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江泽民’的文章

没有枪杆子你什么都不是

星期一, 七月 4th, 2016

本文胡平 发布于 RFA,原标题:《从鲜为人知的珠海会议看军队在中共内斗中的作用》。节选,有删减。】

对中共领导人而言,最重要的权力是军权。中共用枪杆子治国,也用枪杆子治党。领袖之所以能凌驾同僚凌驾全党,就是靠的枪杆子。例如五十年前,1966年8月在北京召开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会上通过了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十六条;本来与会的中央委员们大多数都是不赞成的,但一个个还是乖乖地举了手。原因就是,此前毛泽东早已调兵遣将,做出严密部署,除了警卫团和北京卫戍区都是毛家人马外,毛还调动了几十万嫡系野战军驻扎京畿。事实上,与会的中委们是在刺刀下投票的。 (更多…)

二十五年中国新闻自由之路

星期五, 六月 10th, 2016

【原文首发于“邹思聪的博客”,是钱钢2014年3月29日在香港城市大学“金尧如新闻自由奖”的新闻自由研讨会上的发言,由“邹思聪”整理。邹思聪曾撰文《雷洋离奇死亡,没有正确评论》。】

(编者注:钱钢,生于1953年8月11日,浙江省杭州人,著名报告文学作家及记者,现为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主任、上海大学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他于1969年入伍后,在上海警备区部队任文化干事,亦曾担任《解放军报》记者。自1979年成为职业记者后,曾任中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理事。他曾参与创办《中国减灾报》、《三联生活周刊》、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1984年,进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1986年毕业后,他任《解放军报》记者,并成为中国作家协会的成员。在1998年至2001年间,于《南方周末》任常务副主编。)

大家下午好,我相信,我说的普通话,在座的同学们一定能听懂的。我说得快一点行不行?(众:行)。因为时间原因,今天的讲话我还是把它写成了一个稿子,比较快的来说。

已经过去了25年。当时,我是北京《解放军报》的记者,也卷入了这个事件,4月份,上海的《世界经济导报》,总编辑钦本立,因为发表了悼念胡耀邦的比较大胆的言论,其中也有刘锐绍先生参加的,所以呢,被江撤销了职务。 (更多…)

李洪林:百年道路話滄桑[中]

星期六, 六月 4th, 2016

【本文转载自「明镜新闻」。明镜按: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致力于思想解放、破除現代迷信的先驅李洪林先生,於2016年6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特重新轉發他的長篇答問《百年道路話滄桑》,以志紀念。原文载于《當代中國研究》,系沈洪女士在2013年对李洪林先生的专访。本文较长,分三次编发,含金量很高,值得阅读。】

(续前)

胡乔木三次阻挠中国改革

沈洪:在您的《中国思想运动史》中谈到80年代初“政治制度改革的夭折”,邓小平曾触及高度中央集权体制,并似乎有意作出改革,是胡乔木的一封信导致了形势逆转?能否仔细讲讲这次政治改革的中断。一封信就能改变一个国家的走向,说明什么问题?

李洪林:其实在那之前,胡乔木还有两次小动作。他都成功地阻止了中国的改革进程。 (更多…)

老朋友穆加贝同志(下)

星期五, 十二月 11th, 2015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龙门阵》,感谢作者“@FirCST”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复兴航空坠机的FDR在说什么?》。注:作者仅授权INXIAN发表,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原文较长,略有删节,原文标题《黑老子好几跳——老而弥坚的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同志》。】

津巴布韦和穆加贝个人的转折点很明显就是2000年时激进的土地再分配政策,直接暴力无偿没收白人农场,再分配给黑人。但经济运行有其规律,利用行政暴力强行改变所有权,而又未能做好善后,这样急速的集体化土改往往是一场灾难。80年代的埃塞俄比亚在门戈斯图领导下的集体化就是如此,直接导致了80年代的东非大饥荒(有意思的是门格斯图在被推翻后就流亡在津巴布韦,在穆加贝的庇护下甚至拿到了津巴布韦的外交护照,虽然也然并卵)。中国在1949年前后也面临着类似的情景,两岸都如是,台湾的方式更类似现在更为被人追捧的赎买模式,大陆这边则是名字广为人知的“土改”,但往往并不清楚土改中到底发生了多少故事,土改远远比几个流氓无产者二流子把地主吊起来打一顿然后牵了牛回家要复杂。 (更多…)

[西安e报:2217期]赵紫阳十年祭

星期六, 一月 17th,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1月17日。10年前的这天,赵紫阳逝世。

2005年1月21日,香港民主派组织“支联会”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悼念赵紫阳的烛光晚会。

中国大陆地区很多年轻人可能不知道“赵紫阳”是谁,在很多内地的网站上,因为“紫阳”是敏感词,导致陕西省安康市下辖的“紫阳县”不能正常显示。 (更多…)

老虎庙口述史(一百一十三):路边农民一席谈

星期一, 六月 16th, 2014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

134、路边农民一席谈

我知道山民们口中的里程不甚规矩,同样一段,有说十里八里的,就也有四五十里的说法。17岁时在巴山修路,我们通常把山民们口中的这个里叫做了“野里”。

一气儿喝光了杯子里一直不舍得喝的温茶根子,心想反正再坚持一会儿,不就是两里地吗,差又能差出多少?却不想如此一念,叫我足足飙出去十五里才看到了第一户人家! (更多…)

老虎庙口述史(八十五):盯上了天安门广场

星期五, 四月 4th, 2014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百花山上缚苍龙》。】

105、广场春秋之一:我盯上了天安门广场

1998年前后近两年时间,我在中视影视担任广告部主任。就在那时候,我盯上了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上,想在那里打广告。前后五年,我耗费了大量精力试图在这个目标段里大作文章。

有一年,“娃哈哈”赞助了汽车拉力赛发车仪式,出发地就设在广场纪念碑北侧。企业斥巨资赞助比赛不为挣钱是傻,“娃哈哈”那天破了规矩,在纪念碑前升空气球,悬挂企业广告条幅…这情形恰被乘车经过长安街的李鹏看到,随后他叫来北京市委宣传部干部大发雷霆,大意是广场岂能派做商业用场?天安门管委会的李主任给我讲完这个故事,然后说:“从此再没人敢提在广场做广告了。” (更多…)

对话(208):中国政治模式能走多远?

星期五, 七月 19th, 2013

原文首发于纽约时报中文网,作者“吉瓦瓦”为媒体评论员。】

时间:2013年6月9日

地点:书面形式

人物:方绍伟(旅美独立学者,芝加哥制度经济研究中心创办人,曾就职于中国社科院美国所,曾任天则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华中科技大学客座教授,著有《中国热:世界的下一个超级大国》、《党中央究竟在想什么》、《中国知识分子批判》、《制度经济学新视野》等多部著作。最近他推出新书《中国不一样》,对中国政治模式进行了分析。)

对话人:吉瓦瓦

:一般说到中国模式,都是指经济方面。您是怎么想到从政治方面来研究与解析中国模式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