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收与贞节牌坊

原文首发于《黑盾》,感谢作者“姚轩鸽”的原创分享,作者为税收伦理学者,现就职于西安市国家税务局,曾撰文《避税42年后自愿纳税,并非因为爱国》。】

税收原是国民购买公共产品的价款,其终极目的在于增进每个国民的福祉。但在税权缺乏基本的授予与监督机制的尴尬境遇下,税收完全可能通过征收和使用环节的异化,成为剥夺国民基本权利的恶魔与怪兽,加剧人性的扭曲与堕落。

毋庸讳言,税收曾经是华夏大地贞节牌坊畅行,迫使成千上万传统中国社会妇女坠入无限悲惨命运的幕后推手与黑手。 Continue reading “税收与贞节牌坊”

筷子也是天大的事

原文首发于《西安老餮的博客》,感谢作者“西安老餮”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闲说陕西水席》。】

不要小看一双“筷子”,在我看来,这可是个大物件,其重要性不亚于中国的“四大发明”。中国传统上认为“民以食为天”,而筷子是为“天”大的事服务的,你说它重要还是不重要。

筷子古代最早的名字很雅,称为“箸”或“筋”,《韩非子·喻老》载:“昔者纣为象箸而箕子怖。”可见早在公元前11世纪我国已出现象牙精工制造的筷子,也就是说我国有史记载的用筷历史已有3000多年。民间关于筷子的传说也不少,比较接地气的一种说法是大禹治水时,为赶工,吃饭时节约时间,就用树枝捞取热食,其他人就学着,发现很方便,就流传下来了。 Continue reading “筷子也是天大的事”

西安城墙的文化意义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有删节,作者曾撰文《春节因消费而生》。】

对城墙这么一个名词,《现代汉语词典》的释义是“古代为防守而建筑在城市四周的又高又厚的墙”。若有人进一步追问,那城市又该如何诠释?仍然来查这本辞书——城:城墙以内的地方;市:集中买卖货物的固定场所。辞书还特别指出,城市是与乡村相对应的一种社会形态。 Continue reading “西安城墙的文化意义”

民主取决于胜利联盟的人数

原文首发于2013年3月10日《东方早报》,原标题《放诸古今皆准的权力规则》,作者“同人于野”。】

十九世纪末的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完全有理由成为一些人心中的偶像。他大力推动民主自由,在四十多年的任期内,把比利时从一个专制独裁国家成功变成了一个现代民主国家。他赋予每个成年男子选举权,甚至比美国提前半个世纪立法允许工人罢工。他对妇女儿童的保护领先于整个欧洲。比利时1881年就普及了基础教育,确保每个女孩都能上到初中,并且在1889年通过法律禁止十二岁以下儿童工作。在利奥波德二世治下,国家的经济像政治一样获得了大发展,他比罗斯福更早采取建设公路和铁路基础设施的手段来减少失业和刺激经济。

然而在非洲刚果这个比利时殖民地,确切的说是利奥波德二世本人的殖民地,他完全是另外一个形象。刚果人,包括妇女儿童,在奥波德二世的统治下没有任何人权,完全是奴隶。他们在警察部队的强制下劳动,动辄被施以断手之类的酷刑,有超过一千万人被迫害致死,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保证利奥波德二世在橡胶贸易中获得巨额利润。 Continue reading “民主取决于胜利联盟的人数”

九宫格规划不再适合西安发展

原文首发于《吕晓宁的新家》首发于《吕晓宁的新家》,感谢作者吕晓宁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西安大连:人口双城记》。附录为2012年10月18日《南方周末》文章《吴良镛:寻找城市失落的灵魂》,作者“孔令钰”。】

大概是前年春节之前,一个乌云密布、阴霾沉重的下午,主管全省旅游文化的副省长召集研讨会。

会上,我提出,西安再不能走中心聚集的老路了,应该向多中心聚合的模式转型,否则又将是一个北京的摊大饼。我们应该设想这个有着厚重历史的古城成为有文化的世界级的创意之都,给创意阶层多种闲适自由的生活“社区”的选择,不要让这个城市再背负沉重的历史包袱,而应当成为充满青春活力的,富于想象力和面向未来的新城市。 Continue reading “九宫格规划不再适合西安发展”

有钱人的江湖

【感谢作者“冷风过境”(微博)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读书只记一句话》。】

和朋友的话题是这么开始的——

我对于萧秋水被困在唐门地牢那几年,究竟是怎么解决饥饿的一直有疑问,于是在微博上与朋友讨论。

然后朋友说:你问到萧秋水那个问题的时候,我就想起,我后来长大一些,想起武侠小说也终于想到这些问题,比如回忆射雕就会想黄蓉郭靖的生活费到底哪儿来的啊?

我:郭靖是权贵阶层吧,钱很多。黄蓉是海归么。 Continue reading “有钱人的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