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杭州’的文章

[西安e报:2689期]一场火并开始了

星期二, 五月 3rd,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5月3日。这是联合国钦定的世界新闻自由日,2016年的主题是:「获得信息和基本自由,这是你的权利!」

16050301

真是笑死人了。作为联合国的「五常」之一,支那的新闻自由、基本自由都无从谈起,竟然也能恬不知耻地做了那么多年的「五常」。这样的联合国还不解散?

[1]魏则西事件继续发酵

魏则西(2688之2、3、4)死后,动静越来越大。百度被调查组入驻之后,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也被「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开始联合调查了。百度公司内部发文,认为自己被逼迫「去背负国家、行业本该履行的监管责任」。 (更多…)

[西安e报:2545期]爱国志愿者大军

星期五, 十二月 11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12月11日。2000年的今天,法国华裔作家高行健成为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华语作家。

当你们看到这期e报时一定已经是12月12日了,INXIAN 7 岁的生日,在下的结婚纪念日也是这一天,真是个值得庆贺的好日子。就容我第一个说句“生日快乐”吧。

[1]爱国的志愿者

志愿者,volunteer,这是一个高尚的词汇。用维基百科的解释,只有自愿付出、不求回报的助人者才称得上这三个字的分量,称得上是某种意义上的利他主义。

不过,任何事情在这片土地上都会变味,志愿者也如此。顺便说一句,“有赵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堪比化学反应的催化剂,在它的催生下,党可以将任何拉到身边的宣传利器都变成令人情绪性反弹的“恶”,比如传统、历史、文化…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如果我在明天被树立为“学习胡铁花先进精神”的典型,那么无论我做过什么、是否愿意,都将成为大家眼中的五毛和无知的洗脑者,这就是党的先进之处。 (更多…)

中国游客被妖魔化了吗

星期一, 十月 19th, 2015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在美国送月饼》。】

9月27日是世界旅游日,陕广新闻做了一档长达一个小时的说话节目,围绕着“中国游客被妖魔化了吗”这么一个话题说三道四。我参加了这档节目的直播,事后,还想把自己言说的一部分内容铺排成文,奉献给读者诸君。

旅游这个行当素有“无烟工业”之谓,是利润相对较高的产业,加之富起来不久的中国人,在消费上颇有一点儿大手大脚的“暴发户”范儿,被人不无戏谑地称之为“会走路的钱包”,所以,对那些等着赚钱的境外、国外旅游目的地来说,都是求之不得的贵客。几年过去,浩浩荡荡的中国游客大军,也果然让境外、国外的旅游从业者赚的盆满钵满,对这一点,他们不会不满意。不满意的是中国游客的言谈举止:大声喧哗,随地吐痰,乱扔垃圾,无视交规…此乃不少中国人之痼疾,国内如此,在国外也好不到哪儿去! (更多…)

[职场人生]工作头两年总结

星期四, 八月 27th, 2015

原文首发于《兵马俑BBS》,感谢作者“lvchenlc”的原创分享。】

最近在上交BBS看到一位师兄的工作总结帖,分享了他的一些经历经验,蛮有意思。我自己也刚好工作两年零一个月了,便想着也来一篇总结,盘点一下。

2012年校招时,我最终选择了丹佛斯全球轮训生项目。这是一个两年的管理培训生项目,基本上半年一个岗位,两年下来做4个岗位,然后定岗。最吸引人的一点是4个岗位中有两个岗位可以在国外做,可能的地点有丹麦、美国、德国、波兰、斯洛文尼亚、印度、墨西哥等。每年招聘数量不定,往年一般5-7人,主要根据公司里的各位经理/总监是否有招聘计划而定。招聘后就进入用人经理的团队,和各自的用人经理共同计划两年的轮岗。

我们这一届一共5人,一位上交的男生,还有3位女海归,分布在销售、市场、产品管理、财务等部门。大家入职时间各不相同,最早的1月份就入职了,我7月份是最晚的。在各自的老板安排下都已经开始了各自的项目,因此也没有统一的入职培训,而丹佛斯是以社会招聘为主,公司里应届生很少,大家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忙碌着。比起有的去国企的同学,一批几十人的应届生一起入职培训或者军训,让我颇有点“一个人在战斗”的感觉。 (更多…)

大学老同学速写

星期二, 七月 28th, 2015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说说这个“谦”字》。】

二十六年风华一风吹,八十三位同窗缺三人。音容笑貌如如昨日,青春旋律仍仍回荡。遥想当年,引颈高歌:“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一年又一年,“卷帷望月空长叹”。取出纪念册,挨着看个遍;岁月纵如刀,记忆砍不断!

最忆是姚安。当年我们睡上下铺。戴个眼镜,文质彬彬。爱写诗,喜歌咏。每有得意诗作,必要大声朗诵。最经典的是“啊,黄河!”嘎然而止,却令我们精神亢奋。他给我的留言也是一首诗:“眼里漂浮的华丽梦幻/墓碑上的龙凤纹饰/我们算得了什么/压力下苦苦挣扎的冷漠/一抹升华的低调烟云/我们就是我们/今天总该有点慰藉。”说老实话,这诗我没读懂。如今他做了故人,他的诗也成了谶语,使人不能不喟然叹息! (更多…)

艰难岁月里的阅读故事(下)

星期六, 六月 13th, 2015

原文首发于《严建设》,感谢作者“严建设”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我的六十年代》。上篇回顾《艰难岁月里的阅读故事(上)》。】

童年的时候,每到晚饭后,父亲总会给留在家里的孩子们讲故事。我经常就呼呼大睡,往往是一乍惊醒后,听见瘦骨嶙峋的父亲居然还在讲《吴用智取生辰纲》。只是当年我弄不明白青面兽杨志押送的是什麽“金银蛋”,又不好意思打断父亲的话头。而大哥可能熟知父亲讲的内容,一般不屑于聚堆来听,总是在内间鼓捣他的矿石收音机、听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

那时候,我一口气看完的字书还有《水浒》和《西游记》,反复看过多遍。看过《水浒》,常会萌生学习拳术、结伙打抱不平的念头。而看过《西游记》,尤其是看到南山豹子成精后屡次用人头骗孙悟空,心生恐惧,幻觉天空中有凶恶魔王,天黑后连上茅房也怕,好不容易壮着胆子去趟茅房,小心翼翼回家,走到灯光与黑暗交汇处,则不由自主放声呐喊猛跑进灯光亮处。 (更多…)

我的六十年代

星期二, 五月 19th, 2015

原文首发于《严建设》,感谢作者”严建设”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1976年的五一节》。】

偶尔看到老妻1969年在西安市第三中学毛泽东思想文艺队的老照片,岁月过去了40多年,则能引起那个年代的很多回忆。1967年,11岁的我,在五柳巷小学里也曾组织同学们成立过一个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成天上街表演节目。

回忆上世纪60年代,一直觉得是个无秩序的混乱的年代、荒唐的年代、被老人称为造孽的红色恐怖的年代。可当时的孩子们并不如此认为,当时我们年龄小,都认为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史无前例的时代,有强烈的自豪感。甚至认为中国的无产阶级势反修防修,疾风暴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触及人们灵魂,必会实现全球一片红,把红旗插向全世界。去解放帝修反的美国、苏联、南斯拉夫、日本。 (更多…)

通达之州

星期二, 三月 24th, 2015

原文首发于《张艳茜的BLOG》,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在福建晋江围头村遥想两岸》。】

前些年,总能听到这样的消息,在京的房地产开发商,改造北京城居民房时,将居民安置到了通州。于是,产生错觉,以为通州距北京路程不短的。

因为有这样的印象,2014年年末的一天早晨,当我随中国散文学会组织的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二期主编班十年班庆采风活动,乘坐大巴去通州途中,本打算要在车上昏睡一场后才能到达目的地的。

那天,中国散文学会常务副主席、作家红孩先生,在车上向大家介绍着自己的家乡:通州的历史,通州的人文景观,通州的文化名人…话语间始终流动的是一个个的“爱”字。然而,就在红孩的介绍意犹未尽时,他告诉大家,通州到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