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斯大林’的文章

斯大林到底应不应该勃起

星期四, 九月 10th, 2015

本文来源:大象公会(微信公众号idxgh2013);作者:@北戴河碱业工人读书会。注:大象公会仅授权INXIAN发表,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大象公会。】

只要对现代艺术稍有了解,对下面这张画像应该都不会陌生。斯大林的画像虽曾遍布苏联的每一个角落,但与那些慈爱又不失威严的领袖像相比,这幅潦草随意的手绘显然更加出名。

毕加索绘制的斯大林像
毕加索绘制的斯大林像

它的作者是帕勃罗·毕加索,艺术史上最著名,也可能是最忠诚的共产党员。自1944年加入法共后,毕加索始终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甚至明知党不缺钱仍慷慨捐赠。即使后来了解到苏联某些不光彩的历史,他也绝不像萨特等人一样公开发表对党不利的言论。 (更多…)

独裁暴君的黑历史

星期一, 二月 2nd, 2015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胡适:总统你错了》。】

“这事”是什么事?且听我慢慢道来。

那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一天晚上,苏联,莫斯科。高官显贵陪同独裁暴君斯大林在花园夜宴,想来月朗星稀,酒醇肉香,斯大林的颐指气使和大小佞臣的谄言媚笑,一定是相映成趣。席间,莫洛托夫和卡冈洛维奇为天上一个星座的名称小有争议,斯大林一旁言道:“这事容易,打电话问天文馆。”当时的苏联,斯大林的话就是“最高指示”,当然必须“坚决照办”,于是,电话马上打了出去。

如果下来的故事按常规发展,那斯大林之所言倒也无可非议。因为,他毕竟还知道科学问题应该请教科学家,不可以由他这个集所有权力于一身的独裁者说了算。但让人扼腕叹息的是,故事的后续发展完全脱离了正常轨道,引发出一场让人欲说无言、欲哭无泪的惊天悲剧! (更多…)

黄河远上(二)

星期四, 八月 7th, 2014

原文首发于2014年7月号《作家》,感谢作者“雷达”的原创分享,上篇回顾《黄河远上(一)》】

再往前一直走,就走到我们兰师附小的大操场了。我至今能听到当年“踢毛旦”的喧嚣声。西部的孩子有他们自己的玩法。“毛旦”是用布头缝制的圆球,比网球略大,北宋高俅踢“鸳鸯拐”的那种球,亦称蹴鞠,大约就是这个样子。几十人满场子追毛旦,扬起阵阵尘埃。后来又改成了手抛毛旦,空中接力,几十人又争抢得人仰马翻,场面与今天的橄榄球无异。

我小时的好友、同班同学王世强回忆说,一年级时成立小足球队(实为毛旦队),让大家给球队起名儿,我居然提出叫“民主”,老师也同意了。他感慨道,当时还是国民党时期,你就知道了“民主”,可见在最封闭的西部,进步的声音也在走进幼小的心灵。 (更多…)

老虎庙口述史(六十八):童年记忆

星期五, 二月 21st, 2014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两个流浪的穷孩子》。】

八十八、和平桥•雁塔路•大雁塔

1953年,我出生在西安城里西门附近一个叫做甜水井的地方。在此之前,党要求父亲做出选择:一、进藏(那里“问题”尚未解决);二、转业地方,投入和平时期的经济建设。父亲恋家、恋乡,是一个典型的农民革命家,他很不理解革命成功后还打什么仗。

随后父亲母亲带着1947年出生的哥哥和1949年出生的姐姐辗转由兰州到了西安,驻扎在陕西省公安厅,也就是现在省长办公的地方,叫黄楼(现省政府大楼北侧)。此后,父亲告别了公安系统,转入煤炭行业工作。

(更多…)

朝鲜是社会主义国家吗?

星期二, 十二月 17th, 2013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邂逅汉江》。】

“文革”期间,有一本内部发行的图书在中国大陆流行,名曰《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吗?》,像我这把年纪的读书人,对这本书大概多少都会有点记忆。书的作者是几位在苏联读书的日本学生,内容是揭露苏联修正主义的“真面目”。中国有关方面在当时推出这么一本书,应该是出自反对修正主义的“崇高”目的吧。 (更多…)

如何评价蒋介石

星期五, 五月 3rd, 2013

原文首发于《阮一峰的网络日志》,感谢作者“阮一峰”的分享,曾撰文《重新定义人生的10000个小时》】

去年暑假,我读完了美国历史学家陶涵(Jay Taylor)的《蒋经国传》。这一周,又读完了他的后一部作品《蒋介石与现代中国的奋斗》。我读的是台湾2010年的版本,但是该书已经于2012年引进内地,书名改为《蒋介石与现代中国》。

这本书能够在大陆出版(不管删节了多少字),是我们国家的一大进步。因为它全面地为蒋介石辩护,完全把蒋介石写成了一个正面人物,与官方的历史观截然相反。

当然,它不是那种歌功颂德式的文字,而是以各种历史资料为依据,试图做出尽可能客观的结论。请先看我做的笔记,该书对一些历史问题是怎么解释的。 (更多…)

杜鲁门想吃酿皮子

星期五, 十二月 14th, 2012

原文首发于12月9日《西安晚报》,原标题《杜鲁门的高鼻子和西安的酿皮子》,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被忘却的先行者》。】

杜鲁门是美利坚合众国的第33任总统,在美国口碑好像不错,有历史学者甚至称赞他是最出色的美国总统之一。但在中国,此人却是千夫所指的大坏蛋,原因嘛,是由于他在美国执政的时候,中国人正把“雄赳赳,气昂昂…打败美国野心狼”的《志愿军战歌》唱得震天响。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如今,连中国的权威历史研究也承认,当年发动朝鲜战争的,是得到了斯大林支持的金日成,但杜鲁门其人在中国老百姓心目中的大坏蛋形象,怕是无法改变——在那场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在人员伤亡和物质消耗上付出了那么沉重的代价,和美国人打得你死我活,我们能不骂杜鲁门吗? (更多…)

[西安e报:1408期]网游无罪

星期二, 十月 30th, 2012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10月30日。1961年的今天,根据赫鲁晓夫的命令,斯大林的遗体被从红场移走,改葬于克里姆林宫墙下一座朴素的陵墓中。这是前苏联去斯大林化运动中相当重要的一步,从此红场只剩下列宁一个人孤零零地当腊肉,至今不能入土为安。

[1]知道又有什么用

因为赵省长正永叔的坚持(1387期之11394期之5),陕西省迅速拿出了落实带薪休假的意见,指出全省各单位要根据08年就实施的年假条例,推行带薪休假制度,明年从年初开始安排轮流休假,重大节日值班可以分期错时或就近休假。赵二叔说:“这个文件要让每一个职工都知道。”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