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汉堡’的文章

[西安e报:1930期]那就痛哭一场

星期六, 四月 5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今天是2014年4月5日,清明节。这是一期特别版的e报,您在阅读之前,请准备好擦泪的纸巾。事情要从一条微博开始——

因为是周末,又恰逢清明节,INXIAN微博版把一条缅怀母亲的微博发布之后,迅速引来了大量的后续投稿。念及那些去世的至亲、挚爱,每个人都是泪眼婆娑,内心有无尽的悲痛需要倾诉。INXIAN无意收集悲伤,无意消费悲情,这个平台在这个清明节无意中做了一个小小的善事——倾诉生者的哀思,铭记逝者的闪光。 (更多…)

西安小人物之五:摆摊的老牛

星期三, 七月 18th, 2012

原文首发于《家住未央》,感谢作者“家住未央”的原创分享。前篇回顾《赵六发财了》《大刀王五》《穷人李四》《老江湖张三》】

去宝鸡看老三。老三现在混的不错,买卖从西安开到了宝鸡,带着一帮手下又是酒又是肉的招待咱。人不能喝酒,一喝酒气氛就特别热烈,你谝我吼,猜拳行令。老三说了一句:哥你知道不,老牛死了。啥?老牛死了,不可能吧,也就是六十多,咋死了。老三说:真是死了,那几天你的电话停机,我寻不见你。热闹的场面一下就冷清了下来。大家都不知道在想什么,那种压抑的感觉特别难受。 (更多…)

我在美国当陪审员

星期二, 十一月 29th, 2011

原文首发于《人民法院报》,作者“董强强”系美籍华人,目前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工作,感谢“葛峰”的推荐。】

神圣的公民义务

下班回家打开信箱,一封来自法院的信赫然在目:“陪审员任务通知书”。可不能小看这封信,拿着它去请假,任何单位领导都得无条件批准。

担任陪审员是美国公民义不容辞的职责,收信人必须按指定日期去法院报到或者提早申请延期,无故缺席者将受到重罚。有些人千方百计找借口想逃避,我却非常想体验一下这种经历,然而,入籍8年来,我年年候选却次次落选,供职法制机构的身份限制了我在某些案子中担当陪审员的资格。 (更多…)

解读腊汁肉夹馍

星期四, 十月 6th, 2011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本文有删节。作者曾撰文《包子杂谈》】

如今,在丰富多彩的西安餐饮市场上,作为平民小吃的腊汁肉夹馍,尽管依旧被众多消费者所深爱,但较之半个多世纪前的地位显赫,已经多少有点儿今非昔比了。主要原因还是由于物质丰富以后,市民餐饮消费的选择空间大了许多,所以,即使是像腊汁肉夹馍这样的传统名小吃,占有的市场份额也会小了不少。

不过,恕我直言——眼下西安餐饮市场上腊汁肉夹馍的质量,也确实有着值得检讨之处。 (更多…)

四大联赛三之最

星期三, 九月 7th, 2011

风起云涌,火舞黄沙,一年一度的夏季军备竞赛悄然落幕,一年一度的烽火硝烟重新燃起。四大联赛去年的霸主今年能否顺利卫冕吗?四大联赛去年的亡者今年能否成功崛起吗?商业足球的今天,投资必不可少,无投不冠军,无投不竞争。今天,我就带着大家瞧瞧四大联赛的转会,浅析一下新赛季的战况。

英超·五大神将窝里斗

进步最大的球队:曼城

自从阿布扎比财团入主曼城后,曼城财大气粗,连续两年穷奢极侈,买来了一帮得力悍将,今年更是成就了英超标王阿圭罗。从前几轮比赛来看,曼城买来阿圭罗和纳斯里后,前场进攻明显有章法了,不像社区盾杯打曼联时那会儿杂乱无章,从阵容来说,曼城进步最大。但是,曼城这般挥霍,为何不请个更V5的教练?范加尔不正赋闲在家吗? (更多…)

一周体坛回眸:另类主题

星期日, 八月 7th, 2011

米兰德比北京打,另类的德比;队内恩仇数不清,另类的团结;两大王对换女友,另类的爱情。小小的体坛折射出大大的另类,另类遍布生活各个角落,否则哪来拉风之说?本周咱们聊另类,下面进入8月1日-8月7日的体坛回眸:

一周主打事件:米兰力压国米

米兰德比定在鸟巢显得过于潦草,再一翻日历,原来是七夕,意甲与中国联姻20年,最具代表性的米兰兄弟前来与中国球迷过情人节,这不比美人相偎、饕餮盛宴、甜言蜜语更值得留恋吗? (更多…)

寻找老西安之:开封菜和M记

星期二, 十一月 2nd, 2010

原文首发于《贺拉斯再次仰望》,感谢INXIAN专栏作者“山水妹”的回忆分享。】

南大街西木头市的KFC据说是西安第一家KFC,前年吧,在它对面,也就是东木头市街口新开了一家KFC之后没几天,这家老店就关门大吉了。开始我总以为,是要装修,每次路过都忍不住看一眼,眼巴巴期盼着它重新开门,直到最近路过看见DQ和波涛眼镜的招牌,心里不由得深深浅浅地感叹了一回。

和很多西安长大的孩子一样,虽然记不得第一次吃KFC是什么时候,但是印象深刻第一次KFC经历就是从西木头市这家店开始的。那时候的小朋友都喜欢买儿童套餐,除了有的吃还有得玩,小时候家里积攒了好些琦琦的卡通玩具,乐此不疲地收集。 (更多…)

文明是一种良性循环

星期六, 十月 30th, 2010

本文作者“绿妖”,原标题《文明是什么》,略有删节,感谢“先疯的先锋”的推荐。】

从德国回来后有一阵,我们经常要互相纠正彼此脱口而出的“在德国”之类的词,“唉,你又崇洋了。”“注意点注意点。”据说,一个朋友的父母,一辈子坚定的老共产党员,出了一趟国,立场居然为之动摇。

我不是第一次出国,但前两次的国家,都不如这次去欧洲去汉堡给我的感受更深。

还在天空时,就能看到下面的土地,一小块一小块绿地,整整齐齐,像小时候写字本上的“田子格”一样铺展开来。那种整齐秩序里的意思是明显的:这是被爱着的土地,耕种的人爱它。

在离开国境之前,曾经过内蒙古的天空,很长很长的时间里,从飞机上往下看,都是黑色,像火星一样荒凉,像盐碱地一样荒凉,那种荒凉让人恐慌:那是生命的对立面。开始我以为是严重的沙化。后来看新闻内蒙古煤田火灾50年未被扑灭真相:假灭火真挖煤牟暴利。原来我看到的黑色不是岩石,而是地火烧过的地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