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旬阳’的文章

[西安e报:2714期]从小就爱国,长大当脑残

星期六, 五月 28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5月28日。2013年的今天,我们的e报记载了一位游客对于韩城党家村的吐槽(1618期之4),该游客表示同样是忒色村庄,你看看人家袁家村多红火的。如今,这位游客要是再来陕西一定不会寂寞,陕西现在有大大小小70多个古镇,个个跟袁家村一个球样子,就连曾经被吐槽过的党家村,在曲江系的加持之下,也变成了翻版袁家村啦!还看你大爷的历史人文啊,进村就吃搅团喝老酸奶,骗的就是你们这些二逼的钱。

[本周校园之一]从小就爱国,长大当脑残

在走国,学生们每年都会有好多次的爱国机会,这种机会贯穿于一年四季,有时候是穿的漂漂亮亮的参观所谓的爱国基地,一般就是纪念馆或者某位将领的墓园。有时候是玩cosplay,身穿八路军制服,玩爱国游戏,这个活动自打包子上台后,陕西尤为频繁,比如最近西安斯坦新城区的育英小学就搞了一次爱国cosplay活动。

图片名称

因为工作缘故,某一年很不幸的被抓壮丁去革命圣地延安参加培训,一般此类的培训基本都是一场个人相声专场,如果你够细心能仔细听,都会发现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牛逼的表达能力:12个人办了12场单口相声,表述方式完全不同的情况下,竟然说的是同一个意思。 (更多…)

[西安e报:2698期]论打脸的时机

星期四, 五月 12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5月12日。2008年的今天,四川省汶川县发生里氏8.0级地震,死亡和失踪者接近10万人。

[1]上官市长的打脸史

5月1日,上官市长在开会的时候怒斥拉土车横行西安街头(2690期之2),直言“我们的队伍中出现了坏人”!5月11日,斯坦重镇莲湖交警和莲湖环保突击检查拉土车车(2697期之5),用环保检查的假动作告诉上峰,我们干活了!上官市长捻了捻胡子,嗯,莲湖区队伍里的坏人比较少…

当天晚上不到11点,新城区的拉土车出没了,赤裸裸地用一条人命向斯坦市长示威,队伍里的坏人浓度直指墨水,生生地将巴掌甩在上官市长脸上。本地新闻出口《华商网》把消息挂上网站没多久,就接到了宣传部的命令,悄悄地删除了这条内容,向来copy能力出众的非斯坦媒体都挂网了。市长被打脸的消息,就只能在非斯坦媒体圈中流传。干活的用假动作忽悠上级,不干活的用真动作实力打脸,你国基层不作为、瞎做为的生态,可见一斑。 (更多…)

[西安e报:2631期] Let it be

星期日, 三月 6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6年3月6日。3月3日(2627之5)要来西安斯坦的沙尘暴,在3月4日正式莅临我斯坦。支那两会先后开幕、雷锋纪念日(2630之历史)紧随其后…沙尘兄在充满正能量的日子里给斯坦屁民添乱(2629之6)。沙尘兄咋这么不懂支那国情呢?下面,我们必须要释放一股正能量来反击沙尘对我斯坦的肆意进攻!

16030600

[1]自带被褥自备锅灶

来自商南的正能量:3月4日,在商南县「脱贫攻坚驻村入户出征仪式」上,很多干部背着自己的被褥、带着自己的洗漱用品,奔赴各自包扶的贫困村去了。这比那些「自带干粮的狗操的傻逼五毛」真诚! (更多…)

1965年胡耀邦《电话通讯》产生前后(上)

星期三, 一月 13th, 2016

原文首发于2016年第1期《炎黄春秋》,感谢作者“书吃”的分享。作者曾撰文《从方汇到百隆:关于万邦书店的部分记忆》】

胡耀邦1965年2月赴陕南安康等七个县调研,针对当时的社教运动,起草《电话通讯》,提出解放干部的“四个一律”,受到全省欢迎。我的外公白瑞生时任陕西省委副秘书长,陪同胡耀邦调研,经历了此事的全过程。现根据外公晚年的回忆、当时的笔记和相关资料,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作一梳理。

胡耀邦赴陕背景

文革后主持陕西工作的王任重曾说,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期间,陕西省”左”的程度和恶果超过全国其他省份。1964年,陕西省逮捕6470人,拘留5000余人,开除公职的干部和教师1450余人,开除党籍的党员3200余人,是1949年以来开除党员党籍最多的一年。 (更多…)

[西安e报:2575期]肯德基变麦当劳

星期日, 一月 10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6年1月10日。2009年的今天,当时还会弹琴的李云迪在西安举行了一场演出,现在他已经变成了不会弹琴的 Gay …

[1]继续关门

新年伊始,西安斯坦经济气象低迷,爱吃的饕餮客们发现:位于科技路和博文路交汇处的阿瓦山寨也关门了。阿瓦山寨的官方网站还在,店铺却已经纷纷倒闭。 (更多…)

花趣

星期五, 十一月 13th, 2015

原文首发于《赵攀强的博客》,感谢作者“赵攀强”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村里的老油坊》。注:原文为作者所撰写的《人生三趣》之一。】

对花的喜爱,源于童年。巴山深处的老屋,远望四面环山,近看三面环水,在那自然山水间,四季有花,不由得不让人欣赏而陶醉。

上初中的时候,我的化学老师爱花,教工宿舍门前有一排花园,被她种上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美不胜收。课余时间,我经常在花园四周转悠,问这问那,我对不少花木品种的了解,就是从那时开始的。有天,老师送我一包花籽,说:“喜欢就拿回去种下,养花能陶冶性情,很有意思”。我在老家院场前边筑起一排花坛,种上花籽,由于有母亲的精心照料,那年开了好多好多地花儿,好美好美,没想到这竟然成为我童年的一段美好记忆。

记得那年我19岁,被分配到旬阳一个边远高寒的乡镇工作,住在单位三楼。我在楼道走廊上摆了不少花盆,养了许多花儿,可是那些花苗不是枯死,就是只长叶子不开花。调到县委组织部工作,单位给我安排了一套房子,我又在阳台养了十几盆花儿,但是还是养的不成样子,花苗瘦小枯黄不说,有的看着看着就结束了那短暂而脆弱得生命。 (更多…)

村里的老油坊

星期四, 十月 29th, 2015

原文首发于《赵攀强的博客》,略有删节,感谢作者“赵攀强”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读书的乐趣》 。】

村里的老油坊在我家老屋西墙头,宽敞的院坝前面一眼可以望见吕河,后面一字排列五间石墙瓦屋房,东头那间是收购站,西头那间是储藏室,中部三间连通一体,正中横放着油榨,两旁则是碾盘和炒锅。在我童年的记忆里,这儿是村里最热闹的地方,终日不是噼里啪啦,就是轰隆声响,好像一天也没有停歇过。

老家所在的村子盛产油桐,每到冬去春来,油桐花开,漫山遍野,花白一片,煞是好看。这时,我们会把油桐树上嫩绿的枝条用小刀切下来,掐头去尾,截取中间笔直的小段,轻轻揉搓,抽出内芯,留下空皮,做成笛子,吹出各种悦耳动听的声音。我们还会把油桐树叶摘下来,两两相交,装上黄土,小棍缝合,制成“手榴弹”,玩儿童“打仗”的游戏。等到果实成熟采收之后,我们又去收集散落在地上的桐籽和树叶,将桐籽卖给油坊补贴家用,将树叶背回家中倒在猪圈和牛圈窝粪。 (更多…)

此情可待成追忆

星期六, 九月 26th, 2015

原文首发于《郭华丽的blog》,感谢作者“郭华丽”的真情分享,曾撰文《古风浩荡的双河口古镇》。】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原本以为这不过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娇蛮、怨尤,不在此情此境,不能感同身受,听着,也不过是乱风吹过耳际。年龄一年年递增,如今也是个中人了,亲临一个个年轻时不曾经见的曲折、困顿,眼见着亲人相继的离世,原来是,这珠落玉盘的诗句后面竟是潜藏着逃不开、忘不掉、丢不下的哀伤,窥破个中款曲,却已哑然在喉腔间,说不出话来。

我30岁时,患食道癌瘦成皮包骨头的爷爷离世;31岁时,被病魔摧残的记不得自己,记不得亲人的59岁的父亲离世;上个月末,一直帮扶父母在旬安家立业的大舅离世。此去经年,还有多少可知的,预见不了的劫难在等着我,我不愿再做他想,也不敢再做他想。这结了痂又时时皲裂的伤痛,我用“听天由命”、“人各有命”来分担,我知道我是消极了些,既然忘不掉,丢不开,我只能把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化成生命可承担之轻任他与我如影随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