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毛泽东’的文章

[西安e报:2756期]如何为首长服务

星期六, 七月 9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7月9日。2012年的今天,e报记载了政府许多将要实现但并未实现的蓝图(1295期之1),并将此定义为政府性拖延症。现在想来,这些事儿早就写进国歌里了,你看,“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才发出了“最后最后的吼声”。啊!一个拖延症大国!

[上]如何为首长服务

7月5号陕西全球推广这事儿可能是官方今年最大的动作了,一众大佬们手里拿着通稿站在外交部的宣讲台上自信的像全球媒体(起码他们自己认为是这样的)宣传着自己治下的陕西。其中,省长胡和平的讲话还是比较亮眼的,就是讲“Shaanxi”每个字母找一个英语单词来拆分解读(有关真实的陕西,请参阅2752期全期e报)。

说实话,我也是头回见到有大员们会在如此重要的会上给参会人员灌一碗鸡汤。 (更多…)

没有枪杆子你什么都不是

星期一, 七月 4th, 2016

本文胡平 发布于 RFA,原标题:《从鲜为人知的珠海会议看军队在中共内斗中的作用》。节选,有删减。】

对中共领导人而言,最重要的权力是军权。中共用枪杆子治国,也用枪杆子治党。领袖之所以能凌驾同僚凌驾全党,就是靠的枪杆子。例如五十年前,1966年8月在北京召开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会上通过了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十六条;本来与会的中央委员们大多数都是不赞成的,但一个个还是乖乖地举了手。原因就是,此前毛泽东早已调兵遣将,做出严密部署,除了警卫团和北京卫戍区都是毛家人马外,毛还调动了几十万嫡系野战军驻扎京畿。事实上,与会的中委们是在刺刀下投票的。 (更多…)

[西安e报:2746期]再也没有985和211

星期三, 六月 29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6月29日,2007年的今天,第一代iPhone开始在美国销售。

[1]废止

2016年6月7日,教育部官网上挂出一份《通知》。这份署名教育部、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国家语委的通知里面,提出三大部门宣布失效一批的规范性文件。在目录中所列的382个文件里,关于大学高校建设的985工程和211工程相关的文件被废止。也就是说,以后不再提“1998年5月4日江泽民在北京大学百年校庆上「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讲话”即985工程和“面向21世纪、重点建设100所左右的高等学校和一批重点学科的建设工程”即211工程。新的说法叫“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的“双一流”建设。 (更多…)

专案组重临,文革复辟?

星期五, 六月 24th, 2016

原文首发于端,作者“程翔”是资深传媒人、《文汇报》前驻北京记者站主任、副总编、新加坡《海峡时报》前中国首席特派员。】

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先生昨天(2016年6月16日)勇敢地站出来,揭露中共对该书店的打压过程(2733期之10)。笔者认为,所有香港人都应该给他掌声,感谢他的英勇行为,因为他奋不顾身向香港人展示了中共的真面目。我们应该学习他不向强权屈服的勇气。如果人人都是林荣基,中共这种“一党专政”的政权就不可能延续下去。

在林先生所透露的内情中,最令笔者担忧的,是“文革”时期的一些恶习,看来又死灰复燃。 (更多…)

专为毛泽东拍摄的“内片”

星期五, 六月 10th, 2016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只生一个好,政府来养老》。】

叶永烈先生在《同舟共进》2016年第6期刊文(编者注:原载于《往事》2004创刊号),披露了一件陈年旧事:1976年,上海市成立了所谓的“内片”摄制组,精心拍摄专供毛泽东观看的娱乐性影片,他在其中担任编导。同样性质的摄制组,北京也有。

人生在世,为了自己的存活和后代的延续,物质需求无疑是第一位的,古人“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之论,是一句老实话。但除此以外,人还有精神追求——就连“饮食男女”之事,在物质享受的同时,不是也有着精神享受吗?吃饱穿暖以后,“富贵思淫欲”,这是下三滥等级的精神追求;与之相反的高尚追求,则是“富而思文”。毛泽东想要观看娱乐性影片,显然是属于后一种追求,无可非议。 (更多…)

李洪林:百年道路話滄桑[下]

星期日, 六月 5th, 2016

【本文转载自「明镜新闻」。明镜按: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致力于思想解放、破除現代迷信的先驅李洪林先生,於2016年6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特重新轉發他的長篇答問《百年道路話滄桑》,以志紀念。原文载于《當代中國研究》,系沈洪女士在2013年对李洪林先生的专访。本文较长,分三次编发,含金量很高,值得阅读。】

(续前)

必须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沈洪:中央党校蔡霞教授认为,现在重要的不是左右共识,而是朝野共识,习李将先经历几年的新权威,铁腕治吏,把社会的秩序整顿起来,法制整顿起来,社会宽松了,经济好了,民怨缓解了,逐渐的创造条件推进改革。您如何评价这一判断? (更多…)

李洪林:百年道路話滄桑[中]

星期六, 六月 4th, 2016

【本文转载自「明镜新闻」。明镜按: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致力于思想解放、破除現代迷信的先驅李洪林先生,於2016年6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特重新轉發他的長篇答問《百年道路話滄桑》,以志紀念。原文载于《當代中國研究》,系沈洪女士在2013年对李洪林先生的专访。本文较长,分三次编发,含金量很高,值得阅读。】

(续前)

胡乔木三次阻挠中国改革

沈洪:在您的《中国思想运动史》中谈到80年代初“政治制度改革的夭折”,邓小平曾触及高度中央集权体制,并似乎有意作出改革,是胡乔木的一封信导致了形势逆转?能否仔细讲讲这次政治改革的中断。一封信就能改变一个国家的走向,说明什么问题?

李洪林:其实在那之前,胡乔木还有两次小动作。他都成功地阻止了中国的改革进程。 (更多…)

李洪林:百年道路話滄桑[上]

星期五, 六月 3rd, 2016

李洪林
李洪林先生(资料图)

【本文转载自「明镜新闻」。明镜按: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致力于思想解放、破除現代迷信的先驅李洪林先生,於2016年6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特重新轉發他的長篇答問《百年道路話滄桑》,以志紀念。原文载于《當代中國研究》,系沈洪女士在2013年对李洪林先生的专访。本文较长,分三次编发,含金量很高,值得阅读。】

我的話說了不少,概括起來也很簡單:人類從野蠻走向文明的歷史,除去人種和民族的特色,其實只有一條路。世界各國的近代史都是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從自然經濟到商品經濟,從專制政治到民主政治。和這個歷史過程相應的,是人的解放,即從人身依附到人權的確立:每個人的生命權,財產權,自由權,都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走遍黃河長江,萬里求學路

沈洪:您一直作理論工作。能不能談談怎樣從一個青年學生進入理論園地?什么年紀入了黨?最初是如何接觸到共產黨思想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