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春天’的文章

谷雨是陕南的金字品牌

星期三, 五月 11th, 2016

原文首发于《秦岭刘云大郞的博客》,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四月青笋当肉吃》。】

春雨在陕南不见得有多么稀奇。过了正月十五,下场雪也行,下场雨也行,反正一进入春天了,陕南的天就低了,云层就厚了,遍地都软了。

春天让陕南具有弹性,树叶有皮肤感。水的温度明显上升,掬口溪里的清水喝,不凌牙。水分从地层下浸出地表,人的肚子迟早就有咕咕的水响。林子间的地耳长出,软乎乎的春天叫人更加馋和了。 (更多…)

静谧的洮尔河

星期四, 五月 5th, 2016

原文首发于《赤脚de大侠的博客》,原标题为《哦,静谧的洮尔河,承载了我多少青春的记忆》。感谢作者“赤脚大侠”的原创分享,曾撰文《生活的八卦阵》。】

图片
科尔沁草原上的黄花菜

哦,静谧的洮尔河,承载了我多少青春的记忆…

过了春节,同事们便陆陆续续地回到工地。当然,作为搞测量的,一定是先遣人员。

按说已经开春,天气不会那样冷了才对。可察尔森的春天,和内地的冬天差不了多少。此时,洮尔河的冰还没有化,河面上的冰,像一面透明的大镜子,透过这面镜子,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河水中游动的鱼,太奇妙了。因为气温太低,出不了工,我们便把劲用在了吃上。排骨炖土豆,是我的最爱。年轻,再加上天寒,身体需要热量,那时候是真能吃啊。 (更多…)

[发现西安]把春天穿身上

星期二, 三月 29th, 2016

【感谢“@夏小小大小姐”的原创分享。】

发现时间:2016年3月27日

发现地点: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发现者:@夏小小大小姐

图片自@夏小小大小姐 (更多…)

春天的味道

星期六, 三月 5th, 2016

原文首发于《杨莹的博客》,感谢作者“杨莹”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雪花赋》 。】

有人说,北方是没有春天的,冬天过去,就是夏天了。

呵,春天,在北方是那么短,就像南方人稀罕雪花一般,北方春天短暂,让北方人对春花特别期盼。 (更多…)

没有虚构的诗

星期四, 一月 28th, 2016

原文首发于兵马俑bbs,感谢作者“duoduolo”的原创分享。】

图片
网图

当我说起书写,我是在说春天野草离离
风从土地深处发生,发梢在脖颈摇曳生姿
当我抱着柴禾,目睹落日
似乎血泪盈眶,我看见女孩静静走过
她穿过晚风、小屋和坟茔
手指释放的微光慢慢隐入黑暗
我记挂起土地和仇恨滋长的力量 (更多…)

费家营(中)

星期四, 十二月 10th, 2015

原文首发于2015年第11期《作家》,感谢作者“雷达”的原创分享。本文较长,为分担阅读压力而分段刊发。前文回顾:《费家营(上)》。作者曾撰文《文学批评的“过剩”与“不足”》。】

也许因为年龄最小,也许因为一时没有找到好朋友,我当时感到很孤独,经常中午或下午从学校后门溜出来,沿着刘家堡农业生产合作社的田埂,沿着黄河滩边上曲折的洼地或高岸不停地游走。那时社员们都在堡子周围农田里作业,河边显得空旷而不见人,弯弯的田间小路偶有板车上掉下来的一只西红柿或茄子什么的,颇像一幅西洋油画的意境。寂静使我听得见自己的心跳。

春天,往西北方向望去,会猛然发现,“桃林社”的桃花一夜之间开了,那是一种无可比拟的惊艳,几千棵甚至上万棵桃树忽然绽开了粉红色的花朵,而衬托着它们的背景却是寸草不生的赭褐色的绵绵荒山,于是,最鲜艳、最奔放的花儿与最苍凉、最沉默的秃山构成了强烈的色彩对比,桃林像红霞,像红海,像火焰,在山脚下流淌着,在万古苍凉中寂寞地浮游着,燃烧着。安宁的桃花非常之美,我们只是静观和欣赏,那时并无多少宣传,不像现在,一到桃花季节,兰州就必然要举行盛大的国际桃花节,招商博览会,西部商洽会之类,声势越搞越大,桃花的美反倒褪色了。 (更多…)

美丽的秋山

星期五, 十月 30th, 2015

原文首发于《杨莹的博客》,原标题为《我喜欢美丽的秋山》。感谢作者“杨莹”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真正的门当户对》。】

我喜欢在山里走,读山。山与山,如人和人,看似一样,走近一看,却大相径庭。

最爱的是秋山,特别是那些未被人污染过的野山,充满了野性,像个性化的人,可让我真正进入到大自然当中,哪怕粗野草莽,却有大美,让最真实的美,打动自己。看万物无限地消长,听内心深处的感受和诠释的声音,如交响乐般丰富无比,妙不可言。

沿着某一个山道进去,能看到什么?天生的好奇心常常会发出这样的询问。我曾沿着路边的山道走进过无数的山谷。不同的年龄里读《红楼梦》,会有不同的感受;不同的年龄不同的季节里读变换莫测的大山,感受更是不同。这个秋天,我再次走入秦岭腹地,走近一个风光独特的山谷。 (更多…)

心存好感

星期四, 八月 13th, 2015

原文首发于《朱鸿的博客》,感谢作者“朱鸿”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从未央宫出发的丝绸之路(上)(下)》。】

人生会有喜事的,然而多哉乎?不多也。何况有喜有悲,悲喜相连,所以道家才遇喜不贺,遭悲不哀。但好感却任凭创造,能够常有,此足以使人生快乐了。

有一次我乘公交车,没有零钱买票,遂把一百元人民币呈售票员。售票员皱眉,不高兴。当然不高兴,因为我只有两站路,而且找钱几乎会用尽他的零钱。售票员的不高兴让我紧张,恐他扔下不软不硬的讽刺,到站退我一百元,请我下车。正在焦虑,我邻座一位先生伸手递给售票员一元钱,说:“我两站,他也两站,一元钱就不用找了。”售票员转阴为睛,退了我的钱。我也顿然轻松,并觉一种温馨遍体融化。我谢谢邻座的先生,下车告别之际再谢谢他。他40岁的样子,湖北仙桃人,在西安打工,住丈八路潘家庄。好感不虞而得,我收藏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