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泰国’的文章

我的维权律师爸爸

星期一, 六月 20th, 2016

53238-4

【高智晟 在出版新书(2732之2)之后又一次失联,他和 耿和 的女儿 耿格 在台湾接受了《報導者》的采访,以下是节选。文/陳彥廷 攝影/余志偉 】

6月14日,中國國務院公布《國家人權行動計劃(2012-2015年)實施評估報告》,《新華社》宣稱,經過這3年推動,「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得到切實保障」、「正常宗教活動依法得到保護」、「中國人權事業又上了一個新台階」。 (更多…)

[西安e报:2718期]雷洋案有转机

星期三, 六月 1st,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6月1日。六一儿童节,这是一个共产主义国家特有的节日。近年来,支那出现了一种恶习,一些没结婚的老家伙故意装嫩讨要儿童节礼物!滚吧!

[1]人民币继续跌

6月1日,在岸人民币跌至五个月低点,报1美元兑人民币6.5914元。这其实是一个好消息,美元可以兑换更多的人民币了!很多木耳已黑的绿茶们还装嫩四处索要「儿童节的过节费」。如果你爱她,就给她美元,如果你不爱她,就用美元兑换一点人民币给她。

在西安斯坦这个地方,最担心的是绿茶们不认识美元,就知道人民币…这其实也是好事,帮您省钱了。 (更多…)

社交媒体的政治力量(三)

星期三, 六月 1st, 2016

原文首发于《Foreign Affairs》,作者:Clay Shirky,编译:译读团队(微信号:T-Read),翻译:公仔、陈常然。注:Clay Shirky是美国作家,生于1964年,擅长研究社交媒体对政治经济及生活的影响。原文近一万字,为照顾读者体验,分成三篇。上篇回顾《社交媒体的政治力量(一)(二)》】

社交媒体怀疑论

有人认为社交媒体并不能影响国家政治,概括起来有两种主要看法。第一种看法认为,社交媒体工具本身并无影响力;第二种则认为,由于专制政府越来越善于运用社媒压制异议,因此它对于民主化进程功过相当。

最近,《纽约客》特约撰稿人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批评社媒没有影响力,并主要围绕“懒汉行动主义”(译者注:指那些只在网络上声援却没有实际行动的人,类似中文里的“键盘侠”)。举出了多项事例。比如心不在焉的参与者通过参加脸书网上“拯救达富尔”这类低成本的活动来寻求社会变革,就像在自己的车上贴满口号,却没有更多实际行动,光打雷不下雨。他的批评虽有道理,但并未触及社交媒体的力量这一核心问题;的确,键盘侠们不能单靠打几个字就让世界变得更好,但这并不意味着真正寻求变革的人也无法靠社交媒体达成目的。 (更多…)

社交媒体的政治力量(一)

星期三, 五月 18th, 2016

原文首发于《Foreign Affairs》,作者:Clay Shirky,编译:译读团队(微信号:T-Read),翻译:公仔、陈常然。注:Clay Shirky是美国作家,生于1964年,擅长研究社交媒体对政治经济及生活的影响。原文近一万字,为照顾读者体验,分成三篇。】

2001年1月17日,时任菲律宾总统约瑟夫•埃斯特拉达正面临弹劾,然而国会的拥护者们投票驳回了其违法的关键证据。贪污的总统即将逍遥法外的消息激怒了菲律宾民众。判决公开不到两小时,数千名菲律宾人便聚集到首都马尼拉市的主干道——德罗斯桑托斯大道进行抗议。短信助了这场集会一臂之力。通过转发“到桑托斯,身着黑衣”的短信,集会人数迅速壮大,接下来的几天,累计超过100万菲律宾民众到达现场,整个马尼拉市区的交通陷入瘫痪。 (更多…)

[西安e报:2574期]赵国还能统治500年

星期六, 一月 9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1月9日。2013年的今天,在榆林市两会上记者拍到了一张子洲县政协主席王玉朴睡大觉的照片(1497期之5),忽然想起前二年找过政府召开二会时还有媒体大肆报道参会人员睡大觉的镜头,这两年倒是少见了,是参会人员都打起精神建设社会主义了吗?当然不是了,是因为一条“两会期间,各家媒体报道不得报道参会委员会场上睡觉的新闻”禁令,所以你们就看不到啦!人家该睡还是照样睡。

[本周冷笑话之一]赵国还能再统治500年

以前不知道从哪里看来一个政治类论断,该论断通过大量的事实推算出一个骇人的推断:赵国这种体制最多还能坚持十年,如果再不实行改革就会发生革命。

当时我对这个论断充满欣喜和赞赏,并在与朋友吃饭时宣扬过这种论调。你看,从政府职能部门来看,大家都在磨洋工,坐等赵家班踏台。民间亦有各种反对声音,天下苦赵久矣。药丸了! (更多…)

雾霾天,只看你国空气质量报告就完了

星期一, 十二月 7th, 2015

本文首发于“科学网”,作者“许鹏”系同济大学教授。上篇回顾:《雾霾天,只知道室外戴口罩没什么卵用》。】

雾霾天来临的时候,室内或者室外环境是否需要戴口罩?首先需要判断的是雾霾的严重性。室外雾霾一望而知,室内雾霾却不容易判断,容易被忽视。对雾霾的判断靠嗅觉等人体感官系统是不靠谱的,因为人体感官系统总的来说感觉的是差异大小,是相对值,不是绝对值的大小。古人云,“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就是这个道理。如果你觉得某个环境没有什么味道就以为没有雾霾,那就是将自身置于危险于不顾了。 (更多…)

闲逛曼谷国家博物馆

星期二, 十月 13th, 2015

原文首发于《花间半壶酒》,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为什么法律人应该学点编程》。】

去一个国家的国家博物馆参观,是汇集整个国家的精华的所在,所以我去曼谷,没有任何利用错过这里。在仅有的一天行程里,也优先安排去国家博物馆参观。曼谷国家博物馆是东南亚最大的博物馆距离著名的大皇宫不远,步行即可抵达。而且,国家博物馆也远没有大皇宫那样人头攒动。

曼谷国家博物馆
曼谷国家博物馆不是单一式的建筑,是由十几个大小不同的场馆共同组成的。

(更多…)

曼谷卧佛寺(外一篇)

星期四, 三月 26th, 2015

【本文综合自《花间半壶酒》的《曼谷卧佛寺》和《沃密寺》,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上篇回顾《寒假回家之路过曼谷》。】

卧佛寺是泰国的皇家寺庙,距离大皇宫并不算远,步行不长的时间就可以到达。泰国是一个佛教国家,在街上随处可见各式佛像,而作为皇家寺庙,自然会是极尽奢华。我不是佛教徒,但这并不妨碍我参观寺庙,更何况我在国内已经参观过不少的寺庙,而佛教国家的佛寺更是不容错过。

曼谷卧佛寺

卧佛寺建于1788年,因为宗派及历史背景不同,风格显著区别于中国的佛寺,具有明显的东南亚特色,很多地方是针对东南亚闷热潮湿的气候而设计的。 (更多…)