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江西’的文章

第一次渡海

星期三, 六月 15th, 2016

原文首发于“张孔明的博客”,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记忆中的农村夏收》。】

1992年夏,我去海口开会,须经广州中转。我有两个选择,要么轮渡,要么飞过去。预报海浪超过8级,这也是我可以坐飞机的理由,当时我还未坐过飞机,但也未坐过海上轮船。左右为难,也为买票发愁。买机票难,买船票也不易,关键是自己不想求人。一个人就去了洲头咀码头,竟然买到了明日上午的船票。就这样,我稀里糊涂上了一艘海轮,水仙号,三等舱,105间,7号架子床,上。好很,睡床上可以看海。我很满足,也很陶醉。船徐徐离岸,水面泊满了大小船只。水面油腻腻、脏兮兮,漂浮着各种杂物。水面波涌,粗看凹凸不平,细瞧波皱细密。渐渐远离陆地,渐渐水面辽阔。阴着天,依稀可见远处山峦清淡得像水墨山水的写意。 (更多…)

[西安e报:2609期]马照跑,舞照跳

星期六, 二月 13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2月13日。翻看以往e报,发现有个好玩的事情,2014年的今天,西安出租车管理处还对专车的出现只是使小动作开黑(1879期之8),到了2015年,经济环境大体上不行的情况下,管理处已经是开始不顾吃相的开罚单了(2585期之4)。

本期是从初一写到初六,所以标签就直接按时间从初一排到初六了。

[初一]赞歌

被称作为新闻联播歌舞版的2016春晚虽然结束了(2604期之1),但组织明显还是不满意的。因为今年微博上的春晚吐槽话题热度显然是没有往年的高。这不仅是萱萱难以预料的,更是段子手们难以预料的:草你们妈的!4个小时加长版的新闻联播,满嘴的巨大成就,傻逼的节目,你们让老子怎么吐槽?

段子手们是聪明的,知道如果把吐槽与政治挂钩,是奔向死亡的捷径。 (更多…)

[西安e报:2594期]降到正处级

星期五, 一月 29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1月29日。2015年的这一天,刚从西安市委书记一职顺利权力交接的孙清云,原以为会在政协副主席一职度过余下的官场生涯(2229期之1)。

[1]正处级

在民间传言已久的消息,终于得到了官方的披露。1月29日,中纪委选择了一个周五来宣布10名中管干部的党纪重处分,其中就有开篇提到的孙清云(2461期之12467期之62458期之5 2516期之6)。官方称:陕西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孙清云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二年处分,降为正处级非领导职务。比起之前传得沸沸扬扬的“副处级”,也算官高一等了。需要稍微解释一句:正处级,相当一个县委书记或县长。 (更多…)

糟糕的国家,人们才热爱伟人

星期三, 十二月 24th, 2014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举国体制下的肮脏泳池》。】

对联是中国独有的一种艺术形式,称其为国粹,好像并无不妥。

不过,国粹之谓,只能是针对整体的对联,至于从古到今数不胜数的个体的对联,则是有好有坏,不好一概而论。或有人问:你文章题目中所说的有意思的对联,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属性?答曰:所谓有意思的对联,就是值得你去琢磨、去体味的这一类作品。当然,琢磨、体味以后,想来应该或会心一笑、或扼腕长叹。所以,有意思的对联其实也有好坏之分,不会是那种不好不坏、亦好亦坏、说不清好坏的货色。

具体来讲我所见识过的一副有意思的对联吧!2012年4月,曾去江西考察文化,婺源是其中的一站,先后去了李坑、江湾等几个古建筑保存较为完好的村落。其中的江湾,有关资料介绍说,此地乃“伟人故里”。谁是“伟人”?对一位尚健在的高官以“伟人”相呼,这合适吗?连古人都明白盖棺论定的道理——更何况,历史上,还多有盖棺之论也仍须推到的人物。举两个大家都知道的一正一反的例子:刘少奇,康生。 (更多…)

[西安e报:2121期]打个飞的5万块

星期一, 十月 13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4年10月13日。2011年的今天,西安的小学公然要求孩子加入红十字会,并要缴纳会费。对此,陕西省红十字会表态:“咋说呢?也就是对孩子的一种教育吧。”(1025期之1)

[1]体罚

近日,西安市第70中学有9名学生因未完成作业,被一位王姓地理老师勒令在操场上补作业,有的学生蹲在地上,有的学生则跪在地上。对这一疑似变相体罚的行为,学校德育处副主任表示将向领导反映并调查。《都市快报》的这篇报道在微博上引起了大量情绪反弹,因为很多人认同一个道理——老师的任何行为都是为学生好,对于犯错的学生,适当的体罚是正确的。至于适当的度,也许不闹出人命和肉体伤害,在这些看客眼里都是可以接受的吧。 (更多…)

[西安e报:1936期]养备胎的高手

星期五, 四月 11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4月11日。公元618年的今天,隋朝皇帝隋炀帝杨广死于兵变,隋朝灭亡。一个末代皇帝,必定要暴孽荒淫,否则就显不出新君的英明神武,因此杨广的评价始终伴随着暴君、暴政的标签,或许还有淫乱的野史。皮日休诗曰: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杨广的作为其实并无大错,只不过他没选对时机,也没有足够的隐忍。

[1]没交钱不能唱

和北上广相似,西安这座也有很多街头歌手,他们在街头献唱,或为理想,或为生计。歌手们聚集在繁华街头弹唱,比如南大街(1251期之本周视频)、五路口(1871期之10),更多的人还是集中在钟楼(653期之101554期之101635期之101770期之10),比如几年前我们熟知的钟楼兄弟(324期之9)。 (更多…)

老虎庙口述史(七十八):那些年的弯路

星期三, 三月 19th, 2014

【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前篇回顾《坐上去北京的火车》。】

九十八、那些弯路

那年我十三岁,发生了很多事,后来人们说有的简直不可能,像是天方夜潭。我说:何尝不是呢?一个国家,在一个人的意志掌控下舞动起了疯狂的魔脚;打了28年江山,守到17个年头上,又拿它做了风葫芦去在拉线上耍弄,岂不如祖辈所说“败家子”么?几个巫婆神汉说要12亿人如何如何,12亿人就去如何… (更多…)

[西安e报:1839期]限行令来袭

星期六, 一月 4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1月4日。1940年的今天,华裔法国小说家高行健出生于江西赣州,高行健因剧作《彼岸》在大陆遭禁演而远赴法国,并以政治难民身份定居巴黎、加入法国国籍。2000年,他成为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文作家,不过当局因他的身份一直不承认该奖,还撰文称《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违背了诺贝尔遗嘱》,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翻阅下这篇14年前国社出品的大字报,然后让我们进入今天的周末版~

[本周公共事件]限行令出台

被政府、媒体和一部分网友念叨了数年的限行,终于要在西安实行了。1月3日,大西安市长董军在政府常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预案:如果再出现空气极重污染日,西安市将对机动车进行限行,作为强制性污染减排措施,每日将选择车牌尾号从0到9中的两个数字进行限行,应急响应解除后取消限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