有关真实的陕西,请参阅2752期全期e报)。

说实话,我也是头回见到有大员们会在如此重要的会上给参会人员灌一碗鸡汤。 (更多…)

没有枪杆子你什么都不是

星期一, 七月 4th, 2016

本文胡平 发布于 RFA,原标题:《从鲜为人知的珠海会议看军队在中共内斗中的作用》。节选,有删减。】

对中共领导人而言,最重要的权力是军权。中共用枪杆子治国,也用枪杆子治党。领袖之所以能凌驾同僚凌驾全党,就是靠的枪杆子。例如五十年前,1966年8月在北京召开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会上通过了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十六条;本来与会的中央委员们大多数都是不赞成的,但一个个还是乖乖地举了手。原因就是,此前毛泽东早已调兵遣将,做出严密部署,除了警卫团和北京卫戍区都是毛家人马外,毛还调动了几十万嫡系野战军驻扎京畿。事实上,与会的中委们是在刺刀下投票的。 (更多…)

[西安e报:2749期]THIS IS CHINA

星期六, 七月 2nd,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7月2日。2015年的今天,@子州交警微博管理员因为在官方微博发布土改时共匪谋财害命言论被移交司法机关(2383期之1),相比之下,当天一位老党员得到了习大大的回信(2383期之4),欣喜若狂!两相对比可见,在赵家的统治下,你特么说几句真话都是会要命的事情。

[本周冷笑话]This is China

在中共庆祝七一党建的前两天,@坏球时报@共青团中央等官方微博迅速的推出了一个名为《This is China》的全英文舔菊说唱MV。在接下来的两天里该视频在微博、微信平台上以风一样的速度扩散开来,立即斩获了700多万的播放量,土锤们一边狂热转发一边颇有些师夷长技以制夷的痛快。因为仅在两年前,走国人的舔菊水平还停留在《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的民间土摇这个档次(注:该歌曲在微博的搜索引擎上已经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图片名称

不过这首中共用来宣传自己的说唱视频令人看起来极度痛苦,你不得不承认这个政党真的是跟朝鲜一脉相承的,各种歌颂在党国领导下的美好发展的画面充斥着整个视频,比如四处可见的手机支付、获得诺贝尔奖的屠哟哟、各民族人民幸福美满的笑容、车水马龙的天安门前等等,无一不在暗示着中共治国有方。最让人不适应的还是视频中那种奇怪的观点,整个逻辑就是:我抽烟、喝酒、纹身、约炮,但我知道我是个好女孩。尽管中国目前有着种种不好的地方,但你要理解,因为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虽然这里有雾霾、毒奶粉、毒疫苗、毒食品、强拆、人权状况差劲、官员贪腐严重,但我知道中共是个好中共,所以请跟着我一起大喊:This is China! (更多…)

专案组重临,文革复辟?

星期五, 六月 24th, 2016

原文首发于端,作者“程翔”是资深传媒人、《文汇报》前驻北京记者站主任、副总编、新加坡《海峡时报》前中国首席特派员。】

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先生昨天(2016年6月16日)勇敢地站出来,揭露中共对该书店的打压过程(2733期之10)。笔者认为,所有香港人都应该给他掌声,感谢他的英勇行为,因为他奋不顾身向香港人展示了中共的真面目。我们应该学习他不向强权屈服的勇气。如果人人都是林荣基,中共这种“一党专政”的政权就不可能延续下去。

在林先生所透露的内情中,最令笔者担忧的,是“文革”时期的一些恶习,看来又死灰复燃。 (更多…)

[西安e报:2734期]打造古城朝阳区

星期五, 六月 17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6月17日。2015年的今天,在西安火车站,一名维族男子被警方击毙,官方通报的理由是对方在售票厅用砖头冲砸正在购票的旅客(2368期之1)。

[1]南郊变电站爆炸

首先插播一条18日凌晨的消息,也许南郊人民都能切身体会到。6月18日0:20分,西安长安区的一处变电站发生爆炸,一时间火光冲天,照如白昼,导致西安南郊大部分区域停电。

爆炸

据华商报当晚快讯称,爆炸发生了两起,一处在长安酒厂附近的变电站,一处在北长安街凤栖原D出口北5米处的变压器,导致附近一家面片店门被炸破,骨科医院的柱体瓷砖炸脱落,一名男子被炸伤。而西部网的滚动快讯则透露,发生变电站火灾的原因是电缆沟失火导致其中一台主变故障起火,造成另外一台主变跳闸,同时波及330千伏南郊变#3主变故障跳闸,南郊变330千伏停电(更多…)

李洪林:百年道路話滄桑[中]

星期六, 六月 4th, 2016

【本文转载自「明镜新闻」。明镜按: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致力于思想解放、破除現代迷信的先驅李洪林先生,於2016年6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特重新轉發他的長篇答問《百年道路話滄桑》,以志紀念。原文载于《當代中國研究》,系沈洪女士在2013年对李洪林先生的专访。本文较长,分三次编发,含金量很高,值得阅读。】

(续前)

胡乔木三次阻挠中国改革

沈洪:在您的《中国思想运动史》中谈到80年代初“政治制度改革的夭折”,邓小平曾触及高度中央集权体制,并似乎有意作出改革,是胡乔木的一封信导致了形势逆转?能否仔细讲讲这次政治改革的中断。一封信就能改变一个国家的走向,说明什么问题?

李洪林:其实在那之前,胡乔木还有两次小动作。他都成功地阻止了中国的改革进程。 (更多…)

李洪林:百年道路話滄桑[上]

星期五, 六月 3rd, 2016

李洪林
李洪林先生(资料图)

【本文转载自「明镜新闻」。明镜按: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致力于思想解放、破除現代迷信的先驅李洪林先生,於2016年6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特重新轉發他的長篇答問《百年道路話滄桑》,以志紀念。原文载于《當代中國研究》,系沈洪女士在2013年对李洪林先生的专访。本文较长,分三次编发,含金量很高,值得阅读。】

我的話說了不少,概括起來也很簡單:人類從野蠻走向文明的歷史,除去人種和民族的特色,其實只有一條路。世界各國的近代史都是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從自然經濟到商品經濟,從專制政治到民主政治。和這個歷史過程相應的,是人的解放,即從人身依附到人權的確立:每個人的生命權,財產權,自由權,都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走遍黃河長江,萬里求學路

沈洪:您一直作理論工作。能不能談談怎樣從一個青年學生進入理論園地?什么年紀入了黨?最初是如何接觸到共產黨思想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