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春节’的文章

贪吃的蜂

星期一, 四月 18th, 2016

原文首发于《黄开林的博客》,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守秧母田》。】

女儿春节买一箱柿饼,一时吃不完,便放到厨房阳台去晒,蚊蝇趋之若鹜,嗡嗡吟吟,还逗来一只大黄蜂。

我认识这种蜂,叫七里牛,也有叫七子牛的,说是若让它蜇一下,七里之内就要死人。这是土名儿,究竟该叫啥,一时拿不准,网上搜到黄腰虎头蜂,有点近似。这蜂很不一般,个头大,霸气足,有将帅之貌。用苍蝇拍子驱赶,开始还起点作用,后来就不管不顾了。我只好用力击打,很不情愿地带着敌视目光飞走了,一天多时间没有再来。 (更多…)

[西安e报:2668期]张冠李戴明德门

星期二, 四月 12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6年4月12日。1979年的这天,电影《MAD MAX》在澳洲首映,它和它的三部续集对人类文化影响深远。

[一]规划战略发展为了谁

一周之前,央广的一条报道可能很多人没注意:「未来五年,陕西将实施『586』战略,五年投入资金约5000亿元,重点实施综合交通创建工程、公路发展强化工程、铁路建设提速工程、民航发展升级工程、水运发展突破工程、运输服务提升工程、智慧绿色引领工程、行业管理增效工程『八大工程』…」 (更多…)

剃光头

星期三, 三月 23rd, 2016

在村中心的黄金地段,有一个大哥开了个夜市摊位。

他被尊称为大哥是有原因的。他高高大大,为人侠义,乐善好施。如果谁一时没钱吃饭了,他也愿意赊账。他是本村人,他的夜摊有种「主场」的气场。

村子里大量的外来人口,其中不少人都在他的夜摊上吃过饭,大哥每当看到熟客,就会坐对面,和客人聊聊天,聊得兴起了,还会和客人一起喝几杯,大哥不知不觉中从陪酒的,成了请酒的,直接把吃客的酒钱都免了。

一来二去,他的熟客越来越多,夜摊生意越来越好,好像他的朋友也越来越多了。

大哥有一个兄弟,不太争气,吸毒,被警察盯上了。 (更多…)

年走了

星期四, 三月 10th, 2016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的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曾撰文《颂文与美人》。】

年是匆匆过客,既然要来,必然要走。每年春晚的钟声敲响,新年真来了。春晚即进入高潮,台上欢歌喜舞,台下却已坐相不稳,电视机前的观众也坐不住了,有的早离开家出去放炮或者观炮去了,有的跑进厨房准备夜宵了。都感觉到要曲尽人散了,台上开始集体大合唱“难忘今宵”了。年复一年,“难忘今宵”真“难忘”吗?“今宵”周而复始,咋看都似曾相识。嗨,“难忘”早变成“易忘”了。就这当儿,钟表上的秒针嘀嗒,新的一年已起步了。 (更多…)

[西安e报:2632期]说党爱听的话

星期一, 三月 7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3月7日。今天下午,在里约奥运会亚洲区预选赛的比赛中,女足以1:0小胜韩国队,以三胜一平的成绩,提前一轮获得奥运会正赛资格,成为赵国足球为数不多的遮羞布之一。相比较而言,男足即将坐镇西安马上迎来的2018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第一轮最后一场对阵卡塔尔的比赛(2628期之82335期之4),不出意外将成为一场日弄球迷的鸡肋之战。

[1]神奇的微博

北京的天气很识趣地在你国“政军商智宗少趴”期间给力了起来,为两会添色不少。有了“意志坚定斗志强”大字报(2621期之12625期之1)在前,南都藏头诗事件(2628期之2)在后,笼罩在人民大会堂上看不见的雾霾让来此开会的各界“代表”噤若寒蝉,生怕嘴里一秃噜不知道哪句话会触动贵党的G点。

张国立就很不幸地撞到猪上了。3月4日,“@央视新闻 ”发布了借张国立之口说出的“网络剧须有严格监管原则,不能随便拍什么就放网上”。时隔一天后,不想背着“文艺界又出一个大坏蛋”之名的@张国立 回应,“我还没有在会上发言呢呀”,生生打了央视的脸,然后这条微博就神秘地消失了。 (更多…)

颂文与美人

星期四, 三月 3rd, 2016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的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过年痴语》。】

近者,得方英文先生赠语:“孔明写人特点:颂文无不才子,遇女尽言美人。善笔也。”此前,他曾戏封我为“美言公”。他说长安城里有两个美言公,一老一少,老的是肖云儒老,少的是我。如此相提并论,我就受之有愧了。肖老名云儒,被一些人美誉为大儒,声名显赫,我是仰望有年,不能望其项背也。这是真心话。

方先生把我写人的文章誉为“颂文”,我欣然接受。我是这样想的:“三才者,天地人。”天地颂得,人当然也颂得。古往今来,人分三六九等,颂文层出不穷,以下颂上者居多。《诗》为五经之首,分风、雅、颂,“颂”占三分之一。如果较真,“雅”多半也是颂歌。曹植《洛神赋》,堪称颂文模板,当时之所以洛阳纸贵,我猜是因为一代大才子放着乃父曹操、乃兄曹丕不颂,却颂托名为洛神的女子,民间颇觉新鲜,亦颇觉接地气吧?美文里多游记,游记多半是颂山歌水的。唐宋八大家,都有颂文存世的,“胸有成竹”就典出苏东坡的“颂文”《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他比文与可名气大,但对文与可的赞美不吝笔墨,这是他的可敬之处。在今人眼里,李白与杜甫比肩。但杜甫活着时常“颂”李白,李白却很少“颂”杜甫,因为李白名气更大呗!呵呵,这多少令后人遗憾。 (更多…)

[西安e报:2621期]鸣而死的史学奇才

星期四, 二月 25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2月25日。1956年的今天,苏联领导人尼基塔·赫鲁晓夫在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上发表《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批评斯大林其独裁和个人崇拜作为。

[1]大字报

知名红二代“@任志强 ”被技术性地禁言了。2月25日一大早,他发现自己的新浪微博登录不了了,只能上腾讯微博吱了个声。

有着“大炮”之称的任老板,是因为对“党媒姓党”(2615期之1)一事评论说:“当所有的媒体有了姓,并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时,人民就被抛弃到被遗忘的角落了!”而遭到官媒追杀的。北京市委所属的千龙网发表了《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一文,直接给任志强扣上了“反党”的帽子;中国青年网也发布了评论文章《任志强,你把那条“党章”吃掉了吗?》,痛斥任志强对立党和人民的关系、反对媒体姓党;任志强所在的“@北京西城 ”专门下发了一个通知,“开展遵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专题学习”,明摆着要跟任志强划清关系;而中国江苏网直接以《任志强是8000万党员的耻辱》为题,誓要将其钉死在党的耻辱柱上。在五毛们的助威下,微博上一度出现了#立场坚定斗志强#的热搜话题。 (更多…)

过年痴语

星期四, 二月 25th, 2016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的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曾撰文《雾霾阻碍西安梦》。】

春节又到了!

能说“又”,本身就是一种幸福。不,还得加上幸运!想一想,这一年,耳闻目睹了多少事呀!地球变成村了,村那头流行感冒,村这头就有人打喷嚏。大千世界忽地跑到脚跟前了,总是在眼皮底下晃荡放映,像极了幻灯片。手机一打开,八卦新闻,微信、短信,旧信息、新信息、即时信息,各种奇谈怪论兼道听途说,俱扑入眼帘,有图有文,有视频,有的让人忍俊不禁,有的让人开怀大笑,有的让人满腹狐疑,有的让人锁眉大皱。人间咋有那么多奇事、怪事、八卦事?总有不幸和不测的事发生。车祸了,翻船了,楼塌了,火灾了,矿难了,贪官落马了,飞机被劫持了,暴恐分子又投放炸弹了,天上、海上都不太平了。有人失业了,有人失联了,有人失足了,还有人失去生命了。“悲莫悲兮生别离”,我们人可不就是“生别离”来了?就去年吧,陌生的不说,道听途说的不算,网媒报道的且按下,单道我身边的,老朋友、老同学、老同事,一个“老”字,就能扯出一串儿“生别离”、“伤别离”的故事来!故此吧,能团聚,能团圆,能握手,能拥抱,能亲吻,能对饮,能重温“往事并不如烟”的昔年旧好,真是烧高香了哇!眼看着“春节又到了”,如期如约,凡能亲临者,能说“不幸运”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